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4日
微信

故事|东南一80后师母的素画像:家庭和服事的双重压力下持守信望爱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12月07日 09:35 |

编者按:牧师这个职份在一个教会里面的重要性是大家都有共识的,信徒很容易看到牧师的辛苦和牺牲。但牧师背后的师母,却是常常被忽略的。她们虽然是牧者背后的女人,但她们也是有自己的名字、见证、经历和事奉的。每位牧者的勋章也有师母的一半。

相信她们的故事,也是中国教会一笔宝贵的财富。 

小小师母的故事 

小小师母(化名)身穿着一件圆领的白色小衫,乌黑的头发扎了一个简单的马尾,留着齐刘海儿,脸上散发出青春的活力,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像90后,很难想象她是一位80后的三孩妈妈;开口说话的时候嘴角总是上扬,微笑着让人感到亲切,就像一位长者,也好像是一位已经很熟悉的朋友。 

她的丈夫在南方一个城市牧养一个年轻教会,信徒大多和他们的年龄差不多,同样也面临着工作和育儿的双重压力。和牧师一样的是,她一边照顾家庭一边服事教会,和牧师不一样的是,她没有工资。

小小师母大学毕业后工作几年后接受呼召选择全职事奉,走到今天服事道路已走过10余年。一路走来,虽然有多种艰难,但她“相信上帝有供应,会加添能力和心力”。

因为要照顾三个孩子,所以她和同工们一起的月会需要放到晚上10点半后,笔者和她约视频交流的时间也是不容易,因为有三个孩子在等着她的照顾,她的个人时间常常是很难自己把握的。笔者和小小师母的交流也是安排在最小的孩子睡着后,视频交流的过程中,在家中上网课的老大在结束课程后走过来跟妈妈征询意见,说下课了是否可以去玩儿一会乐高,二宝妹妹也从睡梦中醒来,来到妈妈的身边看妈妈在忙什么,小小师母总是带着耐心和爱心回应孩子们。

既要照顾家庭又要照顾教会,她也感慨自己常常有力不从心的时候,但是“尽力就好,不苛责自己”。她对未来的服事也充满盼望,认为现在是因为孩子还小所以需要在大后方照顾好孩子是她的第一责任,但她相信等孩子大一些了,就能对教会再度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信仰与工作 

小小师母成为基督徒还是是一位单身姊妹时开始谈起,当时她在大学期间开始去教会,也是教会中很热心的信徒。蒙上帝的恩典,小小姊妹大学毕业之后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找工作过程很顺利,工作是一个企业的老总助理。小小姊妹虽然刚刚毕业资历不深,但很得上司地赏识;相处过程中,同事也很喜欢她,并且尊重她,甚至比她年龄大一点的同事也尊称呼她为“小小姐”。 

因为能力和人品都得到认可,连带着小小姊妹的信仰也被尊重。在企业里,小小姊妹的信仰是公开的,她有自己的办公室。同事们出入她的办公室都可以看到她吃饭会祷告。她提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如果他们看到我哪天吃饭没祷告,会非常意外,还要问我为什么今天没祷告。”

小小姊妹接受着大家的监督,在工作期间努力为上帝做见证,努力活出基督的样式,在几年的相处中,在同事中间留下了基督徒的好名声。她谦虚地说“算是为基督挣得一点荣耀”。

工作期间,她还拿出一部分工资来帮助教会里的几位全职同工,其中有一位就是星河弟兄(化名),也就是后来的丈夫,现在的牧师。小小姊妹是个非常有爱心的姊妹。因为刚毕业也经历过迷茫,所以她也想帮助和她一样的人。于是,当教会招募兼职同工的时候,她就开始一边上班,一边参与服事。

在兼职服事一段时间之后,小小姊妹动了全职服事的念头:“兼职半年,感觉也有点忙。我的工作是很忙的,周六周日又要参加聚会,参与服事,服事也需要学习,所以一周七天,没有一点空闲时间。就跟上帝祷告,祷告后想,人的精力有限,要么选择全职,要么选择工作。”

“那我就对上帝说,你愿意我怎么选择?我都可以。一句‘我都可以’,就此开始‘沦陷’。教会牧师开口问要不要考虑全职,我祷告了两三个月后决定跟公司辞职。当时公司很想挽留我,甚至说你可以兼职做我们的工作,我们不影响你去事奉你的上帝。但是我说不行,就开始全职了。” 

大约在2010年,小小师母就成为一位全职服事的人。小小师母对于“沦陷”在主的爱里,一点也没有后悔。

服事与婚姻

被问到是否犹豫过要做一名师母?小小师母分享了对她影响很深的一个人,“我认识一位师母,她接近50岁开始学习语言,她常常给我们很多照顾。我看师母很辛苦,就觉得自己可以帮助。”这位长辈师母为当时的小小姊妹树立了一个榜样。

