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天主教专家谈方济各第一个十年教宗任期:天主教会变得越来越“天主教化”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18日 22:30 |
播放

2023年3月,标志着方济各正式就任天主教教宗已经十周年了。

通过前任本笃十六世的辞职而由枢机成为教宗后,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戈里奥(译注:Jorge Mario Bergoglio,方济各的本名)的领导力一直处于媒体关注的中心。

他自身的包容性和某些问题上的缺乏明确性引起了罗马天主教会最保守部门的担忧。

而另一方面,由于没有具体的决定,部分比较自由的人际圈回到了教会会议道路上,尤其是在德国。

面对自长期以来地理优势上的明显退缩,方济各对南方世界的重视表现在他新近更新的枢机团(Council of Cardinals,方济各最亲密的顾问机构)人选上,萨尔瓦多(巴西)大主教色尔爵·达·罗恰(Sérgio da Rocha)、金沙萨大主教弗多林·阿姆伯贡(Fridolin Ambongo)、孟买大主教奥斯华·格拉西亚斯(Oswald Gracias)等都名列其中。

西语新闻网站《新教数码》(Protestante Digital)与意大利福音派牧师、神学家、罗马天主教会专家李奥纳多·德·奇里克(Leonardo De Chirico)就方济各的十年教宗任期进行了坐谈。

问:在当选十年后,您如何评价方济各的教宗任期?

答:我们可以从几个角度来评价他就任教宗的这十年。以下有三点。

从全球的角度来看,他的成功当选是为了将罗马天主教会的注意力从世俗化的西方世界(罗马天主教会正在衰落的地方)转移至全球南方(罗马天主教会在像非洲等地都有发展潜力)。

他40次的国际旅行见证了他对亚非国家的关注。枢机们的任命也是遵照类似的标准进行。在方济各的领导下,教会的重心朝着全球南方转移。

从教会教义的角度来看,他的三道通谕(Laudato si,《愿主受赞颂》,发于2015年6月18日;Fratelli tutti,《众位弟兄》,发于2020年10月3日。文中没有提到的是第一道Lumen fidei,《信仰的光》,发于2013年6月29日)和使徒训令(其中最重要的是有关宣教的Evangelii gaudium,《福音的喜乐》,发于2013年11月24日;有关家庭的Amoris laetitia,《爱的喜乐》,发于2016年3月19日)都在暗示,罗马天主教会教义正朝着更为“天主教会”(即包容性、全球南方、吸收性、关注社会问题等)和弱化“罗马”(即以天主教特色为中心)的方向转变。

方济各降低了传统罗马天主教会的身份标志(圣礼、等级制度等),让所有民众(信奉和不信奉、相信和不相信、有着“不正常”生活方式的人)都攘括在内,让他们感到“属于”教会。

cr84l9gz1kutgxmnnh.jpg
方济各与荣誉教宗本笃十六世 Mondarte, Wikimedia Commons

方济各在谈到“宣教”时,心中所想的就是这种包容感,并不考虑福音标准。在方济各的领导下,罗马天主教会在其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天主教会”了。

事实上,尽管方济各具有包容性,但天主教的教会却是空空如也,在西方世界的数量也在减少。

从组织化来说,他已经启动了“教会会议”程序,希望教会不那么集中化,同时有很多来自边缘地区的参与。

德国对这位教宗非常看重(或许也是太看重了!),他们的“教会会议”道路正推进着被人认为是离经叛道的提案,比如祝福同性关系和授予妇女以圣职。

一方面,方济各似乎致力于教会会议,而另一方面,他的领导风格似乎是集权制、阴晴不定和不可预测的。

问:看起来他的教宗任期特别凸显出天主教会领导层的分歧。那么教廷的两极分化有多大差距?

答:每位教宗都有其内部敌人。若望保罗二世不受部分进步派人际圈的喜欢。本笃十六世每次讲话都会受到批评。方济各受到枢机、神学家和罗马天主教重要部门的非议,特别是在美国,但也见于澳大利亚(如已故枢机佩尔)和德国(如枢机穆勒)。

他们在意的,是基于传统教义和常例的罗马天主教身份被一种几乎一切皆可的“众位弟兄”心态所取代。

方济各在财务和领导决策上的一些不良管理,也给梵蒂冈营造了一种不信任氛围。

问:梵蒂冈银行的不确定性财务状况;同性婚姻等问题;向女性开放神职等。您认为他会关注哪些主要挑战?

答:2023年和2024年,他会召开就教会会议的议事会,我认为这将会是他整个教宗生涯的一大考验。

有些建议不仅来自德国,更来自其他罗马天主教教省的基层,他们希望对教会一些传统身份标志(如对性问题的看法、获得圣礼、神职等)进行彻彻底底的改变。

cr84m5tbesjxyyxgv2.jpg
方济各2022年访问哈萨克斯坦  Yakov Fedorov, Wikimedia Commons

不幸的是,这些都没能表明罗马天主教会中存在有“福音派”的动向。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让教会更加“天主教会”,而且他们并不愿意接受一场圣经改革。

方济各把教会带到了一个需要作出决定的时刻。作为一名优秀的耶稣会修士,他到目前为止一直在抵制作出决定、更愿意激起长期过程。

问:方济各刚刚访问过民主刚果和南苏丹,要求在这两处战区实现和平。他谈到了亚马逊、气候变化和乌克兰战争。那么,作为国际调解人角色的梵蒂冈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越来越加以明确呢?

答:方济各在移民、环境、和平等问题上成为了世界宗教的发言人,但在保护生命等问题上发言较少。所有这些都是基于他对宗教间对话的理解下进行的。

他和穆斯林领导人签署的《人类博爱文件》(2019年),体现出他对由“弟兄姐妹”组成的全人类的坚持,无论对基督的信仰如何,他们都受呼召一同行走、工作和祷告。当然,梵蒂冈的政治角色已经变得更为相关化和核心化;教会的神学形象已经进一步失去基督教的独特性。

问:方济各的教宗任期以“众位弟兄”心态为标志。他不再将新教徒称之为“离散的弟兄”。他与其他宗教的关系会有什么影响呢?我们又能作何期待呢?

答:方济各简明直白地重新定义了“兄弟姐妹”的含义。他将“众位”扩展至所有生活在“阳光下”的人,即“人类大家庭”。穆斯林、佛教徒、不可知论者、无神论者、新教徒…都是“众位弟兄”。

这是他对于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解释,即教会是“上帝与人类合一的圣物”(Lumen Gentium 1,《教会》,也有作《万民之光》)。至于重新定义兄弟姐妹的含义,是试图模糊圣经中期望我们作区分的内容。

我们的共同人性取代了“在基督里”的精神内涵,成为共享博爱的基础。方济各在他大公无私的努力及宗教间倡议中推动这一不合乎圣经的做法。

与方济各所想相反的是,对圣经中明文规定的“博爱是‘在基督里’的人所共享的关系”进行曲解是毫无道理的。还有,遵照圣经定义的邻里关系,足以促进公民参与和所有男男女女的和平共存。

福音派新教徒理当意识到,当方济各谈到“团结一心”时,他想到的不是福音中的团结,而是整个人类的团结。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