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4日
微信

观察|从“蜘蛛”到“海星”—— “海星模式”管理新趋势可为教会更新与发展赋能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12月30日 12:18 |

如果砍掉一只蜘蛛的脑袋,毫无疑问它会死亡;

但是如果砍掉海星的一条腿,它不仅不会死亡,还会长出一条新腿,并且那条砍掉的腿也会长成为一个全新的海星。

——这就是2006年出版的当年亚马逊十大商业畅销书《海星模式——彻底颠覆集权式管理》所使用的一个非常有象征意味的对比。

它是两位管理界的专家人士分析了这个时代最为著名的公司们: Google、IBM、通用电气、苹果公司、丰田、eBay、亚马逊网站——这些公司的名字摆在你面前,你能找到什么共性呢?

——回答是,以上企业已经加入海星模式,而与此同时更多的企业试图学习和使用这种强调分权、赋权的新管理模式。

十多年下来,不仅企业界,全球教会界包括华人教会界也有许多领袖开始研究和使用海星模式在植堂和教会拓展上,并获得许多经验和成就。

何为海星模式?

MBA界的二位大师美国人奥瑞·布莱福曼和罗德·贝克斯特朗2006 年合作出版了一本书叫《海星模式》(The Starfish and the Spider),在这本书中他们提出了海星型组织的概念,这本书也成为当年亚马逊年度十大商业类畅销书之一。

顾名思义,这本书的名字《海星模式》来源于海星。海星是分布于世界各地浅海的沙地或礁石上的一种动物,相信我们很多人都见到过。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海星这种生物有一种极其特殊的能力——再生。它的腕、体盘和管足受损或自切后,都能够重新生成。这样的能力着实让人类羡慕不已,别说我们普通人了,就算是科学家也对海星的这种神奇天赋非常感兴趣,许多科学家研究海星,希望能够找到海星的天赋密码并且探索能否应用到人类身上,让人类也拥有像海星一样的肢体再生能力。因此,海星这种生物的生命力特别强。有人说,如果地球发生了灾难,只剩下两种生物的话,那么一种是“小强”,也就是蟑螂,而另外一种就是海星。海星的生命力如此顽强,以至于达到了打不死的小强的程度。

《海星模式》这本书将机构组织分成了两大类:一类是传统的“蜘蛛”型,具有严格的科层结构和自上而下的领导关系;另一类是新的“海星”型,拥有扁平化的结构和分散的决策权。有评论说,当中国的企业还在学习西方的明星企业如何做好一只蜘蛛的时候,海星已经向网络时代展现了自己巨大的力量。

教会植堂领域中的海星模式

《海星模式》这本书出版以来,很多的组织尤其是公司和非营利机构开始开始实践海星模式并且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在这样的过程中,逐渐也有教会人士看到教会也需要学习这一新的管理模式的改变,为教会成长赋能。

早在2013年,一位关注中国教会的媒体人士就提到自己于2012年秋天笔者出席了一个以 "海星展览" 为主题的年会,其中的参与者悉数为商界及非公营机构的领导人。大会的主题构思取自《海星与蜘蛛:无领袖机构之恒久冲劲》(The Starfish and the Spider: The Unstoppable Power of Leaderless Organizations, by Ori Brafman and Rod A. Beckstrom)。

他写到这样的模式对于很多服事机构也是很值得借鉴的:“在今日高度连结的社会里,倚赖总部操控才能运作的机构,将难以茁壮成长。但是,那些类似海星的机构,却可大展鸿图:他们把权力下放,扩散到多个能自理己事的圈子;这些圈子在同侪间沟通顺,不但高效传递信息,更可成为桥梁,与机构外的其他网络相互沟通,建立关系。这些特征又赋予机构吸纳新血的能力,透过非正式渠道,将新血凝聚在共同的目标下,建立它们对机构的归属感。这些所谓‘未来式’的机构,其实今日已经存在。在社会传媒的推动下,配合适时的人事安排,它们因应变幻多端的需求,正在灵活地塑造及改造自己,以期达成原定的使命。”

