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8日
微信

擦亮眼睛,警惕在网上假借信仰之名索要奉献等类信息! ——由水滴筹“翻车”想到的

作者: 严以勒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9月14日 10:10 |


前不久国内著名网络众筹平台“水滴筹”陷入舆论漩涡,这家曾宣称从不收取任何服务费的网络众筹平台被媒体曝出其在筹款过程中存在灰色产业链,筹款中介最高竟然能拿到70%的抽成。一时间在网络上有关水滴筹吃“人血馒头”的说法喧嚣尘上。

作为中国很有影响力的网络众筹平台,水滴筹定位在公益性平台,以“0元手续费”著称于世,也以此赢得了市场。据有关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末,有超过4.03亿人通过水滴筹累计向近250万名患者捐赠约509亿元。509亿元,这不是一个小数字。

可是,由于监管机制的不足或存在漏洞,水滴筹在运作过程中也产生了某些灰色利益地带。

针对网上这种曝光,水滴筹发布官方声明称,这种拿取高提成的筹款中介是由部分恶意推广的第三方商业组织运作的,对此类行为水滴筹官方表示采取“零容忍”态度,坚决抵制和打击,并且未来将持续完善平台规则和风控体系,让“灰产”从业者没有漏洞可钻。

这则官方声明虽然有自我辩白的意味,但从另一个侧面看,等于是承认目前水滴筹平台上的某些乱象是存在的。而有的网友认为这是在“甩锅”,用意在于撇清责任,掩饰平台对筹款项目的监管失职。

其实,这不是水滴筹第一次被爆出丑闻了。有媒体做过盘点,在水滴筹的发展历程,“翻车”事件一直如影随形。比如早在2019年,央视新闻就曾报道水滴筹存在大量的线下地推人员,即“筹款顾问”,在全国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进行地毯式“扫楼”。可是没过多久,水滴筹又被媒体爆出,在“扫楼”过程中,这些“筹款顾问”和轻松筹员工为了抢单而发生了肢体冲突。

据报道,水滴筹的地推人员目前依然活跃在各大城市的三甲医院。在BOSS直聘、猎聘等招聘网站上,水滴公司仍在济南、武汉、成都、长春等全国数十个城市招聘筹款顾问。 如果没有巨大利益的吸引,招这么多地推人员干嘛呢?

所以,这一现象也提醒我们,平时我们在一些微信群里和朋友圈上看到被广为转发、推广的大病筹款链接,尤其是在一些主内微信群里卖惨的大病筹款链接,背后可能是有猫腻的,甚至可能是“由部分恶意推广的第三方商业组织运作”,并且这些推广者将筹到的善款的30%-70%作为佣金抽走。因此,大家不能不擦亮眼睛,以免上当受骗。

笔者以前就听一位姐妹说过,她去医院探访另一位生病住院的姐妹,这位生病的姐妹病情其实并不严重,但有众筹平台的推广人员过来动员并指示她如何如何进行操作,来发起大病众筹。这位去探访的姐妹看到这一幕很是生气,斥责道“怎能这样造假骗人呢?”从此她对那些众筹链接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由这次“水滴筹”翻车事故,笔者想到了在主内微信群朋友圈等网络平台假借信仰名义进行募捐诈骗的乱象。

这类募捐诈骗乱到什么程度?从网上下载几张照片,拼凑几段文字,并且尽可能渲染“惨状”,并用上帝的名义包装一下,然后末尾再挂上一个收款账户,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向弟兄姐妹们索取奉献了。

笔者看到有肢体最近曝光,一位平时很热心的主内姊妹发来一封“求助信”,说是有一位残疾人,其父亲在当地被泥石流冲走了,而其母亲年龄也很大了,并且自己还是个哑巴,所以急需资金援助。这封“求助信”末尾还留下求助者的手机号码和微信,宣称收到奉献后亲自拿给她。

可是,问题是,这封“卖惨”的“求助信”并没有说明这个收款人是谁,和求助者又有什么关系。所以,如此漏洞百出,只要稍微留意,就能够知道这就是个骗局。可是那位老姊妹却没有分辨,信以为真,非常热心地在微信里转发给一些她认识的主内肢体。虽然她是出于爱心,但这份爱心却实在是糊涂的爱。

今年上半年笔者先后在微信上遇到过两则募捐求助信息,一个是为疫情下的印度孤儿募捐,一个是为俄乌战争阴影下的乌克兰孤儿募捐。

大概是今年四月份,笔者我在一些主内群里看到有多个微信小号在转发同一篇链接《在刚刚! 不好的消息再次传来,情况不容乐观,请家人们共同守望!!》,这个链接且不说语句不通,还有一股浓浓的标题党味儿。

点开一看,是挂名基督教的劣质福音平台炮制的一篇文章,“痛陈”印度疫情如何如何恶劣,这篇“骗捐”文拿印度疫情及儿童苦情“卖惨”。其实该文用的材料是去年的新闻素材(里面有句话“直到八月”,而当时是四月,这就露馅了),却被骗子移花接木变为“刚刚! 不好的消息再次传来”。

还顺带描述了印度的儿童苦情:“在当下,印度的人民面临着食不果腹,儿童重度营养不良,有病没钱医的困境。”

