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4日
微信

乌克兰战争的误导性是什么?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12月05日 10:15 |

原编者按:
《维斯塔》(Vista)在继续思考今日欧洲事工事宜上的关键问题时,发觉似乎鲜有事件要比俄罗斯联邦全面入侵乌克兰更有意义。

这场对一个拥有4320万人的主权国家的入侵发生于2022年2月24日,袭击以及随后的战争依然缠绕在欧洲人的心头。

虽然冲突已经导致640万乌克兰难民散布于欧洲各地,但更多的乌克兰人则是在国内流离失所。

俄罗斯-乌克兰战争对所有基督教利益相关者有着重大事工影响,特别是针对留在乌克兰的信徒群体而言。

自从俄罗斯在2014年占领克里米亚及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部分地区以来,乌克兰教会一直在准备回应上帝的事工。

随着2021年的结束,乌克兰全国各地的教会都感受到来自俄罗斯的直接威胁,同时他们也在为新的事工季节进行动员,不仅是为了敌人的入侵,也是为了从乌克兰现有东部战线涌入西部的新一轮国内流离失所者做好物质上和精神上预备。

虽然无人可以预测哈尔科夫、赫尔松、马里乌波尔、基辅及其现在著名的市郊地区(如布恰、伊尔平、博罗迪卡和霍斯托梅尔)等地最初几周的受袭程度,但乌克兰信徒们很快意识到,“人被拉到死地,你要解救”(《箴言》24:11)的时候到来了。

他们认识到,作为承担上帝事工的一部分,就是与魔鬼本身直接作战。

自从战争爆发以来,乌克兰的福音派社区一直在积极将基督的信息带给处于痛苦中的人,对大量的需求作出回应。

在上帝的国度中,事工身份和行动没有现成模板,事工选择可以因人而异,存在很大的不同。

每个乌克兰基督徒都必须为着个人、家庭单元和地方教会机构寻求上帝的旨意,然后跟随他的邀请和命令进行事工。

自从2月24日以来,我们问了自己很多问题:“我们应该提供社会服务吗?我们应该与市政厅合作吗?我们应该为饥饿的人提供食物吗?我们应该分享福音吗?我们应该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住处吗?我们应该参加武装部队或领土保卫团体吗?我们应该为国内流离失所者建立教会吗?我们应该作为随行神职人员上前线吗?”

为着福音的缘故,乌克兰人做到了这一切,甚至更多,让他们可以救一些人(《哥林多前书》9:22)。

在过去200多天的战争中,乌克兰信徒们对于基督拯救失丧者的事工见证一直都是一份激励人心的证明。

在乌克兰战争时期,事工的机遇是无尽的,全世界都在关注着。乌克兰教会没有与世隔绝,而是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活出自己的呼召,化作盐与光。

基督的芳香吸引着大众。教会正与过去他们只能梦想接触的人建立信任。战区中很多福音派教会并没有紧锁大门。

这种现象在存在针对性暴力及攻击的地方尤为显著。在那里,一度被人嘲笑的新教教会建筑已经成为该地的供应者兼庇护所。

在遭受炮击的城市中,尽管很多信徒已经逃至国外或乌克兰较为安全的地方,但留下来的主的仆人报告说,教会出席者的人数要比2月24日之前多出2到3倍。

另外,有关天主教、乌克兰东正教和新教教会之间合作的报告也在增加。

信徒的事工重点并非没有明显挑战。比如,在俄罗斯占领区的教会很快就受到俄罗斯当局的迫害,包括有肢体虐待、没收财产、心理压力和不间断的询问与监视。

举例而言,在乌克兰南部城市梅利托波尔,有三间属于不同福音派教会的大型设施被俄罗斯士兵接管。

长期以来,新教徒被视作西方间谍,除俄罗斯东正教会之外的任何教会都会被视作异端。尽管如此,乌克兰被占领区的部分牧师继续牧养羊群,将他们的教会转入地下。

战争时期,乌克兰的传福音工作有两种形式。其一比较明显的,像是在服务于国内流离失所者的教会和社区中心分享日常圣经教导和基督的实际之爱。

战争期间,无论是否提供免费食物包,教会都会更多地吸引着乌克兰人。来自东部和南部的乌克兰人被重新安置在乌克兰更西部的地区时,往往会经历他们自己的文化冲击,语言、心理、宗教习惯和态度上的差异让传教和事工现实变得更加复杂。

乌克兰的国内流离失所者,特别是年轻人,在新地方陷入孤独,而这正是教会为他们的过渡期提供社区、友谊和援助的地方。

第二种传福音的形式则更为迫切和直接:“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马太福音》4:17)。

因为很多乌克兰人生活在字面意义上的生死之间的悬崖上,没有明天的保证,他们与上帝和平相处的时间就是今天。“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哥林多后书》6:2)从未像现在这样成为一个受欢迎的相关信息。

尽管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和挑战,乌克兰教会正在为未来数月和数年的核心事工工作确定方向。

由UA福音派新教教会理事会(UA Council of Evangelical Protestant Churches)和世界福音联盟主办的乌克兰合作峰会的决议决定,虽然对国内流离失所者、难民和陷入经济困境的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依然至关重要,但对灵魂的牧养是首要关注点(2022年6月28日)。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估计,300至400万乌克兰人需要药物治疗来对付战争的精神影响,150万乌克兰人需要心理辅导。

乌克兰教会需要关注受战争影响的人的康复、精神和心理辅导。

作为帮助带来医治和救赎的上帝事工的持续延伸,乌克兰教会需要对人们的情感和精神需求作出回应。

这个目标不仅需要乌克兰的福音派社区在过去半年中经历的相当程度的概念上的团结;教会也需要加强有成效伙伴们功能上的团结,以有效面对大规模危机。

战争还未结束。乌克兰信徒们依然处于每日的斗争中,同时他们活出一个独特叙述,“用传教士为之努力的炙热而书写”。

当乌克兰人努力应对入侵、压迫以及善与恶、黑与亮之间的斗争时,他们的战争还在继续。令人心痛的现实是,没有信徒可以让一切变为正确。

只有能停止战争、能改变君王们的心、能停止侵略的上帝能做到。上帝是唯一救主,他的使命是让一切变得正确,以及擦去每一滴眼泪。


联合作者克里斯蒂·威廉姆斯(Kristy Williams),为约西亚投创(Josiah Venture)的一名美国传教士,也是乌克兰一支团队的领袖。
联合作者鲁斯兰·马里乌塔(Ruslan Maliuta),乌克兰人,供职于“一个希望”(OneHope)和世界福音联盟。
联合作者尤里·库拉凯维奇(Yuriy Kulakevych),为乌克兰五旬节派教会一名牧师及外事主管。
文章首发于《维斯塔期刊》(Vista Journal)42号(2022年11月)。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