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7日
微信

催婚浪潮中传统家庭崩溃与解体 新的婚姻和家庭伦理在哪儿?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4月02日 20:41 |
播放

邻居家是个地道的农民,他们勤劳节俭,与人随和,是个公认的好邻居。却有一个遗憾,就是这一家生了两个女儿,没有生男孩,没有延续香火的男丁。但值得安慰的是,女儿们都有上进心,学习一直优秀,大女儿还出国留学,二女儿也考上了重点大学。

这种女儿带来的荣耀暂时抵消了没有儿子的遗憾,但是这种喜悦并没有维持几年,随着女儿们大学毕业,纷纷走向工作岗位之后,他们开始忧愁她们的婚事。

眼看这一年年过去,村子里有女儿的别人家门槛被媒婆和相亲者踏破,而他家却门可罗雀的状态,让他顿感悲凉。倒不是没人想介绍对象给他们女儿,而是在一开始他们是拒绝这种介绍和相亲的传统婚恋模式。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女儿优秀,婚事问题根本不需要他们操心,并且一般的男孩子他们也看不上。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女儿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在春节或者某一个假期带着一个高大的男孩回家,让邻居们对他们啧啧称赞,让他们享受邻居羡慕的目光。

他们开始每年像其它父母一样,在假期女儿们回家的时候唠叨他们的婚事。

但是,眼看女儿们迈入三十岁的门槛,他们越发想不通她们为什么对结婚这件事如此冷漠。大女儿出国留学,回国后在上海一家外企工作,又在上海买了房,虽然不大,但是能靠自己的力量买得起房,还是让他骄傲很久。二女儿大学毕业之后,也做外贸工作,在南京早已买房,也有自己的汽车,经济早已独立且自足。每次她们回家面对父母的催婚,总是应付一般地承诺,却从来不见行动。

面对即将迈入四十岁门槛的女儿,老两口开始崩溃,甚至面对春节回家的女儿,痛哭不已。人家的孩子,都是一家子回来,而她们却仍然是一个人,将来人家过年都有家可归,她们将来过年回到哪里?孤独与老无所依,是他们对孩子的最大担心。人必须结婚,完成婚姻这一传承下来的组建家庭任务,是他们催婚的动力。一个不结婚的人,男人可以被称为光棍,但是女人如果没有结婚,好像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定的称呼。——这意味着在他们心里,女儿不结婚是一件超出了他们认知范围的事。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传统社会并未给独身女性任何空间。

邻居和女儿们关于婚事的冲突,这几年几乎逐渐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尤其是那些接受了高等教育的女孩子,所占不不结婚的比例可能更高。在笔者的研究生同学中,女同学几乎都没有结婚,她们经济条件都很好。

这种女性因为经济独立而不结婚,不接受传统家庭伦理赋予角色的现象,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传统家庭伦理和结构已经崩塌。

传统家庭是一个充满异质个体的联合。这种联合并不意味着涂尔干意义上的有机联合,恰恰相反这种联合是一个并不平等的组合。他通过情感血缘以及社会控制的方式将家庭成员绑缚在家庭这个围墙中 。传统家庭的这种结构我们更喜欢称其为父权制也许更为恰当。在这个结构中,父权占据着所有资源的支配权,甚至子女的生命都在父权的手里。

传统家庭意味着什么?在传统社会,家庭意味着一个法外之地。意味着为父权建立一个保护自己的高大围墙,这个围墙之内是私人领域,社会和国家的一切权力和规则都无法进入。父权在这个围墙之内,可以行使任何手段,任何行为,不设置底线,也没有底线。在家国同构的结构中,唯一能突破私人小家庭的也许是皇权。皇权是国家这个大家庭的父权,因此金口玉言,皇上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才能成立。

家庭的逍遥法外以及家庭的私法领域,在另一个俗语中被淋漓尽致地表达。“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句话并不是说家务事复杂难辨,个个都是罗生门,而是说代表官方法律秩序的官在“家”这个地方就止步不前了。

家庭作为一个超越了公共法律的私法领域典型案例,大概就是海瑞的故事。海瑞是中国的历史上被皇权塑造的大清官,他一生穷困潦倒,但是却能刚正不阿,据说为了进谏,海瑞把棺材抬进皇城,但是当皇帝死了,他又觉得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正是这样一个人,却因为自己的女儿接受了男仆人的酥饼,认为有失女德而将其饿死。尽管有很多考证认为海瑞饿死女儿的这件事不在正史中记载,而是别有用心的政敌编造。但是这件事的真假暂且不论,我们从中可以看出,父权在家庭中的地位,以及家庭这个结构在传统社会中的堡垒特点。

然而,随着中国入世,现代世界开始进入中国,中国普通民众也开始慢慢接受现代世界。这其中冲突最大的就是家庭结构。在九十年代有一个十分流行的名词叫“代沟”,说的是时代变迁太快,信息更新频繁,让父母与孩子在很多方面,两代人无法沟通。这种“代沟”,是因为现代世界的突然到来,给传统家庭带来危机的开始。

今天传统家庭的崩溃,源于父权体制的解体。过去作为私法领域的家庭,已经逐渐摆在社会面前,向社会向法律开放,父权不再对家庭成员具备过去的那种支配权。家庭也不在是一个封闭的领域,社会法律和社会公共规则开始进入这个堡垒,并逐渐瓦解它。

今天子女在婚姻问题上的自主权,财产上的自主权,是传统家庭崩溃的标志。子女对于父母除了具备法律规定的一些有限义务之外,在财产和婚姻等方面,并不用接受父母的控制。

这就是我们在开头看到我那个邻居家父母和女儿因为婚事冲突的根源所在。

在这场催婚乃至逼婚运动中,我们犹如看到了耶稣所说的“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新的家庭伦理,新的婚姻伦理也必然出现,但是无论哪种,肯定不会再是父权家长制那种了。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