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专访|华东一敬拜服事者:怎么看待敬拜服事的意义和价值?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27日 11:52 |
播放

在中国教会走过来的这几十年当中,曾经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可以说是基本没有敬拜服事可言的。而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教会取得了极大的成长和发展,许多服事从无到有,又从有到优,敬拜服事正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项。

只是,敬拜服事的目的何在?或者说我们应当怎么看待敬拜赞美的价值和意义?对此,直到现在依然存在诸多的争议,不同的人对敬拜服事的认识也并不相同。

近日,在华东某地从事敬拜服事十余年的赵卫弟兄(化名)与本站同工分享了他对敬拜服事的认识,盼望通过这样的分享能够对教会和信徒有所帮助。

以下为赵卫弟兄分享的信息,标题为本站同工后加。

敬拜要为了之后上帝的话语的宣讲而服务

我们做敬拜服事已经做了很多年了,我们认为敬拜是为了道来服务的,这样的理念这么多年的时间我们从来没有改变过。所以,如果一场敬拜服事下来,不能够帮助到人们让道进入到人心里的话,那么讲白了说,我们这样服事的价值和意义不大。因为我们认为大家过来敬拜,这个它不是说听听歌,好像听了一场演唱会一样,而是通过敬拜来让大家的心很好的打开,把心预备好,能够很好的让上帝的道迎接到人们的心里,然后回去以后能够有生命的改变。这才是我们敬拜服事的初衷。

有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被一些假象所误导。比如在敬拜的时候,看到人们都很兴奋、状态都很好的时候,敬拜团队成员们会有一种非常复兴的感受。但是如果在敬拜当中,看到好像人们都无所谓、心不在蔫的样子,想要引导一下,让大家举手大家也不愿意举手,让大家一起拍手可是大家都不拍手……无论是看起来好的还是不好的现象,这些最终都会给敬拜成员一种反馈。好的话敬拜成员就会很高兴,不好的话我们就会想,是不是我们哪里没有做好,准备的不够充分,为什么大家都没有热情,不愿意配合等等。

但是实际上,台下大家不配合有不配合的原因。比如说对于很多的传统教会来说,他们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敬拜,想让他们拍手,可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拍过,一方面害羞,你看我,我看你,大家都不拍手,另外一方面有的人就算想拍也不会拍。

其实前些年的时候也有人邀请我们参加医治大会啊什么的,我们都拒绝了。拒绝的原因在于,我们起初在领受的时候就明确了,敬拜是为了道来服务的。他们之所以邀请我们,可能是看重我们的敬拜技巧、敬拜氛围这些,但是他们搞这个医治大会的目的是我们所不能够认同的。不是说我们清高,看不起对方所以不愿意去,而是因为我们一直领受的就是医治的是上帝,圣灵的恩赐是按照圣灵的感动分配在人们的身上。我们能够做的是按照圣经的主体来引导敬拜,而不是反过来,用敬拜的氛围来引导圣经的主体,如果这样的话那不全乱套了吗?因此,就因为这个,一直不能够合作。我们认为,敬拜、赞美这些都应该是为了道而服务的。

因为我就发现,其实有一些人他们在敬拜的时候可能使用了一些心理学的东西,这些东西有一种催眠的作用。我们以前学习神学的时候学习过一些“妇女神学”,圣经里面基本上无论耶稣去哪里,都会有一群妇女跟着他。哪怕是耶稣钉十字架的时候,还是有一些妇女在旁边跟着,耶稣说你们不要为了我哭,而要为了你们的子孙后代哭。这些妇女其实她们不太理解耶稣到底在做什么,她们就是觉得耶稣这样一个善良的人,被钉在十字架上面,耶稣好可怜啊。心理学的一些东西可以暗示和催眠,它可以催动我们心里的一些东西。比如说我们去参加敬拜的时候,带领敬拜的人嘴里带有一些哭腔,带有一些那种氛围,然后音乐在旁边一起来。“你委屈吗?你难过吗?”你说我们能长这么大,哪个人没有经历过委屈,哪个人没有什么难过的回忆?就这样稍微弄一下,很多人的眼泪就出来了。然后这么一哭,情绪得到了宣泄,很多人就觉得自己得到释放了。但是这个其实只是从心理上、感觉上得到了宣泄,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因为生命根本没有得到任何改变。所以可能很多人觉得自己来教会参加了一次敬拜会,觉得非常好,很高兴的回家了,然后没有两天,又不行了,又开始埋怨,积压了很多苦毒的东西在自己里面。

敬拜服事需要与牧者布道互相配搭

我们在服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和教会牧者做配搭。因此在前面的敬拜环节之后,后面都会有布道,而且布道环节所用的时间不会比敬拜环节少。所以比如一共一个小时多的时间,前面的敬拜是半个小时,那后面的布道环节至少要讲40分钟。我个人是很不喜欢那种比如前面敬拜半个小时,然后最后边讲道10分钟,我很不喜欢这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会说,那还是不要讲了,要讲就好好的讲。因为5分钟、10分钟的时间其实是非常难把道讲清楚的,讲5分钟、10分钟的话,只能够是非常简单的稍微提及一下,好像蜻蜓点水一样的,根本讲不透彻,讲不清楚。

