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3日
微信

历史反思| 欧洲13-16世纪黑死病之下的基督教会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2月02日 08:37 |
播放

教皇在与王权的斗争中,被迫迁都,将教皇驻地由罗马迁往法国的阿维尼翁。这就是史称“巴比伦之囚”的阿维尼翁之囚。这一迁就是跨越了半个世纪的时间。正是这一迁都,成为天主教廷的衰落标志。在和世俗王权的斗争中,王权竟然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对于教皇在民众心中的地位和信心来说,是一场巨大打击。

如果说阿维尼翁之囚是天主教衰落的开始,那么紧随而来的黑死病则是天主教崩溃的标志了。这意味着自1309年,法王所选的教皇克雷芒五世迁入阿维尼翁开始的教廷衰落,在黑死病的打击之下,再无翻身的可能。

始于1347年的黑死病大流行,持续了300多年,为欧洲乃至中东等全世界带来地狱般的噩梦。这场瘟疫夺去了全世界几乎一半的人口。而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高达九千万人,但是也不过占据全世界人口的4%。可见黑死病来的是如此激烈。

世界历史的关键转折点,往往发生在瘟疫附近,因为瘟疫不仅带来人民观念的转变,同样会因为人口大量死亡,而带来社会结构的转变。因此,罗马帝国时期的瘟疫能让基督教兴起,同样14世纪的黑死病也能让基督教失去他的影响力。

这是因为前者基督教还不是国教,而后者基督教成为国教已经一千年,早已形成既得利益格局,因此它已经不能再像早期的基督教那样在社会危机中扮演救赎的角色。在基督教早期历史上,面对大瘟疫的异教逃跑表现,在黑死病中,我们可以再次在基督教中看到,这样的表现几乎没有区别。

今天重温黑死病与基督教的历史,对于刚经历三年新冠疫情的我们来说,很多场景或许都是似曾相识。正如圣经所说,太阳底下无新事,黑死病中的教会神职人员的表现和普通民众的遭遇,会让我们的心灵产生共鸣。

天主教在黑死病中的表现让人失望透顶,在人们面对死亡的绝望中,天主教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教士阶层在瘟疫来临的时候,大多逃跑了,甚至教皇也逃离了阿维尼翁。这让我们想到在罗帝国时期的官方宗教,神职人员大多逃跑。根本无法为感染的民众提供什么救济。为了与基督教竞争,罗马皇帝甚至发动了一项国家宗教救济民众的倡议,结果以惨败收场。现在作为既得利益集团,天主教也像他们一千年前的对手一样,没有作为。

神职人员在黑死病面前的缺席,让人们面对死亡的时候,独自承担痛苦与恐惧,也独自承担死亡带来的人生断裂。从而让基督教所传播的教义与民众的生活世界脱钩,这种脱钩带来了人们对基督教信仰的动摇,让他们对基督教教廷和教士阶层失去信心。因为死亡的人太多,教士阶层也死的死逃的逃,民众的葬礼和忏悔告解都无法进行,葬礼只能在没有神职人员的参与下举行,让过去神圣庄严的葬礼变得世俗。

同时,天主教传播的瘟疫是人类罪性的惩罚观念,因为教士的大量死亡,让人们也开始怀疑作为灵魂拯救者的神职人员的威信不再。因此教士的形象在人们心里下降。

另一方面,因为死亡来的汹涌澎湃,连教士阶层也是去了信心。他们开始也放弃了道德法则和道德形象,吃喝,赌博与淫乱几乎成为常态。这让教皇不得下令禁止教士的不道德行为。同时,因为教士的死亡数量太多,教廷不得不降低标准,招收更多的人来填补教士短缺,这从道德和文化素质方面,更是降低了教士群体的整体形象,与大众的期待无法吻合。

黑死病带来的人口锐减,让教廷的地产等收入大降,为了维持教廷的日常开支,不得不进行其它方面的内容来增加收入,这其中就包括赎罪券的出售。更有甚者,有的教士甚至利用人们对瘟疫的恐惧心里,而出售据说有抵抗病毒功能的圣物。如此一来,教会的形象更加降低,从而让人们在心里产生了无法弥补的失望。

教士的道德形象和在黑死病面前的无能为力,让人们对教会所传播的天堂信念也大受打击。瘟疫的长时间侵袭,让人们对生命未来缺少预期,因此对于教会宣传的这种遥远的大理想,逐渐失去兴趣。让他们的眼光从教会宣传的天堂回归地上,回归人自己的生活。也正是在黑死病带来的这种转变中,人们开始直视自己的内心。正是这种转变,让人开始从宗教脱离,带来人精神的觉醒。中世纪所宣扬的来世生活,天堂拯救这些大理想大道理,在这个时代中,已经没人再感兴趣。这种人性的觉醒,让人发现大写的人。这种思想带来的结果就是文艺复兴。死亡人数最多的城市佛罗伦萨,黑死病来临前有九万人,第一波黑死病袭击的四年,死了近六万人。但是这个城市却成为文艺复兴的中心。

黑死病不仅改变了基督教的形象,加速了基督教传统价值和教士阶层的衰落,更是改变了社会结构。由于人口死亡,城市的大量手工工人短缺,因此农村劳动力开始进城补充,这样带来了城市化,农村劳动力减少,加速了欧洲农业社会的解体。由于死亡的贵族太多,有些人突然继承了多份财产,而变得更加富有,这让突然拥有巨量财富的他们,热衷于购买奢侈品,这样一来手工工人收入开始增加,艺术家的收入也开始增加。因此,在传统的社会结构中,新兴的商人开始出现,城市中产阶层逐渐增多。进而,他们价值观也开始突破中世纪的传统,认为基督教的中世纪文化是一种倒退,古希腊罗马文化才是归真正文化的典范。因此,发扬古希腊罗马文化的文艺复兴也就兴起。

正是人们对人性的关注,对自身的价值肯定,加上黑死病带来的死亡恐惧,让人们觉得应该在这短暂的一生中,实现自己的价值。因此,冒险行动开始兴起,大航海时代也就来临。出海冒险带来了一场运动,最终新大陆得以发现,欧洲的天地从此不再一样。

我们可以看到,如果说促进欧洲历史变革的因素有很多,那么黑死病肯定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一个,它是历史大爆炸的那一根细细的导火索,也是引起大爆炸的火药。

瘟疫带来人们观念的变化,以及对权威的信心改变,都是永久和不可逆的改变,因此往往回顾历史看到常常每一个历史巨大变革的背后,都离不开一场巨大的瘟疫,因为只有瘟疫能带来人们对生死的思考和观念的转变。我们三年的瘟疫大考,会带来什么变化,黑死病已经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参考的坐标。剩下的我们交给时间!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