谈到婚姻,小小师母表示自己和星河牧师结婚是在她所尊敬的这位师母的撮合下。师母认为他们两个人性格一起搭配服事会很好,就给彼此推荐对方,为他们祷告。

小小师母坦言两个人在教会中已经认识有五、六年了,最开始两个人是彼此没看上的。但是在长辈师母的推荐下,两个人都看到对方身上的闪光点,两个人对主、对服事怀着同样的热心。小小师母也祷告:“如果是上帝赐给我的良人,就考虑一下。”于是他们就开始谈恋爱,谈恋爱期间,星河老师还在外地服事。等星河老师一回来,师母就鼓励他们见面。在这位热心师母的推动下,有了今天的星河牧师和小小师母这个美好的家庭。

和丈夫一起学神学

婚后,星河老师被教会举荐到海外读了三年神学。小小姊妹跟丈夫一起过去陪读。其实,这个学校的道学硕士,正常当地人(英语母语)一般也需要4-5年才能修完。星河老师用了两年半的时间完成。 

为了尽快完成学业,在留学期间,星河老师没有任何假期。此外,星河老师还要兼职工作,因为这样才能在那里生活下来。第一年星河老师会去做打扫的工作,有时候一天要打扫6个小时。第二年条件好一点,星河老师开始做翻译赚取一些生活费。此外星河老师也参与当地教会里的服事。小小师母回忆到这里,感叹:“那时候虽然很累,但星河老师很单纯,除了打工的时间,其他时间就是学习,他非常用功。”对于这一点,小小师母非常欣赏自己的丈夫。

学校为了装备工人,也开设妻子的课,有结业证书,只是没有学位。小小姊妹为了能够做好丈夫的帮助者,一边照顾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一边抽时间去学校学习。去上课的时候,就把孩子寄存在儿童学校(Children School)。当时孩子太小,还不会说话,很不适应。因此在学校里,自己孩子的哭声是出了名的。

兼顾家庭和服事的挑战

星河老师毕业后被按立为牧师,回国后,接手自己原来服事的教会,小小姊妹也就成了师母。

在最后医学系,小小师母生下老二,回国之后几年,小小师母生下第三胎。小小师母坦言:“养三个孩子的确很挑战,但是我相信上帝加给我们的不会超过我们所能承担的,我们祷告求祂加添心力,每天靠上帝得胜。当然也会有失败的时候,有对孩子生气的时候,但我发现我生气的情景,孩子们总是忘得很快。所以很感谢。” 

提到小小师母看起来很年轻,不像一个80后的三孩妈妈,小小师母表示,“做妻子,做妈妈,要保持好的精神状态,要从早上开始整理好自己,再开始新的一天。”

小小师母除了要照顾好家庭,也要担当教会的部分服事。谈到“听说教会是聘牧师送师母”,师母笑道,“对啊,是不是很划算?”小小师母在教会的工作都是义务的,没有薪酬。

小小师母因为家庭和服事都要兼顾,确实很辛苦。她参加的同工月会都要放到晚上10点半开,因为那个时候孩子都睡了,她才能安静下来。但是她并不抱怨。她觉得教会其他同工们也很辛苦,有弟兄姐妹一起热心搭配,不孤独。

除了照顾家庭,小小师母固定在一个聚会点牧养和分享信息,所以师母常常是一个人带三个孩子去服事。小小师母也真心享受和弟兄姐妹同心合意敬拜神的时间,她觉得这样的时间很喜乐。师母分享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一次在教会的团契活动中,她会做包括孩子在内的20多个人的饭食。

她说,“既要照顾家庭,也要平衡服事,虽然也会有疲累,但是不是凭着自己承担,因着基督,才能承担。而且有弟兄姐妹一起担当,就很感恩。”

对姊妹是否可以讲道的看法

几个月前,根据《基督邮报》,马鞍峰教会任命新任主任牧师妻子为“教导牧师”,再次2021年5月任命三位女性牧师的的事件推上舆论。女性是否可以担任牧师的职份在美国教会内部产生巨大争议。

对此,小小师母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我们所读的海外神学院也是很保守的,不提倡姊妹讲道。这有一定道理,但我不完全认同,因为国内环境不同。”

在小小师母看来,如果有合适的弟兄能起来讲道,更多机会给弟兄是更好的,对教会更加有益。“但不是绝对的,我也看到有很多有恩赐的姐妹。我自己以前也带年轻人,我也宣讲话语,所以我觉得姊妹讲道也可以的。”

