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2日
微信

从福音电影《耶稣革命》和阿斯伯里大复兴谈:教会当成为敞开的门 靠圣灵迎来复兴

作者: 舒华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17日 08:28 |
播放

近日,笔者观看了2023年2月在北美上映的福音电影《耶稣革命》,电影主要讲述的是发生在1969年到1970年期间的阿斯伯里校园复兴事件,以及这个属灵复兴运动带给不同城市与教会影响的故事。本文会通过电影的背景、电影的亮点解读 、电影中的三个记忆点与教会治理的反思、两次复兴的事件给与今天教会的意义和影响等四个部分来分享。

cr7s8k45lf0rjraaci.PNG

一,通过电影《耶稣革命》了解1970年发生的阿斯伯里校园复兴
《耶稣革命》是一部由真实故事改编而成的福音电影,他讲述了克雷格·劳瑞(Greg Laurie)和一群年轻人在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西海岸寻找真理和意义的故事。在那里,他遇到了灵恩派的年轻布道者朗尼·弗里斯比(Lonnie Frisbee)。弗里斯比向他介绍了耶稣并邀请流浪的青年来到教会,挑战传统的教会文化。随后发生的是一场至今仍在影响着社会和教会的反世俗文化的运动。

1970年那一次大规模复兴运动在阿斯伯里校园内被引发,当年该大学庆祝了建校50周年。那次复兴运动是在三名阿斯伯里学生向校园内的同学分享他们的经历后开始扩散的,之后影响到了包括德克萨斯州沃斯堡西南浸信会神学院在内的各地。基督教传统中,复兴是有许多人聚集在一起祷告和敬拜的聚会,其中会有许多人寻求饶恕、悔改,归信基督教。 圣灵的工作会带给人爱、和平和医治。

cr7simhu3ejgbsg9gp.jpg

电影呈现出当时的美国社会陷入到灵性的黑暗之中,那是一个充满恐惧和怀疑的时代,那一代年轻人渴望寻找自我,寻找信仰,寻找出路,却把时间和精力花在错误的地方,被放纵的文化引诱,也承受着罪对家庭和个人的破坏带来的痛苦,最后走到了尽头。朗尼传教士的到来,他更新了那里的教会,给那地的百姓带来的在基督里的感动、眼泪、医治和寻求耶稣的热望,朗尼离开后,继承朗尼心志的人继续践行着为福音发热心的事奉。

二,电影亮点解析

——教会为何运营惨淡?

电影的一开始交代了一个快到退休年纪的牧师所带领的一间教会,在十个人左右的教会里,牧师的证道内容索然无味,礼拜和圣餐礼没有圣灵的同在,打着瞌睡的,不耐烦的听众让老牧师感到尴尬和失望。这个教会已经失去了圣灵同在的活力和生命力,满屏充斥着宗教化的仪式感,却没有看到敬拜者对上帝的敬拜和赞美。教会主任牧师和师母有一个女儿,在影片中,师母与女儿在人生重要课题的对话上是非常随意而轻忽的,由此看到牧师家庭的灵性生命已经来到枯干,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失去了生命的影响力。

cr7sdjz30amrx6wuad.PNG

年轻的男主角克雷格,从小生活在一个放荡不羁的母亲的单亲家庭里,他内心没有父亲的爱和安全感,他一直在寻找真理,这个过程中,他结交了坏朋友,参与了一个异端组织户外活动,演讲人推崇靠药物获得更大的自由,并且鼓励放纵行乐。在一次看到自己和朋友嗑药后的迷离和不堪,他心生恐惧。后来他听到了朗尼的演讲,他的心被唤醒。朗尼用基督的爱心和真理的宣讲,让克雷格的生命发生改变,带领他走进教会,认识教会,认识真理。朗尼在人数复兴的礼拜上,邀请大家去海边参加受洗仪式。很多人在海边受洗、得救。朗尼带领一个正在吸毒的少年在海水中做决志祷告,电影中特写给到那位沉入海水中的吸毒少年的改变后明亮画面,重生后的他拥抱了朗尼。cr7sn9lrdx2nvtiyl6.png

——问题人群谁来爱?