虽然文章里打出为印度代祷的幌子,其实这是号召大家给印度“家人”捐钱的节奏了,还颇为煽情。文章底部设置了打赏,当时竟然已有67人打赏,这个数字不少。

该文的作者署名叫“恩光事工”,平台叫“恩光2020”。笔者查了一下该平台的注册时间,发现账户主体是一个企业,名称是“深圳龙岗区JW商店”。一个企业从事募捐活动,而且是为印度孤儿募捐,这是风马牛不相及呀。

可是,竟然有那么多弟兄姊妹不明就里,盲目“献爱心”。

请大家扪心自问,印度那么遥远,你能确保你的“捐款”顺利达到印度人手里吗?这个资助渠道是怎样的?有没有财产资金监管机制?发起人又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有监督机构吗?你对此知根知底吗? 如果不清楚,千万别随便捐款。

其实,只要稍微留心一点,多问几个为什么,这类卖惨骗捐活动并不难识破。说白了,这种募捐诈骗是当年编造“穷传道哭穷故事”进行骗捐的升级版。


无独有偶,今年五月份,笔者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发起一个募捐项目,说是“奉献帮助乌克兰孩子们孤儿们残疾儿童们”,还要大家帮忙转发并“感动自由奉献”。

这封募捐信的最后,还煽情地写道:“乌克兰的孩子们,你们一定要坚持住!你们是最棒的!中国叔叔阿姨们的奉献款马上就来!”看来,这人对自己发起的募捐“前景”很有信心呀。

当时俄乌战争还在激烈进行中,有关战况报道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所以,有人发起这个募捐活动,是有蹭热点嫌疑的。 

这个发起人宣称,他参加了某个“线上会议”,可以确保信息的真实性。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线上会议”,又是什么机构组织的,可以让人信任吗?他却是语焉不详,不能不令人怀疑这里面有没有猫腻。

并且,更为重要的是,这个人在自己的朋友圈打出这个募捐广告,要大家先把人民币发给他,再由他转到国外。如此一来,就变成由他个人主导的募捐了。这又如何让大家放心呢?

其实,在某个主内群里就有肢体发出质疑:“这种打着基督教的名义,叫人把钱转给他,是否可信,可靠?”

比如,该发起者声称自己参加一个不知名的“线上会议”,但举办机构是什么样的?靠得住吗?这是疑点一。

再者,他搞的这个募捐是要人先把钱(特别注明是人民币,显然是面向国内募捐的)转给他,再由他转给海外,如此简单粗暴!但问题在于,由谁来负责监督执行呢?有没有什么监管机构呢?不然,要大家先把奉献款给他,如何让人放心呢?又如何保证不被挪用或流入个人腰包?这是疑点二。

所以,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这个所谓为“乌克兰的孤儿”募捐的活动,很可能是一个骗捐诈骗!

弟兄姊妹们一定要明白,募捐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要有严格的程序并监管机制的,不是随便一个人在网上挂上上帝的名义,编造一个卖惨由头,就可以随随便便进行募捐的。


我们只要稍微观察一下这世代,就不得不承认,现今正是那“危险的日子”了。圣书所记载的末世里的人心,真的是越来越败坏,各种新奇特的骗局层出不穷,利用人的爱心、善良乃至于好奇之心实施诈骗的手段也是花样翻新,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笔者曾经在某个主内群看到有弟兄反映冒充缅甸难民进行募捐的诈骗活动。有人专门拍摄有关缅甸难民的视频和照片,然后到处去募捐。他们进行募捐诈骗的由头,要么是资助穷困无助的缅甸难民,要么是帮他们重建被炸毁的教堂!

可是,后来大家发现,有人募集了几百万元,才盖了几间铁皮活动板房拍个照发出来应付了事。更有甚者,连国内弟兄姊妹爱心捐赠的大米都被他们卖掉,根本没有给到当地的难民们。

那些挖空心思实施诈骗的宗教骗子固然可憎,但有些基督徒糊里糊涂的“爱心”无疑也是推波助澜,给骗子以可乘之机。有的人糊里糊涂地献爱心,“牵挂”印度的疫情,“挂念”乌克兰的孤儿,但他们对自己身边有需要的“邻舍”有没有关顾一下呢? 


中国的基督徒不缺爱心,但缺的是分辨力,这是一个问题。有句话说得好:“在中国傻子太多,骗子都不够用了”。我们不要做糊涂、愚昧的基督徒,有爱心是好事,但同时也要有见识。糊里糊涂献爱心,被骗子割韭菜,被骗取的钱财最终被用来作恶看,这并不是什么有见证的事,也不讨上帝喜悦。

所以,我们不是不能献爱心,而是需要有从上而来的智慧和属灵看见,不管是奉献给贫困地区的教会,或宣教事工,还是主内贫穷的或患病的弟兄姐妹,我们不能轻信他人随便就把钱财转给虚拟的网络或那些不清底细的平台。

因为你拥有的钱财也是属于上帝的,你要做好管家,而不是不加分辨地乱奉献,最终不仅没有帮助到有需要的弟兄姊妹,反而还养肥了骗子。

圣书对此是有明确教导的,有爱心还要有见识,懂得分辨是非:“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不断增长,使你们能分辨是非,在基督的日子作真诚无可指责的人,更靠着耶稣基督结满仁义的果子,归荣耀称赞给 神。”

愿上帝赐给我们智慧的心,做好事善事能以行在祂的心意中。在这个人心败坏、诈骗横行的世代里,让我们的爱心不至于渐渐冷淡,而是因有从主来的智慧,能当好主的管家,能成为祂的一盏明灯,引领更多的人归向祂。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