2022年09月29日
微信

变了味的“顺服”以及信徒顺服教会领袖的界线是什么?

作者: 严以勒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9月06日 10:16 |

曾经有主内肢体向笔者吐槽,他们那里的教会自从走上“归正”路线后,有一段时间里牧者在台上释放的信息尽是和“顺服牧者权柄”、“遵守教会次序”等类主题有关的。每次讲的信息,无论是什么经文最终都会往这方面“靠拢”,他听得耳朵都要起茧了。

还有一位弟兄曾经说起他们那边的牧者很喜欢强调“顺服牧者权柄”,并且还说作为信徒只要“顺服牧者”就行了,别的就不用管了,一切由牧者担着顶着,而牧者直接向上帝负责。 潜台词可能是,牧者就是神的代表,服从牧者就是顺服上帝。

确实,“顺服”一词可能是传统教会里所用最多的高频词汇了。讲台传讲的信息离不开“顺服”,传道人口里所出的教导离不开“顺服”,衡量信徒属灵素质的标准也离不开“顺服”,教会的管理章程更离不开“顺服”。

当然,我们得承认,在圣经里面确实经常提到“顺服”,除了顺服上帝外,还有奴仆顺服主人、妻子顺服丈夫、儿女顺从父母(不过,圣经的讲法是“在主里顺从”)、信徒顺服牧长、公民顺服政府权柄等。顺服的背后是上帝在家庭、教会、社会职场和国家治理等领域设立的权柄,维护某种秩序。所以,在某种意义上,顺服可以说是一种美德。


本文讨论的是信徒顺服牧长这个话题。这种顺服确实是出于圣经的教导,但在教会的教牧和治理实践中却多有扭曲之处,甚至被滥用被无限放大,以至于偏离了上帝的心意,沦为一种辖制和捆绑。

导致这种变质和滥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中国讲求辈分和权力等级的文化传统的影响,有对圣经经文错误的解读和应用,当然也有教会带领者自身的问题。

笔者记得几年前有人在网上曝光了某教会一份内部“家规”,是针对本会信徒如何谈恋爱的规定。这个“家规”内容严苛语气强硬,令人咋舌。

因为在这份“家规”里,非常突出“顺服”,可以说是左一个“顺服权柄”,又一个“顺服牧者”。

而且,在这个教会“家规”里,对“不顺服(牧者权柄)”有严厉的警告,被视为是犯了扫罗王所犯那样的罪(扫罗王不顺服的是耶和华上帝,这种经文应用也是匪夷所思),给人的感觉是冰冷而霸道。

通过这一案例,我们可以审视传统教会里某些匪夷所思且不合常理的所谓属灵论调,变了味的“顺服”观便是其中之一。那间教会内部有关信徒如何谈恋爱的所谓“家规”,不过是传统教会里流行的被无限拔高而变了味的“顺服”观念的一个缩影罢了。

正如我们从这个“家规”里所看到的,在传统教会的语境里“不顺服牧者权柄”往往被视为是一个极大的罪。尽管很多时候这里的“不顺服”和道德对错、信仰是非毫无关系,只是牵涉到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或日常生活行为(比如谈恋爱)。

但是在传统教会里,这一点却被提升到一个非常高的“属灵”高度,从性质上简直和“叛国罪”无异。就像文革时,虽然也有整套的法律,但是不顺服最高领袖却是最大的罪,比触犯某些刑事法律条款还要严重,因此不管是林昭还是张志新,尽管并未犯下什么严重违法的事,但她们却被视为犯了最大的罪,因为他们对最高领袖的不恭不敬,挑战了最高领袖的权威。 


展开来说,在传统教会里所强调的这种“顺服”一般是被应用于两个基本层面,那就是信徒对教会牧者(一般扮演教会领袖的角色,当然有的牧者可能只纯粹负责讲道,并不担任领袖职责)的“顺服”、妻子对丈夫的“顺服”。

