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6日
微信

钩沉| 汕头福音医院:这家百年王炸医院,是宣教士结出的硕果

作者: 临川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12月17日 23:19 |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武汉期间,中国医疗界四大天团:齐鲁、华西、协和、湘雅派出的医疗队会师武汉,这些最美逆行者,让我们见证了中国最强医疗团队的风采。这四家现代医学“百年老店”,均由基督新教医学传教士所创立,而地处粤东的汕头,也有一座百年医院,它由英格兰长老会医学传教士所创立,在该会医疗事工中开办时间最久、规模最大,居于核心地位;它的医疗影响不仅辐射了整个潮州府,还惠及惠州、嘉应州及诏安。

医疗宣教,可追溯至耶稣的宣道经历,《福音书》中多处记载他为人治病宣教(例如《马太福音》4:23-25“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他的名声就传遍了叙利亚。那里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样疾病、各样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癫痫的、瘫痪的、都带了来,耶稣就治好了他们。当下,有许多人从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犹太、约但河外来跟着他”)。在1877年的传教士大会中,有医生传教士提到在中国这样一个经济与医疗卫生条件落后、迷信横行的国度,由基督教来改变其落后的医疗卫生状况是非常必要的。

1847年,英格兰长老会(习称“英国长老会”)海外宣道委员会派遣传教士来到中国。1856年英国长老会传教士宾为邻与“中国宣教会 ”传教士戴德生抵达汕头,两人在潮汕宣道期间就注意到医疗事业对改善福传环境的重要性,于是宾为邻写信强烈要求宣道会本部派遣医生传教士来潮汕。英国长老会于1858年将汕头教会列入“教士会汕头区会”,这意味着英国长老会汕头教区的成立,也说明英国长老会对该地区福传工作的重视。同年又在汕头开辟了传道站。1860年汕头开埠,英国长老会考虑到汕头商业与交通的有利条件,加强了在这一地区的传教工作,选择汕头作为医务传道的中心。

1863年9月,受英国长老会海外宣道会委派,第一位医学传教士吴威凛到达汕头。最初,他在位于汕头茭萣地的本地人的一间小屋子里开设西医诊所,汕头福音医院的创办就此开始,是粤东地区最早创办的西医医院,且因为吴威凛高尚的医德、高明的医术,很快就取得了良好的口碑,这从一件事情中,可以明显地看出来。1864年5月,两名英国长老会宣教士史璜生和玛坚绣从厦门来到汕头,被一群不法的人阻拦包围,他们问:“你们两人是不是和吴威凛医生同来的?如果是,就让你们通过。”

此后,汕头福音医院迅速发展成为英国长老会潮汕教区的中心医院,至1932年,汕头福音医院已成为中国历史悠久且规模最大的教会医院之一。

comce1liennas6meae.png
汕头福音医院首任院长吴威凛 图片来源:《汕头教会百年史实》

comcgns7eresgvbztb.png
汕头福音医院 图片来源:美国南加州大学图书馆

在其90年(1863-1953)的发展历程中,有许多值得一提的亮点,笔者试举数端。

为传染病防治作出贡献

晚清到民国时期,汕头传染病此起彼伏,当时国人起居饮食不洁,汕头开埠以后,由汕头进出口的人流、物流急速增加,这些都是传染病大规模流行的重要原因。

汕头福音医院从创办伊始,就开展传染病防治工作。医院相继推行并开展了预防牛痘、鼠疫、天花、霍乱的疫苗接种,并开展了对传染病患者的救治和管理工作。

在1865年9月到1866年12月这段时间,牛痘接种开始推行。在去年的下半年,超过60名儿童被接种。当地人对于医院的这种小举措存在强烈的偏见。但一旦有了开端,接种所带来的种种好处将会被明显感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就会认同和接受它。1888年汕头市霍乱疫情严重,医院尽责救治,治愈了75%的病人。

《1894年汕头福音医院报告》称:“尽管有通过水路和陆路从香港及广东来的病患,汕头及周边地区很幸运地躲过了鼠疫侵袭。继长时间干旱之后,连绵大雨来临。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做好大部分的防疫工作,对所有来自受感染港口的轮船进行检查。轮船由莱恩医生检查,所有可疑病例都被送到一个由商业机构建立的棚子医院里,由中国当局指派本地一位内科医生照料。这个计划成效很好……”可见,当时已经有了医学隔离措施。

