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微信

访谈| 一姊妹牧者理解的基督教中国化:打破以西方为中心的教会历史观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2年08月30日 09:47 |
播放

近年来,“基督教中国化”在中国教会圈子里面是一个很火热的话题。怎么看待基督教中国化,不同的人可能有着截然不同的思考和回答,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中国教会绕不过去的一个重要课题。

H姊妹在华东某地一教会服事多年,多年的服事过程当中,她对基督教中国化有很多自己的认识和思考。

近日,H姊妹与本站同工交流的过程中,分享了她对基督教中国化的认识。

H姊妹说,首先我们不应当过于政治化的看待“基督教中国化”的课题,带上太多政治色彩讨论“基督教中国化”的话很容易会失去本质,而且也容易引起误解。既然都是基督徒,那么我们就从教会和信仰的角度看基督教中国化就可以了。

H姊妹认为基督教中国化不过是不同的时期不同的提法之一。基督教最开始是从小亚细亚起源的,然后传到欧洲的时候有一个基督教欧洲化的过程,然后从欧洲大陆传到英国也有一个英国化的过程,然后传到美国就有一个美国化的过程,传到第三世界就会有非洲化的过程、印度化的过程等等。实际上,在以前的时候基督教中国化被称为本土化或者本色化等等。

“不考虑别的乱七八糟的,咱们基督教本身自己也要主动地中国化或者说本土化,不能再继续穿着一身洋装了,而是应该更加落地,跟中国的土壤和文化来相融,不能够一提起基督教,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个洋教’。虽然基督教新教已经来到中国100多年了,但是很多人提起来基督教还是洋教的印象。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从神学思考来讲,基督教中国化这是必然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基督教必须要“升级”,不能一成不变。当然,要升级和改变的绝对不是信仰和福音本身,而是一些外在的表现形式。”

H姊妹认为基督教想要在中国更好的生存和发展,就必须更加的中国化或者说本土化,而不能一味的照搬国外的方式方法。“在我看来,基督教中国化这是必然的,是必须的,什么时候不中国化,什么时候就不能够有很大的发展。”

H姊妹分享说,在历史上基督教新教入华的那段时期,那时候中国只是一个宣教的点。外国宣教士可以在地图上画,这是哪个地方,是哪个会哪个教派的一个宣教点,那个地方又是哪一个机构的宣教点……但是现在已经过去100多年了,100多年以后的今天,中国基督教的情况已经变得和100多年以前完全不一样。但是我们中国基督徒还是容易站在传教士的视角来看中国,因为很多基督教的书籍都是西方传教士写的,他们写书自然是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而我们读这些书的时候自然就会不自觉的站在他们的立场上,用他们的视角看待中国。但是现在,“在中国的基督教”已经在往“中国的基督教”靠拢了,中国早已经不再是若干个宣教点了,所以从总体的一个大方向来讲,我们不能再这么看了。以前这么看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和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们不能再站在外国人的立场和视角上来看中国基督教了,而是应该要站在中国人自身的角度来看中国基督教。

基督教入华的时候,那时候基督教传过来了,我们中国老百姓是怎么反应的,然后我们又怎么样回馈的。我们读的中国教会历史都是宣教士写的——我们传到哪里了,在哪里办教育了,在哪里办医院了……曾经我们读的几乎所有材料都是透过西方传教士的眼睛写下来的,他们是站在他们的视角上,在描写他们的历史,中国基督教和基督徒只是他们的描述物。

“在很长的时间里面,我们一直失声,我们一直是哑巴,我们一直是单方面的接受者而不是给予者。但是从现在开始,中国基督教绝对不能再继续这个样子了。中国基督教已经长大成人,我们现在已经是主体了,不再是宣教士的一个点了,我们要反馈,要给予和付出。”H姊妹如此说。

现在中国的教会早就已经不再是西方宣教士的宣教点,外国的传教士不能够再在中国的地图上画一个点,说这个地方归我……不能再这样了。必须是我们中国人自己来做,我们中国人要觉醒,中国人自己来给自己的同胞传福音。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样的信仰和福音是经过我们咀嚼的,是经过中国人自己消化吸收的,是经过我们自己把福音理清楚了——该用怎样的语言和文字,通过怎样的方式给同胞讲,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不能够再继续用以前的那些陈旧的东西,信仰和福音永不过时,但是外面的那些“外衣”却早就过时了。就比如,以前很多人传福音的时候喜欢用“信耶稣上天堂,不信耶稣下地狱”这句话,而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是同样的一句话放到今天的话,效果就大相径庭了。

“因为我们之前所读的几乎全部的资料,都是外国宣教士写的,是一种以西方为中心的教会历史观。是以西方为中心的,而我们却是东方人,是中国人,所以这样就产生了很多问题。所以我们就看到,西方基督教的很多争论他们也给移植过来了,西方的基要主义、现代派的自由派的争论……这些也全部都移植到中国来了,然后咱们中国基督徒就一直在那里争论,让中国教会受到了很多影响。”

最后,H姊妹对中国教会和信徒发出了自己的呼吁:“所以,基督教中国化我认为这是一个长期的工程。中国教会和信徒要觉醒,其实不仅仅是普通信徒,有很多教牧同工他们也没有觉醒,没有很深的认识到基督教中国化对基督教在中国发展的重要性,那就是让‘在中国的基督教’成为‘中国的基督教’。“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