由于理解圣经不当,加之受东方文化传统的影响,这种变味的“顺服”往往导致了无原则的盲从甚至是奴性的哲学。

比如,在教会里你可能听到过下面类似的说词:你要顺服带领者,就算带领者错了也要顺服,带领者有错误那是他和神的关系,自有上帝来出面处理,而你的责任是只管顺服,并且不得质疑。

再比如,对于做妻子的姐妹来说,丈夫再怎么糟糕怎么混蛋也必须无条件顺服,如果出了问题也是由上帝来负责,你只管顺服就行了。

圣经是强调顺服,但可不是按照这种极端方式来强调的。圣经没有说,信徒顺服教会带领者,妻子顺服丈夫,要到一个盲目而愚昧的地步,不讲原则不讲底线不讲真理。

所以,这种颇为流行的伪属灵观念显然是扭曲了圣经里有关“顺服”的真义,在传播一种奴性哲学。

比如,只顾片面凸显着妻子对丈夫的“顺服”,却忽略该处圣经上文也有“彼此顺服”的教导(弗5:21“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下文更有丈夫要爱妻子的命令(“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 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 弗5:25,28-29 )。

在这里,除了看到有些人对圣经经文的“选择性失明”外,我们再次看到上帝的圣名被绑架而成为“替罪羊”。笔者这些年通过研读圣经对上帝的主权和人的责任这两端的处理也有一些神学思考,上帝的主权和人的责任是有机连为一体而不可分割的,在教会的教导牧养和治理实践中把二者简单地切割开来是会出问题的,并给信徒带来困扰甚至误导。


过分高举“顺服”,除了制造奴性哲学外,更容易为教会领袖的专权化提供温床。

因为传统教会对“顺服”的无限拔高,表面上看是对顺服上帝的一个折射或应用,也就是通过顺服看得见的领袖表现出对看不见的上帝的顺服。这似乎也有圣经的依据,特别是保罗对“顺服”多有提及,但走的传统教会却忽略经文的上下文而误用甚或扭曲了“顺服”的真义,背后却是绑架了上帝而服务于教会领袖的操权。

因为对“顺服”的这种片面强调,势必转移到领袖的身上。既然那位上帝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于是领袖就成了上帝在人间或在教会里的代表。这样,顺服上帝就被置换为顺服领袖。

而在我们的理解中,顺服上帝是无条件的也是绝对的,所以这也被巧妙而隐藏地转移到领袖的身上,于是乎很“自然”地就出现了以下的逻辑置换:顺服领袖就等于是顺服上帝,违背领袖就等于是违背上帝;而上帝是不可质疑的,所以领袖也是不可质疑的。这无形中就把领袖推上了神坛,领袖被偶像化,成为神一样的存在,变得神圣不可侵犯。

另一方面,过分高举这种变了味的“顺服”必然挤压普通信徒的成长空间,影响到他们的健康成长。教会里流行的这种“顺服”文化最终是以压抑普通信徒的独立思考和判断为代价的。

因为在这种扭曲的教会文化背景下,为了凸显教会领袖的权威,势必会把权柄的触角伸向信徒的诸多生活层面甚至包括私生活。上年提到的某教会有关信徒谈恋爱的内部“家规”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信徒谈恋爱要经过牧者批准,不仅如此,牧者还要严密地掌控信徒的恋爱及其动向动态,并为此制定了无比严苛的规定。不服从者就被定罪为“不顺服权柄”,这在传统教会的语境里是极大的甚至是最严重的罪,是犯了旧约扫罗王那样的大罪。

而一些信徒们经此“属灵”恐吓只能唯命是从,哪有勇气和机会去独立思考,更没有塑造健康独立人格的空间!这种“属灵”恐吓其实就是某种“属灵虐待”的表现。

对“顺服”的这种无限拔高,在中国传统教会是有些历史渊源的,很明显是受到了突出家长权威和等级秩序的儒家文化的影响。

20世纪作为中国最大的本土基督教团体之一的耶稣家庭就是按照儒家式家长制的方式运作的,最大的家长就是创办人敬奠瀛,他被尊为“老人”,拥有最高的权威,在其底下还有很多“小家长”掌管不同部门或事务。

