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尼日利亚举行2023年总统选举| 福音派分析国家形势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01日 13:42 |
播放

如果说能有什么选举事情能让国际社会的目光集中在非洲政治上面,那就是尼日利亚总统选举。

作为这块大陆上人口最多的国家(2.2亿),作为经济体也是增长最快的。拥有丰富石油储备的尼日利亚于2月25日举行选举,选出直至2027年的下一任总统。

近年来的投票已经形成一种特殊复杂性,既包括任职至今的总统穆罕默德·布哈里在2019年获得第二次胜利,也包括人民民主党(People’s Democratic Party)在2015年的败北。2015年的选战导致数百人死亡,还意味着反对派首次进入政府。2011年的选战以不同候选人支持者之间的冲突、导致约800人死亡而结束。

目前的民调并没有降低紧张程度。事实上,近几周来,执政的全体进步大会党(All Progressives Congress)谴责了人民民主党候选人阿提库·阿布巴卡尔(Atiku Abubakar)与军方之间的所谓会议,称他们组织一场可能政变。尼日利亚国防部发言人图库尔·古桑(Tukur Gusau)准将在回应这些指控时说:“尼日利亚武装部队绝不会参与任何不忠于国家、斩断我们来之不易民主的阴谋。”

一位自1988年来就职过两所尼日利亚公立大学、现为尼日利亚东北部一大学教授的美国人说:“我们能从这次选举中期待什么呢?我怀疑还有暴力事件发生。但不意味着它们是由候选人进行赞助或支持的;支持者经常想把事情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试图惩罚那些他们认为导致其败选的人,或是恐吓人们改变结果。”他在接受西语新闻网站《新教数码》(Protestante Digital)采访时称,“各方对操纵行为的大量指责”也是可以预期的。

cqt2w6nfnuwjqursgg.jpg
图源:Ehimetalor Akhere Unuabona, Unsplash

穆斯林为主要赢家

2015年,穆罕默德·布哈里从天主教徒古德勒克·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那里夺取总统位置。教授回忆说,当时乔纳森“看出选情对其不利,于是与其鼓励产生更多混乱和暴力,不如为了国家利益,投子认输”。

现在,两个主要政党的候选人都是穆斯林:担任过拉各斯州州长(1999年至2007年)的博拉·提鲁布(Bola Tinubu)是全体进步大会党的候选人,担任过副总统(1999年至2007年)的阿提库·阿布巴卡尔则是人民民主党的候选人。

教授亦称:“我个人并没有在尼日利亚看出很多人忠于政党。从我的角度来说,鲜有党派理念,所以政治家经常改换门庭。他们这么做不是基于党派信仰和理念,而是为了从成为该特定党派的一分子而获得一些察觉到的利益。”

尼日利亚人通常会都投给执政党吗?“我真的认为,如果选举是自由且公正的,人们会可能投票反对执政党,因为他们对本届政府的表现不满意,此乃现实情况。”

但是,布哈里赢得连任。同样不太可能降低的是下任总统的平均年龄,因为两位候选人都是古稀老人了。

教授还回顾说,民族因素也是理解这个人口最多的非洲国家选举复杂性的关键。“在我看来,尼日利亚人对自己民族的人非常忠诚,其次是自己所属宗教的人,对政党的忠诚度要低很多。”

唯一可见基督徒入主阿所岩宫(Aso Rock Villa,尼日利亚总统官邸)的选择是工党的总统候选人彼得·奥比(Peter Obi),后者在2007年至2014年担任过阿南布拉州州长。但是,奥比所属的政党在主要国家议会中仅有两位众议员和一名参议员,并不能影响选举投票。

尼日利亚的基督徒会投给谁呢?

尼日利亚的基督徒人口(接近或刚刚超过总人口的一半)的投票意向与巴西福音派等的情况一样,难以度量。事实上,对于很多人而言,候选人的信仰甚至都不是他们投票的决定因素。这位就职于尼日利亚北部的教授指出,例如“布哈里在八年前的选举中获得来自基督徒和南部人民的大量支持,因为他们以某种程度的钦佩之情记得他在担任军事政权首领(译注:指的是尼日利亚1983年发生军事政变,布哈里在1983年至1985年就任最高军事委员会主席)时的严格与公正。”