我们是做什么的,我们是做敬拜服事的。但是我还是要说,敬拜它就只是一个开场罢了,后面一定要有更加重要的跟上来。就好像施洗约翰一样,是一个开路先锋,不能先锋在前面好不容易开好了路,结果后面没了,不能这样做。一定要好好讲道,至少40分钟到一个小时。而且我们只是做敬拜的,可能在敬拜过程当中有些人特别有感动,或者特别软弱,这样的情况需要教会这边把这样的人都记录下来,之后去安慰他们、鼓励他们、帮助他们、跟进他们,后面的工作其实是更加重要的。

敬拜赞美事工与教会的关系

我们是做什么的?我们是服务于教会,我们只是服务于教会,但是我们自己并不是教会。这个非常重要。因为我们是为教会服务的,也可以说是帮助教会的,而不是自己想要另立山头,自己成为教会。这么多年以来,上帝并没有给我们做牧会、自己成为教会的感动,上帝给我们的感动一直就是做好敬拜,服务于教会。换句话来说就是我们需要忠于自己的职分,绝对不跨越范围,绝对不涉及到牧者的职分。

比方说有弟兄姊妹找到我们,想要在我们这里学习敬拜。那这样的话我们首先会跟他讲好,你一定要跟你的牧者和教会沟通,得到牧者和教会的推荐,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愿意接受你在这里学习,这个完全没有问题。然后一个人在这里学习,学习的范围是敬拜。如果他有任何信仰、生命上的问题,除了上课过程中因为教学的原因不可避免的会提及一些之外,那么你全部都要到你自己的教会和牧者那里解决,我们不能也不应该越权。然后另外一个,我们希望的是一个人过来我们这边学习,然后学习完以后,能够回归教会,而且是回自己之前所在的教会。不能够说大家都留下来,成为团队的一员,也不回自己的教会了,不能这样做。而且即便是留在敬拜团队里面也是,一定要以自己的母教会为主、为首。比如今天晚上敬拜团队要参加一场布道会的敬拜服事,但是一个人的母教会那边也有一场聚会,需要敬拜服事。这样的话两者之间就出现了冲突的情况,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的话那么怎么处理?我们的处理方案是以这个人的母教会为优先,参加母教会的服事,放弃敬拜团队这边的服事。因为在敬拜团队这边,有什么空缺的话我们完全可以想办法重新调配,但是这个人的母教会那边很可能就没有办法调配,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敬拜人手。

所以,作为敬拜团队的成员,一定要做好,用实际行动很好的支持母教会。不然的话,母教会怎么支持你继续留在敬拜团队这边学习和服事呢?母教会那边很可能会认为,敬拜团队是在和教会抢人。所以,我们是非常理解和支持教会的工作的,而且我们会用实际行动而不单是言语来说明这一点。

“外福音”与“内福音”

有一段时间我们在敬拜的时候是没有歌谱的,而是打调式。比如说F调,我们就是打调式,然后大家一看就能够知道这是什么调。知道了这个调以后呢,大家只需要做这个调的核心走向。然后一走向之后,我们就进场了。那段时间我们敬拜的时候是没有歌谱的,但是在我们心里是有很多歌的。这个叫做自由式敬拜,没有主题的。为什么?因为我们参加过这样的聚会。比如我们要服事一场敬拜会,然后我就去问牧师敬拜会的主题,牧师说没有,然后我接着问敬拜会当中讲道的主题和信息,牧师说还没有定下来。我们为什么会去做自由式敬拜呢?就是为了满足教会在没有主题的情况下的需要。其实,无论牧师最后究竟讲什么,但是一定离不开约翰福音3:16节这一处经文,也离不开劝勉、安慰、责备等等这些。所以我们在准备敬拜会的时候,就会按着这些导向往前走。所以我们有一些时候我们就没有歌谱。

但是,如果一旦涉及到福音聚会,比如一场主题式的福音聚会,那我们在准备过程中肯定就不一样了,我们就要做总谱还有分谱,每一个部分都需要写好。以前记得以前我们做过一次音乐人的福音聚会,参加的每一个人都很会音乐。所以他们只要一听,就能够知道我们预备的怎么样。

而如果聚会是主题式的,比如有一种聚会叫做“激发会”。其实这个“激发会”就是以前历史上宋尚节所做的“奋兴会”。当别人说这个叫做“激发会”的时候,其实我们敬拜团队不是这么叫的,我们是把它叫做“内福音”。我们是把这样的聚会也看作福音聚会,只是它不是对外的,而是对内的,因此我们把它叫做“内福音”。因为,其实所有人都需要福音,基督徒也需要福音。

如果我们在教会问100个老年人,问他们福音是什么?结果是他们基本上都回答不出来。年轻人相对来说要好一些,问他们什么是福音的话,有的人可能会回答福音就是真正的好消息等等。继续问他们好消息是什么呢?很多人就会回答就是得永生啊等等。但是就算是年轻人,很多也是讲不出太多的所以然来。他们知道福音很好,信仰很好,但是福音和信仰究竟是什么,很多人却未必知道。

所以我们就觉得,外部福音或者说对外的福音固然非常重要,但是内部福音或者说对内的福音也是不可或缺的。对于已经信仰的基督徒来说,也需要一种心的回归,让我们能够回归到起初信仰的时候的那种我们与上帝之间的那种关系里面去。我们是希望能够让人们在敬拜当中也能够得到道的牧养,让人们的生命能够得到改变。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