陆续十几年来,也有不少港澳台、北美的华人教会逐渐关注到海星模式在教会外展活动和增长上的作用,也有教会人士谈到海星模式的分权化的思路尤其对于中国内地教会从家长制的氛围中走出来,并且在复杂的环境下更为灵活的成长和发展是很有裨益的。

一位在后疫情时代开始将“海星模式”实践于自身教会更新和发展的牧者W牧师认为,其实蜘蛛和海星的模式的转变切合了全球教会愈来愈重新认识到微型教会重要性并使用的趋势,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他介绍说,海星的生命力非常顽强,一个海星有五个角,把一个角切断,它很快就能够再长出来,再切断 ,还会再长出来,而且被切断的角也能够重新发育成为一只新的海星——海星生命力和繁殖力之旺盛由此可见一斑,这其实是拥有福音的人也需要活出来的生命力和模式

W牧师说,传统教会的模式更多是一种蜘蛛的模式,是一种集权模式,而当下重新兴起的微型教会趋势就是一种海星模式,海星模式是一种分权模式。海星模式的关键在于分权。在海星模式的组织机构当中,组织的任何一部分都能像海星的器官,灵活扁平,完全自治。

他对比海星和蜘蛛的区别:蜘蛛——脆弱的组织系统,越是把智慧和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个体系就越脆弱;而海星是”反脆弱的组织系统”,强调权力和职能尽可能分散。如此,可以有效的防止教会过于制度化,变成一种“制度化的教会”(instituionl church)失去活动,而成为海星模式可以很好地让教会保持“运动化教会”(movemental church)的优势和活力。

一些实际的操作经验

具体这两种模式在教会形态的表现是:

蜘蛛——一座或多座教堂;一个会众;一场或多场教会;一名领导负责人(主任牧师+理事会)或具有较高控制水平的集中领导团队。

海星——围绕多个地点、多个会众、多个聚集和多个领袖的教会分散表达;教会是一个分散的网络,由众多的信徒、教会领袖和小教会组成,是教会最小和最基本的表达方式。

在他看来,海星的模式其实可以很好的使徒行传中的初期教会的模式结合:“海星运动是围绕在新环境中突破的使命组织的使徒运动,组织为一个网络,由具有共同焦点的微型教会组成。”

在当今这样一个万物皆可”扁平化“的年代,扁平化管理毫无疑问有着独特的优势,但是与此同时,如此高度分权对于组织的控制力带来的考验,显然又令很多人十分忧虑。他解释说,连接扁平化分权和共同协作中间的其实是会众需要持守的价值观、异象和使命,在此基础上鼓励更多的平信徒参与到服事中,而非只是少数的神职人员。

对此,W牧师分享他的经验说,微型教会确实是去中心化,但是并不是说完全就没有中心。”事实上,我们认为一定需要有一个中心。所谓的去中心化,我们的理解是让更多的信徒有权力和机会参与到服事当中,而不是让几个全职服事的人拥有所有的权力。W牧师这种去中心化、激励平信徒都参与到服事中其实是使徒时期初代教会模式的一种回归,即让人人做门徒。

“而且,更多的信徒参与到服事当中,一定比只让全职同工参与服事更好。因为每一个人的眼光都不一样,而且每一个人也都有上帝赐给他的恩赐,因此在参与教会服事的时候,可以做的非常细致、周到。”W牧师分享思路改变后看到的实际效果。

在微型教会里面,有很多的事情确实可以灵活的机动的来做。但是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这样,有一些事情必须是要统筹进行的,比如说人事的管理、财务的管理等等。这些权力不能下放到微型教会中,让他们自行掌控,否则的话很容易就会引起非常严重的问题,甚至有可能导致教会分裂。

权力需要下放,但是不是所有的权力都需要下放。如此,才能够保证海星模式下的微型教会既能够保持灵活机动,保证教会的生存和发展,又能够跟其他微型教会有统一的目标和异象。一个人不能成就大使命,同样,一个教会也不能。众多微型教会以及其他教会有机的联接在一起,才能够共同成就上帝国度的大使命。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