他强调,“在那次选举中,国家当时经历了至少五年的博科圣地战争,国家上下还有其他暴力热点地区。人民厌倦了暴力,于是认为这位军人出身的人是解决问题的最佳人选。但不幸的是,在与我交谈过的大多数人(显而易见都是基督徒)的眼中。他们大失所望。博科圣地本身已经被摧毁殆尽,但它的孪生兄弟伊斯兰国西非省(ISWAP)正以与博科圣地差不多的方式继续运作。尼日利亚东北部依然存在着恐吓、抢劫和绑架。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鲜有人愿意去到那里。”

cqt2wv0prwn32pwfdg.jpg
现任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图源:Bayo Omoboriowo, Wikimedia Commons.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位来自尼日利亚北部大学的学者以严格的个人角度回答了《新教数码》的问题。他认为在奥卢塞贡·奥巴桑乔或古德勒克·乔纳森等基督教总统的领导下,国家对本土多元化的治理较好。他说:“我认为,两人在公平和公正方面都做的相当之好,确保所有声音都能在会议桌上。我不能确定布哈里是否也能如此成功。我不认识这个人,但我认为基督徒的普遍感受是,布哈里本人是个相当单纯的人,不从事贪污,也不是一个极端穆斯林。然而,他的年龄已经颇大了,是个软弱的领导人,很多人都在他的政府中谋得职位,他们很贪腐,而且都在推动伊斯兰议程。在我看来,从他的任命和其他关键的总统决定中,有无可争议的证据表明他的政府有着非常之多来自北方、豪萨-富拉尼人(Hausa-Fulani)的议程。”

这位消息人士称,“有很多基督徒和相当之多的穆斯林认为,总统候选人彼得·奥比才是尼日利亚的解决方案,他们普遍认为奥比要比其他两位主要政党的候选人更公平:全体进步大会党的候选人博拉·提鲁布打破传统,选择一名北方穆斯林而不是基督徒作为副手,虽然这样就得到一张穆斯林+穆斯林的选票,但激怒了大多数基督徒。此外,对于奥比这位第三方政党的候选人而言,大门已经打开。如果选举是自由、公正且透明的,我认为奥比有着很大机会获胜。”

基督教领袖要求选举和维和工作透明化

尼日利亚基督教协会(Christian Association of Nigeria)虽然主要成员为天主教徒,但他们代表了该国基督教家庭多样性的很大一部分。他们在投票前一直保持中立,要求全国独立选举委员会不允许出现即使是最微小的误差。他们说:“委员会没有失败的借口。四年时间足以让他们完善这个过程,消除以往任何选举中存在的缺陷。”

在一份名为《尼日利亚基督教协会诉求2023和平选举》的声明中,天主教大主教、协会的主席丹尼尔·奥科(Daniel Okoh)也加入“呼吁公民抵制任何在即将到来的选举前制造不和谐及不满的企图”。

这位协会的主席还说:“我们必须将选举视作领导层的和平过渡,而不是战争。因此,所有人都需要摒弃宗教和种族偏见,让上帝的意志居上。”

暴力与经济:关键性选举问题

安全和经济形势是任何一个尼日利亚人在决定如何投票时都会考虑到的两大因素。尽管很多人都视尼日利亚为非洲新兴经济大国(称之为取代南非),但该国的经济形式凸显出不平衡和缺乏保障。而另一方面,尼日利亚是2022年获得最多新兴公司融资的非洲国家,投资额超过12亿美元。

虽然尼日利亚庞大的石油储备吸引许许多多的外国投资者前来该国,但阿布贾政府(译注:阿布贾为尼日利亚首都)一直未能避免通货膨胀的影响:2023年1月,尼日利亚的消费者价值指数的年变化率为22%,比2022年12月高出5个百分点。

生活成本的上升也影响了尼日利亚社会,国家正经历着本国货币奈拉的现钞危机,迫使政府允许旧钞票流通。

此外,年轻人口也在就业方面面临困难,而这些人会对选举结果起到决定性作用,因为他们占到9340万选民的三分之一以上。2021年年初,根据尼日利亚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年轻人失业率为53.4%。

cqt2y42asy8i2q6tuo.jpg
 国家大多数年轻人口都处于失业状态 图源:Ehimetalor Akhere Unuabona, Unsplash, CC0.

安全和暴力是另一大关键因素。正如《新人道主义报》(The New Humanitarian)报道的那样,仅仅在扎姆法拉州,2022年最后一季度就发生了1090起绑架事件。2021年,《福音焦点》(Evangelical Focus)也报道了卡杜纳州伯特利浸信会学校140名学生遭遇大规模绑架的事件。

宗教迫害的变革前景?

