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9日
微信

读书笔记|《古代晚期的权力与劝诫》:古罗马晚期的王权与基督教(四)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9月22日 09:57 |

基督教在罗马帝国晚期的发展,改变了帝国的社会结构,从文化和社会上都对帝国起到了重置的作用。然而,文化的民粹和社会组织的变革,尽管让城市的权力倾向了基督教,但是基督教主教所组织的群体,却没有能力创造一种新的文化,以替代原来的希腊文化。希腊文化尽管强调教养、忍耐、礼仪等,但是希腊文化所代表的生活和气质,却让重建之后的罗马社会,又重新回到了希腊化的生活。

如果我们翻阅耶稣时代的文献,就会看到希腊文化对犹太上层社会的影响,那些祭司们也同样以取一个希腊名字为时尚,希腊运动会、游泳池、大剧场在犹太社会中十分流行。尽管有着犹太保守主义群体的反对,但是,这并不能阻止这一趋势变得越来越强。

因此,主教尽管是基督徒群体的领袖,“虽然主教是相对突然地出现在当地社会中的新角色,但是在东罗马帝国,他们往往有与格里高利类似的背景。他们是当地士绅,对自己的良好出身和接受的教化感到自豪。”(147页)

的确,历史往往如此,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我们看到在四、五世纪交叉的时代,城市的暴动权几乎掌握在主教手里,如果我们看过电影《城市广场》,对这种基督教暴动应该不会陌生。但是这种民粹式的暴动和革命,在整个历史中,也许只是短短的一页,翻过去新的一页时,依然是我们熟悉的希腊文化的内容。

同样的事情在历史上不断发生。尽管北魏孝文帝是鲜卑族,但是他们无力创造一种更先进复杂的文化,代替汉文化,只能将自己的文化汉化,来作为进军中原的方式。尽管有很多游牧民族以遍地鲜血的模式征服了中华大地,但是却没有一个民族能将汉文化铲除,创造一种新的文化。因为摧毁一种高级文化也许是容易的,但是创建一种高级文化则是困难的。况且一种高级文化本身就意味着,一种舒适的生活,既然如此,谁又能拒绝更舒适的生活诱惑呢?

“教化将被保留。就像我看到的,这是因为教化是有分量的东西,而非有闲阶层无关紧要的装饰。它是艰难获得的社会生活技能的精致浓缩,是主导当权者行为的唯一可靠法则。”(151页)因为希腊文化不是随意可以获得的,他必须经过付出,经过艰苦学习。因此,罗马帝国在成为基督教帝国之后,其社会和文化仍然是希腊文化的。

在基督教主教逐渐主导了城市生活之后,那些信仰异教的哲学家和士绅并没有消失,他们仍然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存在,只是他们在面对基督徒群体大肆毁坏神庙之后,学会了沉默。

然而尽管希腊文化仍然主导社会,但是已经穿上了基督教的新衣。基督教开始将帝国皇帝和皇帝代表总督的形象基督教化。在过去,在罗马和希腊文化中,总督和皇帝往往被神话,尤其是罗马帝国皇帝,会成为民众心中的神,并对他进行崇拜。在基督教帝国建立之后,基督教开始神话皇帝,只不过皇帝不再是过去的神灵,而是神迹的担纲着。他们在战争中的胜利,或者某种重大事件的转折,都能在主教和僧侣的笔下或者讲道中,看到被上帝恩典的皇帝所实行的神迹。

只是,与皇帝实行神迹并行不悖的是僧侣和一些圣徒,他们也同样是神迹的担纲者。有些著名的僧侣,比如金约翰,就被描述为可以对皇帝进行劝诫的人。

基督教帝国之后,皇帝和那些成为主教的士绅,不再像以前一样,对穷人可以高高在上,怜悯穷人,对他们施以同情,成为对这个士绅群体一种宗教或者道德的要求。尽管对穷人同情或者施以怜悯本身,就包含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但是对穷人的关心本身,则是一种公民权的扩大。要知道在之前的帝国社会中,那些在乡村和在城市的流浪人员,他们与是居住在城市的人,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没有公民权,但是现在他们也同样具有了公民权。这也许是基督教带来的历史进步。

而皇帝也被描述成,在创造的时候,掺杂了平民材料或者穷人材料的人,因此他们在血液中有种与平民平等的成分,这其中包含着对皇权的限制意味。尽管,主教在四五世纪的东部罗马帝国,在某些层面上表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在一些具体的诸如收税和财政的世俗方面,他们却有着有限的影响力。但是,正如主教在掌握了流浪汉和穷人之后,可以影响甚至左右总督的决策一样,在某些方面,他们也同样可以让信徒高唱口号,来为当权者施压。

小结

基督教发展了希腊文化,继续着希腊文化的轨迹,但也为帝国的希腊文化添加了新的内容。

基督教发展不是在真空中,而是在历史中。这种发展有着神学家的理论努力,当然也有底层人的努力,其中有温和的一面,也有暴力的一面,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因此,客观而真实地认识基督教发展的过程,有助于我们为今天的基督教困境寻找到出路。



图书信息:【美】彼得·布朗《古代晚期的权力与劝诫》,王晨译,三联出版社,北京,2020年5月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