朗尼来到这间教会后,他开始更加关注问题青年、吸毒者、失意者和那些身心被魔鬼捆绑的人,他在教会中宣讲、祷告、赶鬼、行医治大能,人数多到必须要户外支搭帐篷的地步。但后来媒体的舆论开始攻击朗尼,认为他很有可能把信众带入歧途,成为邪教,最后牧师迫于压力,拒绝了朗尼在教会的一切事奉,朗尼和妻子离开了那间教会。朗尼的事奉是挑战了当时的教会文化,一般来说,教会里面的氛围和人群都是模式化的安静与顺服,但是朗尼打破了传统教会的文化和氛围,他带领很多问题人群来到教会,他让很多人在教会里感受到了圣灵的同在。他的宣讲是带着怜悯的心,而不是说教的心,他的事奉是出于爱灵魂,而不是例行公事。谁来爱那些问题人群,弱势群体呢? 这本事教会该做的,但是当时的教会一直在回避,直到朗尼改变这一切。

——主任牧师是否需要被牧养?

cr7sui4dbm5im77xml.PNG

从朗尼与老牧师夫妇的交谈,犀利指出他的牧养和教会的光景是一扇关着的门。后来,朗尼邀请了很多嬉皮士的年轻人来到了牧师家里,开始影响牧师的生活。他们一起敬拜赞美耶稣,老牧师枯干的心受到感染,教会的敬拜也开始有了活力,有很多新人加入教会。这群在教会里敬拜赞美的人很多是嬉皮士或是正在戒毒的瘾君子,但他们在教会里面非常自由释放,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只在乎接纳罪人的主。教会里的大部分老信徒都不接纳这些人做敬拜赞美,认为他们是问题人群。但在下一周的敬拜里,主任牧师为每一个参加礼拜的人先洗脚,然后会众再入礼拜堂,老牧师开始在讲道的时候分享了更加纯正的福音信息,在圣灵的感召下,那些心灵破碎的人就近到耶稣面前。主任牧师开始宣告:“教会这个地方是你们的,你们要追求宽容和饶恕,在教会里没有负罪感。现在教会的门打开了,为所有人。”

cr7sknxj4f92dterhl.PNG

——主任牧师选择交棒
影片的最后,从十几个人的教会,到复兴至上千人参加礼拜加略山教会,随着朗尼被迫离开,老牧师也看到了新一代信徒复兴的生命和向着基督的热情 ,最后老牧师买了更大的教会场地,并且把教会的未来交给了克雷格,随后克雷格在海边为那些得克萨斯州慕名而来的年轻人在海水里受洗,教会牧者有了新的延续和未来。

三,电影中三个记忆点与教会治理的反思

cr7svb1xfnr66jiade.jpg

电影里有三个非常深刻的记忆点,能够把整个电影的内容串联起来。

第一个是教会要成为敞开的门,朗尼来到前,教会是关着门的,即便周日开门,但是本质上,教会没有基督的爱心与担当,所以失去圣灵的教会是冷漠的,是关闭了参与到社区百姓苦难生活中的门路。朗尼呼唤教会醒过来,活出来,教会要成为众人的家,不是牧师的家,不是董事会的家,而是所有人的家。吸毒的人,失去父爱的人,失去自我尊贵性的人,都在等待耶稣的福音,他们都在等待教会“打开门,迎接他们的认罪与悔改。”电影的名字是《耶稣的革命》,这里的改革就是指,把属于耶稣圣殿的主权夺回来,不是宗教徒或者宗教主义的教会,而是耶稣的教会,是所有人的教会,更是那些心灵痛苦软弱和挣扎的人的教会。

第二个是牧师需让位给真理和圣灵,为什么在电影中,那么短时间内能够有人数的复兴,因为1970年代的光景在影片中的记者的描述中展现出来了,整个国家都在黑暗里,人们的心活在黑暗里,那种痛苦、绝望、饮鸩止渴付上的代价,让许多人灵魂都开始呼求真理、道路和生命的到来。当教会正直诚实的宣讲圣经,宣讲耶稣的十字架,见证加略山上的牺牲的爱。牧者懂得让位给真理和圣灵,教会自然会成为造在山上的城,发着光的灯塔,就一定会吸引很多迷失的灵魂归向主。

第三个是牧师要敢于联合年轻人,牧者要给他们做门徒的机会,做领袖的机会,给他们经历与神建立关系的机会。朗尼的到来打碎了宗教仪式化信仰体系和文化,朗尼勇于接纳罪人,引导人凭信心与圣灵连接,找回他们丢失的在神爱里的价值感和认同感。然而,在朗尼未来到之前,教会是一个高高在,远离问题人群,讲台信息枯燥无味,信徒瞌睡连天的教会。正如朗尼所说的:“我们如何相信,那没有看见过的美好?”这正是对教会发出的挑战,教会首先要活出美好,才能够成为见证,成为灯塔,成为更多年轻一代人的希望,如此才教会才会得人如得鱼。

四,阿斯伯里复兴的意义是什么?