至迟到1910年,医院已经得到了预防鼠疫的哈菲根血清疫苗, 并开始进行大规模的防治。1910年医院注射5431例预防鼠疫疫苗,接种720例预防天花疫苗。主要是防止留医者感染,以免引起整个医院的恐慌。怀敦干医生主张医院所有职员都要注射预防霍乱疫苗。最初怀敦干提倡注射疫苗预防鼠疫时, 人们多抱怀疑态度,来注射者寥若晨星,但其防治效果逐步得到人们认可,来注射的人一年比一年多。

1914年春季,有3341人接种了预防性鼠疫疫苗。有些人会亲自到医院接种,但大多数人,比如基督教社区或者村里的老人,都会请医院派人到他们的社区或村庄进行接种。为了这个要求,工作人员在汕头四处奔走,有些时候,到达联合起来发出请求的几个村需要两天的行程。这是连续第四年疫苗接种者达到几千人,这表明这种方法已经通过了实验阶段。人们要求注射预防性疫苗,不是因为外国医生建议他们这么做,而是上千的乡民亲身验证了哈菲根血清疫苗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预防鼠疫。为了接种疫苗的任务能够顺利完成,就必须增加合格的疫苗接种医生人数,于是24名来自汕头、潮州福音医院的历届学生及助理被授权执行预防鼠疫疫苗接种。

1912年汕头发生霍乱,死亡者甚众,而医院为人注射疫苗,救活了很多人,1919年霍乱流行,医院将女医院隔离出来接收霍乱病人,但是病房仍然不够。附近一个大棚屋有3间木制地板的房间,医院将之设置为病房,每间5张病床,并设置一个护士站,临时建立了霍乱防治医院,治疗了大约350个病人,治愈率约80%。1914年,医院对大约78名霍乱病例使用静脉输注盐溶液的办法进行治疗,效果很好,还有很多患者只需稍事治疗便康复了。

《1926—1927年医院报告》说,霍乱爆发一段时间后,公众卫生局开了一所霍乱专科医院,之后我们负责治疗霍乱的工作就减少了。然而,夏天过去霍乱医院便关闭了,在疫情进一步发展的大约两个月里,部分员工又参与了这项工作。大约200位病人在医院接受了高渗盐溶液的治疗,取得了良好的疗效。

积极参与救灾工作

1918年2月13日,汕头发生大地震,其中南澳岛受灾最重,绝大部分房屋倒塌,居民死者数以千计。应当地官员邀请,怀敦干医生带领多名医生,传教士江克礼牧师率潮汕基督教童子部第一辅助队若干人前往南澳救灾,开设临时医院,每天为数百名伤病者治疗。怀敦干还和江克礼发起组织救灾委员会,美国驻汕头领事迈尔斯参加委员会的工作。该委员会设立“南澳救灾基金”,先后募集经费6211元。当时春雨淋漓,寒彻肌骨,医院除留1000元为临时医院的费用外,其余都用于为灾民搭建帐篷。由于灾情持续时间长,而医院本身也有病人需要医治护理,怀医生遂留下两名医生负责,其余返回汕头。医院直接参与救灾前后达两月之久,怀敦干、江克礼所带领的团队共救治三千多名伤者,埋葬死者、救济饥饿、抚恤孤儿、安置灾民、清理积秽,在抗震救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年12月,汕头发生战事,汕头福音医院参与救治伤兵活动。

1922年8月2日夜,潮汕沿海地区遭受数百年未遇之飓风袭击,沿海田庐毁坏无数,因灾死亡者3万余人,史称“八二风灾”。汕头福音医院积极参与救灾,由医院经手的风灾救济款项总计大洋19539元,其中多数是社会性捐款。“八二风灾”后旅港潮州八邑商会汕头赈灾团向汕头福音医院捐款大洋3000元。

