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4日
微信

教会与反锡安主义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2023年01月06日 10:53 |

几个世纪来,从恶毒指控到强迫皈依,再至驱逐和屠杀,基督徒对向犹太人犯下的很多罪恶行为负有责任。教会也对部分由修士、布道家和教会领袖煽动的暴力事件负有责任,而且故事还远不止这些。

比如在第一次十字架东征的时候,德国境内的暴民袭击了犹太社区,反锡安主义屠杀铺天盖地。他们受狂热的驱使,也有需要为前往圣地的旅程进行筹资。尽管这场十字军东征是受天主教教宗的号召,但对犹太人的袭击却招致整个教会高层的谴责。虽然并非总是成功,部分主教在城市周围为犹太人提供庇护,另一些主教则是在自己的宫殿中为他们提供庇护。至于其他人,是用银币收买进行掠夺的十字军。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之后,教宗额我略十世和本笃十三世都宣布,犹太人不是基督徒的敌人,他们的生命和财产理当得以尊重。在第二次十字架东征期间的布道中,格莱福的圣伯尔纳铎(Bernard of Clairvaux)明确谴责第一次东征时对犹太人的攻击。

之后,当黑死病袭击欧洲时,谣言四起,说这种疾病是犹太人在一位西班牙拉比的命令下对基督徒的水井进行投毒造成的。于是,针对犹太人暴力再一次爆发了。数百个犹太社区被毁。在斯特拉斯堡市,900名犹太人在瘟疫尚未达到城市的时候被赶进一间犹太会堂,然后被火烧成灰烬。

主教们再次试图阻止暴力。部分人在自己的宫殿中保护犹太人,教宗克莱孟六世发布两份教宗诏书,通过指出犹太人与基督徒一样死于瘟疫驳斥井下投毒的观点。尽管中世纪的教会犯下反锡安主义的行为,而且特别是在地方一级,但很多世俗当局和暴民也将犹太人当作危急时刻的替罪羊。

在新教历史上,路德对犹太人的恶毒谩骂是众所周知的,还被希特勒用作大屠杀的理由。尽管路德的言论不可原谅,但两个因素应酌情考虑。第一,路德最初对犹太人是友好态度的,因为他认为随着他对福音的恢复,犹太人会皈依基督教。于是当他们没有如路德所愿时,他变得很痛苦,转而反对他们。但这个时候,路德已经是一个年老多病,坦率说是个脾气暴躁的人物了。他倾向于攻击任何与他意见不一的人,其恶毒程度与他对待犹太人的程度相似。换言之,他的恶毒攻击并非只针对犹太人。

第二,与希特勒不一样的是,路德并不是将犹太人视作一个种族,而是一种宗教。他对皈依后的犹太人很友好,而不像希特勒那样将具有犹太血统的路德宗牧师逐出教会。因此,将路德称之为反犹太主义而不是反锡安主义更准确。当然,这一切都不能为路德那恶毒可怕的言论开脱。但是,这一切确实都有它们的时代背景。

并非所有新教徒都赞同路德的态度。改革宗的传统倾向于要比路德对待犹太人更友好。加尔文并没有对犹太人进行旧新约区分,虽然他与他那个时代常见的对于犹太人的负面态度一样。然而,加尔文的继承者泰奥多尔·贝扎(Theodore Beza)却主张以色列在未来复国,他的这个观点通过日内瓦圣经(Geneva Bible)传至英国。这个思想导致很多英国圣公会和清教徒领袖督促基督徒关爱和服侍犹太人,而不是进行藐视。也因此,英国和美国的反锡安主义要比欧洲大部分地区少很多。

荷兰加尔文宗信徒也欢迎犹太人,原因有很多种,包括了反对西班牙和盟约神学(covenant theology)。同样,作为一个受迫害的少数宗教,胡格诺派也对犹太人表示支持。几个世纪后,荷兰的加尔文宗信徒,如柯丽·特恩·鲍姆(Corrie Ten Boom)和像特罗克梅夫妇(André and Magda Trocmé)这样的法国胡格诺派信徒继续履行承诺,从大屠杀中挽救犹太人。

虽然基督教会和基督徒个人都犯下反锡安主义的罪行,但记录要比怀疑论者和大众历史显示的要好。每当教会为犹太人挺身而出的时候,该文化中的反锡安主义程度就会大大降低。今天,在反锡安主义再次抬头的时候,教会应该带头反对这种邪恶,支持我们犹太邻居的价值和尊严。


源自《基督邮报》,原作者John Stonestreet, Glenn Sunshine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