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4日
微信

对话| 中国基督徒可更多通过阅读不同版本的中文圣经开阔视野

作者: 舒华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11月18日 09:38 |

《圣经》对基督徒来说是具有最高权威的信仰阅读著作。而对于中国的基督徒来说,黑皮红边的中文和合本圣经再熟悉不过了。

日前,华南一位基督徒学者W弟兄谈到,和合本对于中国基督徒非常重要和宝贵,与此同时,他也建议当下的基督徒群体除了和合本,也可以阅读其他一些翻译地很好的中文圣经版本,以开阔视野,对信仰成长也大有裨益。

他说:“中文圣经的翻译版本有不同的种类,我们多去阅读其它翻译版本的圣经时,其益处是在于帮助基督徒群体更好得理解圣经和上帝。同时,也为教会牧者以及本色化神学教育的发展带来新的活力。”

中国基督徒对和合本的情感记忆很深

W弟兄有广泛阅读各种书籍,以及查阅各种版本圣经的习惯。他谈到和合本对中国教会和基督徒的重要性。和合本圣经(Chinese Union Version)是现在使用最普遍的一种中文译本。1890年在上海第二次的宣教士会议时,决定推派代表来翻译通用的译本。所以三个委员汇出三种译本,一种是浅文理的新约(浅文理之意即比较文言文,但不是那么深),然后再翻文言文的新约。1906年出版国语新约和合本,就是用白话文的国语新约。1919年出文理和国语的新旧约,所以那时候和合本就全部和在一起出版。至今大部份的教会用的圣经仍是和合本的译本。

事实上,这100年多间还是没有一个译本能够完全地取代和合本;虽然和合本当时所用的一些名词,或者一些文法的方式,我们今天读时可能有一点点不习惯,但是基本上是此译本的翻译,因为这三方面都做非常地好,所以常用此译本。他认为,可能从其他角度上有的版本做的也很优秀,但是由于历史原因,特别是感情上的原因,比如历史上在圣经很稀少阅读很困难的年代,很多基督徒就是靠着手抄的和合本这样一步步走到来的。这样的感情已经成为中国基督徒的集体记忆,是不会湮没的。

从中国基督徒实际使用和阅读的角度来看,《和合本圣经》从传播的影响力和情感陪伴的层面来说,“和合本是中国基督徒心中永远的和合本。”W弟兄说。

接触和阅读不同中文版本圣经的需要日增

但与此同时,因社会的不断变迁,以及对生活在不同文化处境下的中国人来说,基督徒群体又有接触多个不同版本的圣经进行阅读的必要。

W弟兄介绍说,除了和合本(上帝版和神版)的圣经翻译版本以外,其实现在主流的版本还有《圣经当代译本修订版》、《圣经新译本》、《中文标准译本》、以及天主教历史上很重要的中文版本《思高本》等,这些都值得我们去阅读和品味其中的细微的翻译上的精进之处。

他特别提到,对于新教基督徒来说《圣经新译本》和《新生命版圣经》本的都它们在翻译上的长处。而与此同时同时我们也要看其他的优秀的译本。当基督徒群体打开这样新的阅读和思考维度的时候,基督徒群体便可以更好的理解上帝的话语和我们的信仰生活与当下社会的关系与连接。

不同群体阅读不同版权中文圣经的需要

——对于平信徒的而言:和合本修订本值得推广

但现实的情况是,对于大部分基层信徒而言,他们是没有多读不同版本的中文圣经这个意识的,这是因为中国教会普遍的问题是,一方面是牧者群体并没有积极推荐不同译本圣经给信众的意识;另一方面,人们最开始信仰使用的版本会产生程度的依赖心理。因此,大部分的基督平信徒对圣经有不同版本的这件事并不太熟悉和关心,甚至很多人不知道圣经是翻译来的。 

因此,W弟兄认为,牧者有必要把这种理念推广到自己所带领的信众中,鼓励他们研读不同版本的中文圣经,从而可以在查经和对话语理解的方面变得更加准确和丰富。

另一方面,这位学者也期待,未来中文版圣经在翻译的层面上有望更加贴近受众群体的本土的文化路径的需要。

——对于牧者而言:建议研读三种版本的圣经

牧师需要更好的理解圣经,就需要在贴近原文的意义的基础上学习和耕种,之后在讲台上传递上帝的话语,按照正意分解圣经。当牧者可以把中文三个主流的翻译版本对照查询和研读的时候,可以更好的让信众得到上帝话语的解析和落地的应用。

W弟兄说,将来如果出现更好的中文翻译版本,也就省去了有些牧者为了更准确的理解圣经愿意而去查考希腊文、希伯来文或拉丁文的圣经了。

——对于学者基督徒而言:对圣经的研究和翻译仍然任重而道远

W弟兄谈到历史上的圣经翻译之争说,比如在不同的版本的中文圣经之中,将GOD翻译成“ 神”、“上帝” 、“上主”哪个更为准确,这其中都存在着争议,在他看来不同版本的中文圣经是研究基督信仰与社会文化、传统文化以及与神学发展相结合的事奉工具。

他也谈到自己曾阅读和对比过学者冯象翻译的圣经版本,不同学者的风格、思路和角度的确可以给他带来不少启发。

谈及未来的一种期待,他与笔者在交流中说到,在不同的版本的研读与对比中,基督徒学者群体如果在未来与神学家们一同精进翻译,融会贯通地突破现有版本的“可译性”、“诠释冲突”、“传播的两难”等问题,尝试从历时的、诸种张力不断变动的、传播者与接受者交流互动的角度为这些问题寻找出路,最终一定可以把更加贴合现代中国人阅读习惯和理解力的汉语版圣经翻译出来,那便是一件留在历史长河之中的美事。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