对未婚信徒的婚姻,完全由这些家长们一手包办,虽然家长们使年轻人确信他们的婚姻是由灵命更高的家长们祷告求来的,他们所做的只有顺服这样的安排,但在实际操作中变成封建社会式的包办婚姻,负责婚姻的家长常将各方面悬殊很大的男女——比如知识分子与文盲、或相貌年龄有很大差距的男女——撮合在一起,结果导致很多信徒的婚姻并不幸福。


笔者并非全然否认“顺服”的价值,而是纠正传统教会里对“顺服”的错误理解和应用。

曾经有人就此发问道:“顺服是什么意思?是战败的俘虏为了忍辱偷生,向敌方降服?是封建家庭的妇道,丈夫虽然拈花惹草,也得逆来顺受?是在专横强权面前,无可奈何的屈服?顺服是不是弱者在强者面前,暂时安身逃命的出路?”

当然都不是!这里所说的“顺服”蜕变成了一种单向的维度,成为权力和地位的较量——信徒要顺服领袖、妻子要顺服丈夫,却不提另一个维度:“彼此顺服”(弗5:21、彼前5:5),和“在你们中间,谁愿为首,就必作众人的仆人”(可10:44)。后一个维度才是圣经更为看重的价值。

如果只是高举“顺服”的第一个维度而撇弃第二个维度,结果必然是严重的失衡,背离耶稣的心意,很容易滑向领袖的专权掌控和信徒的奴性盲从。

这种单一维度的顺服在一些极端或异端教派里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比如,统一教已去世的教主文鲜明曾自封“弥赛亚”,并说自己的血统最高贵,只有通过和他进行“血统交换”才能获得救赎。这种歪理邪说为文鲜明大肆贱淫女信徒大开“方便之门”。

回到圣经,里面确实有教导信徒玩尊重和顺服牧长的经文,包括信徒要给予牧者应有的物质供应。

“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来 13:17 )

“你们年幼的,也要顺服年长的。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 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前 5:5)

但另一方面,圣经也说对传道人讲解的信息要进行“分辨”(“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 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帖前 5:20-21 )),圣经更有这样的教导,不可滥用牧者权柄辖制羊群:

“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 神的群羊,按着 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 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 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前 5:2-4 )

所以,信徒对牧者(带领人)的顺服不能越过圣经,不能超过圣经的界线。当哥林多教会信徒纷争,有说自己“属保罗”的,有说“属彼得”的,有说“属亚波罗”的,保罗非常生气,斥责道:“基督是分开的吗?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吗?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洗吗?” (哥前 1:13 ) 问题出在哪里?出在他们高看了神的仆人,超过了圣经所划定的界线,以至于陷入拉帮结派里,破坏了教会的合一。


因此,基督徒要成长,教会要健康,就要从这种由变了味的“顺服”所构成的宗教锁链里走出来。

耶稣非常明确地教训他的门徒:“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尊为君王的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在你们中间,谁愿为首,就必作众人的仆人。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10:42-45)

耶稣不仅如此教导,而且他更是如此去做了,为我们在十字架上舍命。耶稣从没有要操控奴役我们,而是以祂的爱感化我们以祂的灵驱动我们。

因此,我们面对上帝不再是心怀奴隶式的恐惧,而是满怀儿子般的自由和喜乐。耶稣并没有要我们放下思考的权利,也不泯灭我们的个性,而是赐给我们恩典和真理,带领我们进入真理并且得自由——当然也包括思考的自由,因为他喜悦我们成长为具有健康敬虔之独立人格的生命个体,并以这样的生命样式来跟随他效法他。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