“当教会成为敞开的门,当牧者依靠圣灵,与联合年轻人,复兴就会来到。”

cr7sl9j6rlasif1f9h.PNG

电影《耶稣革命》描述的是历史上的阿斯伯里校园复兴的故事。

此后第53年,2023年2月8日圣灵又一次兴起了北美第二次阿斯伯里校园复兴的运动,这一次阿斯伯里复兴(Asbury Revival)事件的缘起,是从阿斯伯里大学位于美国肯塔基的威尔莫市的一所神学院开始的,这所学校建立于1890年。第一次的阿斯伯里复兴就发生在这里。本次复兴开始于2月8日在阿斯伯里大学里的一场普通的祈祷仪式,却超乎所有人想象地持续了整整16天,昼夜不停的祷告,吸引了周围很多大学以及世界各地的人前来。而且是跨宗派的,包括基督新教、圣经团体和天主教等不同宗派的信徒。原因仅仅是在礼拜后一小部分学生留在休斯礼堂,然后一名学生决定向他的同伴公布自己的罪行。然后就开始了持续不断地悔改、赞美、敬拜、见证和分享……一个人的悔改,影响了成千上万人。越来越多的人见证:“耶稣在自己身边”,“感受到圣灵”,“被上帝的爱充满”......

一次被基督教群体关注和分享的复兴事件,或许会引发教会牧者与信众和社会之间的反思与对话。

cr7slsqpwmm1m61kk0.PNG

这次阿斯伯里的复兴事件,让我们看到信仰的复兴之火,并不是通过大型布道会开始的,也不是通过火热的敬拜赞美开始的,而是通过一部分人真实的认罪悔改开始的,是非常安静的开始,但所带来的影响力是强大深远的。

通过这个复兴的浪潮,教会要思考:我们当如何看待圣灵的工作在教会的治理和发展中的角色呢? 教会是否需要再次强调认罪悔改的重要性,是否需要接纳不同类型的问题人群?教会是否行走在神的旨意之中,讲台的事奉是否按照圣经的真谛在宣讲,教会是否需要与信众常常对话?这些都需要值得今日教会思考和探讨的内容。

倘若教会带着宗教的优越感和冷漠的姿态去面对信众和社会的需要。这会让教会失去与信众和社会之间的对话能力,教会容易走向固步自封,崇尚宗教化、机械化的事奉模式,而不是让真理和圣灵成为教会的主导去得着更多的灵魂。

cr7sorilrk0gzgrxzx.PNG

每一个教会的牧者都希望自己的教会是复兴的,是被圣灵的工作充满的教会。但现实是,大部分的教会都很难做到。教会其实需要加强与不同处境下的人群的对话,带着谦卑的心,重拾起初的爱,在对话中一同成长并逐渐完善对事奉教会的理解。

今天教会需要换一个视角去看待对年轻一代群体的牧养。即便他们看上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容易解构权威,有不顺服权柄的特点,但更重要的是,若他们得到教会的牧养,生命改变之后, 他们可能会比上一代人更容易与耶稣建立更真实的爱和信心的关系。他们的信仰生命的影响力也许会超过上一个世代的基督徒。

cr8anc15vr7xcof5em.png

(两次阿斯伯里复兴对比,1970 vs 2023,@drleahpayne)

无论是1970年,还是2023年,虽然是两个不同的时代,但相同的是两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有一样的心灵的迷茫,也都有在饮鸩止渴后的绝望和对真理、爱、安慰与医治的渴望。今天教会需要把讲台让给真理和圣灵,教会的牧者需要更多的联合当代的年轻人,为他们营造为主发光的机会,当教会依靠真理和圣灵时,教会便能够成为敞开的门,也必定会迎来真正的复兴。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