宗教尽管是选举时的一大因素,但候选人几乎没有表现出改变该国部分基督教人口经历到的宗教迫害状况的迹象。在这个意义上,布哈里总统的第二个任期是“可圈可点”的,如基督徒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要求政府提供安全保障,还有绑架基督徒,好比说上文的卡杜纳州伯特利浸信会学校和尼日利亚卫理会负责人遭遇绑架等。

这位来自北方的基督教大学讲师同意回答本网站的问题。他说尼日利亚确实存在对基督徒的迫害,“情况已经持续了数十年,尤其在尼日利亚北部为甚”。他解释说:“穆斯林控制的北方各个州的政府不为基督徒土著人口提供任何任命或奖学金。基督徒无法获得营造他们教会的土地。基督徒无法在北方部分州的公立学校中讲解基督教宗教教育,尽管这是课程的一部分。有时候,这些民族危机会变得越来越宗教化,因此被袭击的不仅是其他民族的成员,基督徒尤甚。”

但是,他还补充说,“我依然认为,我们尼日利亚的大多数问题更多是出于种族而非宗教”。

这位基督教领袖强调说,尼日利亚境内活动的伊斯兰圣战组织的受害者有60%是穆斯林,因此坚持认为问题出于种族因素。他指出:“以我的角度来看,我们经历到的大多数其他冲突,特别是在中间带状地区,都是依次进行的种族、政治和宗教方面冲突。”

他总结道:“众人熟知的农牧民冲突就是富拉尼人牧民与当地农民之间的冲突,而且后者大多属于较小的种族群体,是基督徒。这些冲突经常导致教会或清真寺被焚毁,但人们必须知道,在这块非洲地方几乎不存在世俗主义。教会或清真寺只是社会中另一部分的象征符号。因此,在外界看来,每有教会被烧毁时,会被视作是对教会的迫害。但在我看来,这只是个有数世纪之久的危机的延续。几百年来,当富拉尼人的牛进入当地居民的农场时,他们一直就与后者作斗争。当地农民每每射杀一头牛,富拉尼人就会通过袭击农民的村落进行报复,这种报复性袭击不断升级,并且从未真正消失过。”

基督徒出于自卫进行武装

由于在行使有保障的宗教自由权利方面的不安全状况,导致部分基督徒团体考虑进行自卫并武装自己。在《福音焦点》发表的一篇采访中,尼日利亚福音派团契的秘书长詹姆斯·阿金耶勒(James Akinyele)解释了这一现象近年来是如何发展的。

这位在尼日利亚北部工作的大学教授证实说:“是的,有牧师和教会武装了自己。我一位同事在几年前参加了尼日利亚五旬节派团契的一次会议,会上讨论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如何获取枪支来保护他们的教会。部分枪支甚至还有代号,如一种双管霰弹枪称之为‘英王詹姆斯’(King James)。我个人非常关注一些牧师在这些危机中的激进行为。”

他论述道:“我对基督教领袖中谁谁没有武器没有任何个人的了解,但我认为很多教会武装自己是个相当普遍的事实。尽管是非法行为,我认为很多人家中拥有武器是个相当普遍的常识。我也认为大多数枪支持有者会将其专门用于自卫。”

尽管尼日利亚基督教协会或该国任何其他的基督教教派的伞型组织都没有公开主张使用枪支,但他指出,“包括一些牧师在内的基督徒似乎正在倒退回使用武器和进行报复的旧传统做法上,而不是耶稣教导的更和平的办法”。他补充说:“尼日利亚有着一种普遍说法,即北部非洲的教会会陷落到穆斯林手中。部分穆斯林领袖公开宣称,在为伊斯兰教征服整个尼日利亚后,他们仗剑饮水大西洋方会满意。部分基督徒认为,必须在中间带状地区阻止伊斯兰教的南下,而且在必要时还必须用到武力。”

这也就是为何在这次2023年选举中,安全问题是与宗教现实紧密相连的。他总结说:“社会上存在一种感觉,即因为政府不能保护他们,他们不得不自己保护自己。这当然是获得枪支的动机之一。它与有以下论点仅有一步之遥:既然政府不能在社会上提供正义,他们就要把事情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确保对种族和宗教暴力的实施者进行正义审判。”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