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8日
微信

“全球南方”基督教在质量和数量上都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10日 11:27 |
播放

基督教人口结构继续从“全球北方”(Global North,指发达国家,如欧洲、北美)向“全球南方”(Global South,指发展中国家,如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转移。

与全球北方相比,全球南方的基督教在质量和数量上都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

全球南方基督教的部分分类又有哪些主要特征呢?全球北方基督教,尤其是英国的基督徒,可以从全球南方基督教的部分分类中学到什么呢?

本文着力研究了加纳、巴西和东南亚基督教的某些基本特征和实践。

来自非洲的声音(加纳)

非洲福音派灵恩派基督教以令人振奋的赞美和热情洋溢的敬拜而闻名。敬拜仪式由响亮、欢快的赞美歌曲组成,还伴随着会众的拍手和舞蹈。

同时也有由庄重、沉思的敬拜歌曲组成的敬拜仪式,敬拜者在期间或坐或跪,或站或匍匐。敬拜媒介可以自由地从非洲语转移至外国语(译注:这里更多地指的是说方言)

敬拜内容是通过上帝各种名称和头衔,尊他以荣耀,还有对上帝救赎精神、灵魂和肢体的行为表达感激。

第二,敬拜以属灵争战祷告和属灵禁食为特征。在征战祷告中,祷告者向撒旦和黑暗国度发起属灵争战。

非洲传统世界观认为,撒旦和他的恶魔势力是生活问题的最终成因。为了能在生活中得胜,一个人需要化解撒旦和他同伙的袭击。

代祷的常见事项为请求上帝赐予祷告者精神上的得胜、从诅咒和邪恶约定中解脱出来、治愈疾病和经济上成功。

禁食往往伴随着祷告。有个人的属灵禁食,也有教会的属灵禁食实践。

第三,圣经主义和母语解经是一大特征。圣经按照字面意思进行解释,完全信任,明确服从。圣经被视作上帝的话语,在信仰和实践事务上指导人类。

使用自己的母语来学习圣经,往往能突出经文新视角,这可能是与一个人的背景产生共鸣或批判。

这一洞察力可能会因为使用外语学习圣经而被掩盖。因此,母语解经有助于对基督徒进行有效率的门徒训练。

第四,社区关怀是一个重要特征。传统非洲社会是一个公有制社会,群体的利益要比个人的利益更重要。

这一价值观同化到教会之中,于是在教会里面,成员们会多走一步,确保群体的需求得以满足。

喜乐之时,如孩子出生、婚姻、考试通过和工作晋升,都是由教会家庭进行分享的。同理,悲伤之时,如疾病、考试失利、失业和亲人去世,也是一同分享的。

第五,教会生活充满对传福音、植堂和社会事工的热忱。部分传福音的办法是个人见证传福音、挨家挨户传福音、布道会传福音、音乐会传福音、演剧传福音、电影传福音,和广播电视传福音等。

植堂,指的是利用福音外展活动和教会家庭细胞小组来形成一个新的教会。

社会事工涵盖社会福利(教育机构、医疗卫生机构、农业项目、创收项目、小型企业)和社会正义(在治理、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环境问题上进行宣传和活动)。

上述几大因素促进了非洲(加纳)的福音派灵恩派基督教的发展。

来自拉丁美洲的声音(巴西)

拉丁美洲教会的增长,与英国和欧洲的教会出席率下降形成了对比。

当部分英国基督徒似乎对某间教会的前景感到绝望、向全球南方寻求复兴的希望时,拉丁美洲的基督徒似乎已经接受了这样的观点:圣经只在那里呼吸。

生与死的意象经常用作比较全球南方教会和欧洲教会的活力,似乎那边有生命,而这里只有死亡。

尽管该地区的主要宗教是罗马天主教,但那些自称是天主教徒的人与那些真正进行实践的基督徒之间,存在着莫大的鸿沟。

与英国的情况相类似,我们认为,那些称自己是基督徒的人要与那些去教会和进行信仰实践的人之间存在着鸿沟。如部分统计数字显示的那样,据说20%的拉丁美洲人是福音派基督徒。

这些数字令一些人振奋,但让另一些人恐惧。有估计说每天有8000至10000人皈依福音派,其中大部分来自罗马天主教会。

让我们想想巴西的案例,这个国家以罗马天主教之国而名闻于世。巴西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罗马天主教社区,有超过一亿信徒,相当于全国人口的50%。

然而,直至1970年代,据说92%的巴西人是天主教徒。2000年,这个比例降至73.6%,再到2010年下降至64.6%。现在,他们占到巴西人口的50%。

这是一个巨大且显著的变化,而且它发生得太快了。

另一方面,1970年时,福音派教会仅占到5.3%。到了2000年,他们已经增长至15.5%,然后到2010年增长到22.2%,以及现在占到31%。

一些研究人员预测,这一趋势若得以保持,则到了2032年,福音派信徒将超过罗马天主教徒。巴西依然保持着一个基督徒占人口大多数的国家特征。

出现在人口普查中的其他宗教有:非裔巴西人宗教(主要是Candoblé和Umbanda,都是源自非洲的土生信仰,随着奴隶贸易来到巴西,发展中混合了巴西本土信仰),占2%;犹太人,0.3%;穆斯林,0.02%。称自己没有宗教信仰的人现在占到10%,他们在1970年时还不足1%。

巴西福音派教会可以粗略地作如下划分:

22%为五旬节派和新五旬节派,比如神召会、神国环球教会(Universal Church of the Kingdom of God)和四方福音教会(Foursquare Gospel Church)等。

有着较长历史的教会占7%,如浸信会、长老会、卫理会、圣公会等。

很明显,巴西福音派在传统意义上有着长足发展,五旬节派的发展则更为令人瞩目。

整个拉丁美洲的情况也是如此。但是,这种增长并没有给社会面貌带来显著转变。

这意味着,福音派在促进经济、社会和政治生活的结构性变化上没有显著的积极贡献。拉丁美洲在财富分配上依然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地区之一。

来自亚洲的声音(东亚)

20世纪,亚洲基督徒的增长速度是一般人口的两倍。全球有约60%的人口生活在亚洲,但这个地区依然是传福音工作做得最少的地区,到2020年仅有8.2%为基督徒。

同时期,印度教徒人口也在增长,尽管他们还集中于印度次大陆。穆斯林的增长速度略快,取代中国民间宗教信仰者,成为这块大陆上最大的宗教人口,2020年时占到亚洲总人口的27.4%。

20世纪,亚洲成为无宗教信仰者最多的大陆。截至2020年,超过6.4亿人没有宗教信仰,占到略低于14%的亚洲人口。不可知论者和无神论者的增长速度最快。

今天,传教士从一个地方差派到另一个地方。亚洲以前主要是接受传教士的大陆,现在很多亚洲国家也在差派传教士。

韩国的宣教运动始于1907年。1988年至2013年期间,韩国教会成为主要宣教力量。其他已经成熟的亚洲本土宣教运动包括印度宣教、菲律宾宣教和东亚的华人宣教。

近年来,在像中国、柬埔寨、不丹等国以及在西方世界的亚洲侨民之中,也出现了新的亚裔传教士。

举例来说,中国本土宣教运动(Indigenous Mission Movement)的发展取得部分重要突破。随着中国在全球舞台上的参与度越来越高,给教会和基督徒个人带来了机遇。

同时,教会的宣教意识和教导已经发展至更为强调跨国界和跨文化的事工。

另一个例子是,在柬埔寨举办了面向牧师和领袖提供的宣教领导力培训,主题有像“教会宣教”(Mission of the Church)和“佛教背景下的宣教领袖”(Missional Leadership in Buddhist Contexts)

开展这些活动的关键主办方是柬埔寨沙罗事工团(Shalom Mission Cambodia),这是一间参与植堂、领导力培训和社区发展的本土组织。

组织的愿景是在柬埔寨的每个省里面建立起教会,以及培养能全面改变他们社区的耶稣基督的真正门徒。

但是,亚洲领袖们承认,还是存在很大成长和改善空间。我们需要更努力地注意亚洲本土宣教上的某些薄弱之处,例如:

1. 经常是,对传教士的财务支持不是长期性的。
2. 对于不那么“引人注目”的成功事业,如圣经翻译或文化解读,鲜有候选人。
3. 传教士缺乏培训和领导力发展。
4. 能提供的成员关怀和个人发展不足。

结论:宣教事业的未来是伙伴关系和合作

鉴于全球南方教会和宣教事业在过去一百年里已经非常成熟(并且还在成长),宣教领袖们应鼓励更多、更深入的跨文化伙伴关系和合作,如非洲人、拉丁美洲人、亚洲人和西方宣教事业之间的合作。这将在全球范围内加强基督教。

让我们反思下如今的跨文化伙伴关系和合作,比如全球南方和全球北方在宣教上的:

1. 全球北方宣教事业可以与全球南方本土宣教事业共享哪些资源和专业知识,进而加强后者的实力,如成员关怀、跨文化培训和领导力发展等方面?
2. 全球北方可以从全球南方的宣教事业中学得哪些经验?如宗教间对话方面,因为亚洲基督徒在多信仰社区中为基督作有果效见证有着丰富的经验。
3. 全球北方的教会和机构能否接受全球南方的领袖和事工工作者加入到他们中间呢?有些人称其为“反向宣教”,即我们愿意学习并接受历史上曾经接受过我们服务的人的帮助。来自全球南方的代表们已经发言。我们期待听到来自全球北方的回应。

全球教会本是基督的同一个身体,我们应该为着上帝的荣耀一起努力。


联合作者菲利普·鲁特罗德(Philip Lutterodt),南伦敦米查姆浸信会牧师。他曾经在加纳的阿克拉马拉纳塔圣经学院任职学术院长、讲师。
联合作者乔阿贝·加弗尔坎迪(Joabe G. Cavalcanti),圣公会萨瑟克教区圣巴拿巴米查姆教堂牧师,同时也是那里的基督教教义导师。他来自巴西,在那里学习过神学和哲学,拥有布里斯托尔圣三一学院神学硕士学位。
联合作者李珑玲(Loun Ling Lee,汉字系音译),《洛桑全球分析》编辑。她在马来西亚和英国教授“宣教式读经”和“参与世界宗教”。她曾经是英国里德克里夫学院的宣教讲师、马来西亚亚洲英国海外传道会(AsiaCMS)的培训主任、海外基督使团(OMF)的宣教动员者及新加坡恩典华人教会的牧师。目前,她任职于英国海外基督使团董事会。

本文首发于2023年1月号的《洛桑全球分析》。如欲收到洛桑运动的这份免费双月刊,请在www.lausanne.org/analysis进行订阅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