怀敦干医生除救治病人外,还从事医学研究,因其精湛的医术,香港大学欲高薪聘请他任化验室首席教师(相当于医务总监),被他婉拒,他愿意做默默无名的差会医生,将热血挥洒在汕头这片土地。1923年怀医生在香港病逝,当他的遗体运来汕头下葬时,来为这位不慕荣利的名医送葬的群众多到可用万人空巷来形容,这不禁使我想起辛稼轩的一句名言:“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

comci1lr47ws5byclr.png
1916年,英国长老会在汕传教士合影。前排左二为江克礼,二排左一为莱爱力,后排左一为怀敦干。图片来源:美国南加州大学图书馆

创立近代中国第一所麻风医院

清代乾隆年间潮州府各县虽均设有专门奉养安置麻风病人的机构——癞民所,然其职责重于养,病人日给银或米不等,且名额有限制,而从1864年起汕头福音医院就专门为麻风病人提供医疗服务,从1865年9月到1866年12月,共有113名麻风病人得到收治。1866年吴威凛在创建病院时特别设置12个床位,专供麻风病者居住。1868年医院租了附近一座中国式的房屋来用于收治麻风病患者,有时,那里一次住了10到20位病人。1877年医院治疗麻风病人数为90人,日均留医数为13人。1878年长老会在建设汕头福音医院总医院的同时,建设麻风病医院。这是近代中国第一所麻风医院。医院方面认为每年都有大量的麻风病人来寻求治疗,又不能把他们一并收进总医院,遂在城外的一个地方购得一块地基,该地与四周居民区均有一段距离,但与总医院交通便利。这座建筑可容纳20个病人。1916年医院使用大风子酸钠(此药可用于静脉注射)治疗麻风病人获得非常满意的效果,到1927年时,麻风病院的日均人数达到60名。病人住院后一般症状多能得到缓解。(PS:1903年,汕头福音医院附属女医院落成,这是中国最早的女子医院之一。)

麻风病治疗方案被采纳作为中国国家标准

1932年斐义礼医生应邀在由中华医学会麻风病分会所组织的第一次全国会议上发表演讲。会议结束前菲律宾麻风病疗养院推荐并采纳了汕头福音医院的治疗方案。会议决定将该方案作为在中国的一项治疗标准,向那些计划开展麻风病治疗的医院进行印发、推荐。同时,在国家麻风病防治相关法律的起草过程中,国民政府卫生署专门征集了汕头福音医院专家的意见。

外科技术水平先进

汕头福音医院首次尝试腹股沟疝气根治性手术治疗是在1888年,那一年Wood就在一个病例上完成该手术。近代的疝修补术始创自Halsted(1889)与Bassini(1890)。自兹以后,各种不同的手术方法相继出现于文献,但手术的基本原则与两氏所创立者大多相似,而仅有方法上的不同。

由此可见,汕头福音医院开展腹股沟疝气根治性手术比Halsted(哈斯特德)术式命名(1889年)早一年,比Bassini(巴西尼)术式命名(1890年)早两年。说明医院当时的普外科基本手术已应用国际先进的术式,或正参与对国际先进术式的研究。

抗战期间所做的贡献

随着全面抗战爆发,从1937年开始,汕头福音医院就随时准备救治大量的战争伤员。在当时经济萧条的情况下,医院对药品处方实行严格节约,其他方面开支也相当程度削减。许多病床长时间留空,预备给可能的伤员,为紧急救治150名以上伤员做好了安排。

在全面抗战初期,医院成立了一个探讨空袭防护的医生特别委员会。该会代表医院向市政当局提交建议。其中一个建议是市政当局应承担照顾伤亡人员的费用,医院的伤员救治费用约25%由市政当局承担。因汕头福音医院医生的医术、医德深受国民政府信任,院长贺尔德被聘任为中国预防空袭和紧急医疗措施委员会顾问。

1937-1939年间,广东的口岸承担了绝大部分中国抗日物资的运输,是中国抗战最主要的运输大动脉,武器弹药、药品等源源不断地沿着这条大动脉输入正在长江、华北和日军激战的中国军队前线。汕头作为广东乃至中国的重要口岸,也承担着这项重要任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以后,医院协助英国救济基金会在中国储备医疗用品,这种储备对于保障汕头以至南方地区战争时期的医疗用品供应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全面抗战爆发一直到1939年,医院收到大量远至湖南北部的内陆医院请求福音医院到汕头及其他地方购买医疗用品的请求。医院克服交通不便等重重困难,尽力保障供应,对缓解内陆地区战争时期医疗用品短缺问题,保障内陆地区的医疗救护发挥枢纽作用。有些医疗用品订单是需要在24小时办妥的,且批量很大,医院都尽力给予支持。