小小师母之所以不完全认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她了解到国外教会和国内教会的现状不同,国内教会的现实是弟兄不充足。国外教会虽然也会提牧者不足,但是比起国内,国外一个教会里弟兄牧师有多个,甚至一个部门可以分到一位牧师。“对于我们呢,教会的开拓复兴,到处都需要工人,而通常姊妹比弟兄更热心,更容易接受上帝的呼召。所以,很多情况是,国内没有充足的、合适的弟兄来担当。因此,我觉得姊妹当中,有年长一些的,坚固的,成熟的,是可以的担当讲道和牧养的使命的。”

目前她的情况是“我现在在教会不讲道。但我会有些其他的分享,比如做夫妻咨询辅导的时候,会跟牧师一起分享,还会做一些讲座。

说回来,在家庭中小小师母则坚持弟兄一定要做家庭的头。小小师母开玩笑地说,“做头多累呀,要考虑很多,还要承担整个家庭的责任,我是坚决不做头的。”师母也讲到教会的妻子们在讨论婚姻的时候有一个提问,“如果弟兄不愿意当头,他自己贴着墙不起来,妻子该怎么办?”小小师母听到一个很有趣的回答,“如果弟兄不愿意当头,他靠着墙不起来,姊妹要挤到他的背后,也要让弟兄担当。因为弟兄更坚固,家庭才会更健康。”

小小师母建议,尽管国内教会里愿意担当使命的弟兄不多,但是妻子们和教会可以鼓励教会,多给弟兄机会,让更多的弟兄走到前面。

做师母的委屈和压力

小小师母承认做师母也会有委屈,会有难处。比如在服事中,有人会不满,“你是师母,我不是师母,所以我做不到” ;有时候因为做不好,也会被说。对此,她逐渐学会放平自己的心态,自己在做的时候学习不要在意别人的评论,在上帝面前尽心去做,称赞也好,有不满也好,都尽量去做。

教会里的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妈妈们也会对师母有期待,“师母能不能一个月来我们这里聚会一次?”面对许多的期待,小小师母表示:“有的时候现实确实不允许,孩子们的情况也不允许,不能满足所有的期待。”

对此,师母会耐心地跟弟兄姐妹解释,“目前的情况孩子需要我,虽然我也想跟你们一起,但是这段时间,请你们跟我一起忍耐。忍耐过后,相信‘更好的我们可以见面分享。”

虽然小小师母也很想做更多,但是对自己不会太苛责。偶尔跟丈夫稍稍诉苦,星河牧师也是同样的观点,也说很多期待,不能一一达成。 

小小师母相信这个阶段对于自己来说就是需要累积和沉淀的阶段。虽然她自己也不满足只是在幕后,但是这也是一个学习,学习在上帝面前放下。她相信这个阶段,忽略家庭不会是上帝所喜悦的。作为姊妹,那就要持守上帝所给予的职份,肩负好家庭的责任,按着自己的地步行。等孩子们再大一点,孩子们独立了,既需要多走出去服事。

在家庭里也会有委屈的地方,要照顾三个孩子,还是不容易的。尤其是晚上的时候,事情还是很多的。需要照顾孩子们的吃饭、洗漱、辅导作业、给他们读睡前故事、带着孩子读经、祷告,还有一些意外……这个时候也会对丈夫有期待,但是没有办法,因为牧师丈夫的工作也很繁忙。“作为师母需要有觉悟,需要求主加添力量。”她如此说。

小小师母也能体谅丈夫的工作。因为丈夫自己也会感叹:“牧师真的不是“人”做的,不是上帝的呼召,不是圣灵工作的话,没有一个人能承担这个职份。“牧养教会不仅是教导,还要处理各样的关系,用真理去帮助解决人们遇到的各种问题,很多事情是很耗心力的,牧师和师母只能彼此扶持,共同仰望主。

给年轻师母的三点建议

关于是否有建议给到年轻的师母们。小小师母分享了几点:

“首先,师母的职份,也是上帝的拣选,就像有做先知,有做使徒的。师母也是一个位份,所以感恩的领受。”

“其次,不要忧虑。我们家庭也有缺乏,但是在我们开口前都看待有上帝的供应。我们家庭走过了10年,不管什么状况下,祂一直供应。我们相信靠着祂必不至缺乏。最近我们家从两室搬到大三室的大房子。虽然房子是租的,但是房租相对是很便宜的。我们相信这是神的供应。”

“第三,不要苛责自己。我们可能遇到我们不能面对的,对待教会的肢体,有些时候不能完全帮助,那就尽量跟他们在一起,给他们勉励。尽力就可以,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做,尽力就好,不要苛责。”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