1937年9月的第一周,汕头遭受了日军一系列严重的空袭和一次海军炮击。约有10人遇难,20人受伤,所有伤员都在汕头福音医院接受救治。随后,日军对汕头及周边地区进行了多次轰炸,汕头福音医院在对伤员的救治中发挥了中坚作用。

汕头遭受日军首次轰炸以后,为躲避日军再次轰炸,医院曾临时驻扎在礐石,1938年6月返回到汕头原址。

conznwv6m0ockrohkg.png
汕头遭日军轰炸(1938年) 图片来源:美国南加州大学图书馆

1939年5月份,汕头经历了战争期间最广泛的轰炸,在对汕头的空袭中有58人遇难,160人受伤,其中汕头福音医院就救治了143人。在这一系列袭击中,有一批毁坏的炸弹被扔在毗邻医院的宣道总部,其中8枚落在医院三面离边界50码的地方。作为一项预防措施,医院把最西面普通病房的患者转移到远离他们病房的淑德女校的房子里面。这是在早晨两次袭击中间快速完成的。医院的工作人员在艰难的情况下完成了对病人的转移工作。

在汕头沦陷前几天,医院添置了两台设备,大大减轻了沦陷后的医疗救治的困难。第一是一台冰箱,这是邵志安医生用捐赠给他的资金购买的;第二是一台小型电动便携式X射线机,这是由英国救济基金会为中国购买的。这些设备非常宝贵,医生可以在炎热天气下保存大量库存的血浆,并能继续进行X射线工作并使用手术室灯做手术。

1939年6月21日,空袭警报在凌晨4时45分最后一次响起。上午10时,一队日本驱逐舰入港。有一定数量的小口径舰炮和多管自动高射机关炮进行了射击。飞机飞了一整天,轰炸城市郊区。晚上8点钟在离医院很近的撤退的中国警察焚烧了他们的宿舍,这些宿舍紧靠医院病房及手术室,当时中国警察已撤离,没有自来水供应,也没有可用的消防车,情势十分危急。医院的工作人员竭尽全力传递水桶灭火,并拆毁了木制的百叶窗,防止火势蔓延到医院的建筑。许多伤者躺在靠近火灾的急救站,被迅速转送到安全的地方。医院的工人都在帮助灭火,而医院的传教人员,包括女士们,都在抬担架运送伤员。幸运的是,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扑救,大火被扑灭了,医院得救了。

第二天大约凌晨3点,第一支日本兵队伍沿着崎碌路行进,路过医院。告示迅速出现,宣布成立新政府。晚上11点钟,医院接到已撤离的中国当局一个电话说,平民疏散道路是开放的。医院说服了相当数量的难民踏上这条路。

1939年1月至6月6个月间,汕头有108次空袭警报,炸弹26次落在汕头。这一年汕头福音医院接受治疗的患者中,311人是因炸弹或机枪子弹受伤,或被倒塌的建筑物压伤,医院全力救治,使许多伤员转危为安。

免费或部分免费救治贫苦病人

《1919年医院报告》中说:“如果医学传教没有体现人文关怀,报告中所提到的所有努力都是无足轻重的,医院将被证明是名不副实的。……医院的目标就是在实际工作中展现爱,不管有多少其他工作要忙,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不能不做好,或者说,这是我们存在的价值。过去的失败会让我们降低目标吗?不会。我们必须敢于去坚持我们的崇高目标,我们必须下决心做好医学传教,以展示上帝的爱为最大的满足。

这绝非空话,博爱精神,是医疗宣教的原动力,免费或部分免费救治贫苦病人,是汕头福音医院的光荣传统,这一传统在其90年(1863-1953)的光辉历程中,始终得以保持。 

1937年因全面抗战爆发,医院面临极大的财政压力,因为英国长老会有严格的财政预算制度,每年给福音医院的经费是根据前一年作出的预算拨付,经费额度也相对固定,如果医院突然要有额外的开支,会造成拨款方很大的压力,除非突然遭遇重大问题,医院一般都会按预算进行经费支出。因此,贺尔德医生在1937年医院报告中两次指出现阶段必须尽一切努力避免为维持医院的日常运营而呼吁海外宣道委员会提供额外的财政援助。但即便在如此拮据的条件下,该院依旧坚持医疗慈善宗旨,没有增收贫苦病人的费用。

如1939年,约60%的住院病人是治疗和食物费用全免的,1941年上半年,医院平均每天有100名住院病人,其中平均每天有54名病人的治疗和膳食是免费的。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汕头福音医院院舍遭到日寇践踏,设备家私都被搬走,次年3月被迫停办。

迨抗战胜利,潮汕地区的经济状况非但未见好转,反倒更加恶化,1946年8月1日,在贺尔德院长带领下,经过4个月的筹备,医院艰难复办,当时仅有病床33张,但这已是汕头唯一可容病人住院留医的医院了。

conzomx4i5zvjhvk5x.png
汕头福音医院护士与小病人 图片来源:美国南加州大学图书馆

在艰困的经济大环境中,该院仍然坚持医疗慈善传统:1947年10月1日至1948年9月30日,住院人数1254名,其中治疗和食物费用全免者328名,占26%,部分免费者177名,占14%。门诊病人共63444名,免费者18527名,占总数的29%。

1948年住院人数1626名,其中完全免费者443名,占总数27%,部分免费者368名,占23%。门诊病人共53569名,免费者27818名,占总数的52%。 在这一年中,住院床位从71张增加到107张,这些增加的床位都安置在公共病房而不是私人病房,公共病房专供穷人使用,免收住院费用。这说明医院将有限的医疗资源优先给予贫困病人。   

对治愈希望渺茫的患者进行人道主义救治

汕头福音医院的博爱精神还体现在对治愈希望渺茫的患者进行人道主义救治上。

如1880年,一个年轻女乞丐被朋友遗弃在医院的空地上,两小时后死亡,医院出资为她举行了体面的葬礼。同年有一个从江西来旅游的书生,是个瘾君子,他肝肿大并伴有腹水且饿坏了,他的总体情况没有多大希望康复,但他还是迫切希望被收进医院,因为除此之外他的唯一选择就是流落街头很快死去,所以他被同意入院了。

1883年,另一个贫穷而瘦弱的人由于饥饿和痢疾横卧在广东公会后面,被一些本地的基督徒发现并带过来。我们应他们请求收留他,但他第二天就去世了。据说他是当地一个富商的儿子,由于惹上官司而不得不紧急逃亡,以保住性命。这个失败的吊儿郎当的小伙子已经被父亲抛弃了。

《1918年医院报告》在谈到肺结核的治疗时说,医院不会拒绝给予病人尽可能的救治,就算对那些治愈希望渺茫的病人也是如此。

尾声

1953年,汕头市人民政府卫生局接办了汕头福音医院,接管后改名为汕头市第二人民医院,现为一所现代化大型综合三级医院,是汕头市的医疗中心之一。

汕头福音医院同仁是有虔诚信仰的群体,有着无私奉献的精神,他们怀揣着拯救潮人身体与灵魂的崇高理想,以高尚的医德、高明的医术,医治病痛,安慰悲苦,消除忧惊,生动地诠释了基督永存不息的大爱,演绎出“仁爱、圣洁、精诚、臻善”的医院文化,为“医为仁术”这四个大字作了最动人的注脚。今天,当我们面对冰冷的现代医疗制度,身处医患关系紧张的环境并不断呼吁“医学应以病人为中心”、“还医学以人文关怀”的时候,回望这些先贤的背影,庶几能够使我们得到一些有益的启迪。

参考文献:
(英)吴威凛等著,朱文平编译:《汕头福音医院年度报告编译(1866-1948)》,暨南大学出版社,2016。
江哲聪:《<汕头福音医院年度报告(1866-1948)>意义初探——基于宣教史、医疗史与区域社会史视角的考察》,《潮商·潮学》2019年,第10期。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