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1日
微信

观察| 疫情带给教会的冲击:从传道人到打工者现象管中窥豹 谈传统教会的没落和变革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5月15日 09:26 |
播放



十年前认识王弟兄的时候,他还不是牧师,那时候他只是一个打工仔,在一个电子厂打工,同时在一家打工者教会服侍。后来听说他辞了职,去了浙江一家教会神学培训班接受神学学习。再后来,他到东北一个神学培训班继续接受神学培训。

培训了几年,他已经由一名初中毕业的打工者,变成了一个教会的传道人。他服侍的教会在中部某省城,以打工者为主,偶尔有几个技术学院的学生。后来因为原来的教会负责人离开,他就成为这个教会的负责人。他在这个教会结婚,生子,可以说是这个教会给他生活,给了他一切。他对教会很热心,为教会奔走,为了教会募款。建立一个千人教会,是他的梦想,而且这个梦想在当时看来,并没有什么压力,他的讲道、神学还有对信徒的把握,都是出色的,也得到了信徒的认可。在疫情来临的时候,他已经计划另建一个聚会点,正在为房租募款。每每谈及未来的计划,他都自信满满,喜形于色。

疫情的三年,让他的教会变得困难,他的信心也慢慢被浇灭了。三年疫情改变的不仅是人们的经济和物质,还有观念,让他的教会举步维艰。

上个月,我们联系了一下,知道了他的现状。现在教会还在维持,只能说维持,原来聚会的大房子已经退掉了,房租太贵无法负担。信徒只能暂时在一个姐妹家聚会,人数只剩下十几个人。当然其它人不是流逝,而是因为工作或者回老家,不能常态聚会。他们一家的经济收入都受到了打击。不得已,他只能出来跑外卖了。孩子还小,妻子在家带娃,他早上出来,晚上很晚才回去,一天下来也能跑两三百元,尽管辛苦但是生活还要继续。他想进工厂找个稳定的工作,但是工厂要么不要人,要么就是要技术的人员,而且工厂工作不自由,死工资,因此对于现在的外卖还是比较满意的。未来的教会如何,他已经不做自己的规划,交给上帝。

 二

张弟兄是中部地区的一个传道人,我认识他的时候,正是她如日中天的时候,在华东地区影响很大。据说他毕业于美国一家神学院,深得真传。那个时候正是神学培训班如火如荼的时候,他的课几乎排满,每周末都在汽车轮上度过。他的课很受欢迎,尤其系统神学更是被大家奉为明星课程。

因此,那些年他的收入颇高,讲课费加上信徒的奉献,让他成为一个成功人士。随着时代变迁,地下培训班风光不再,随之而来的教会扩张之路结束,他就开始在南方一个发达城市做教会传道人。这个教会以文化和职业群体为主,因此对于中学毕业的他,虽然有着美国神学院的光环,在日常的服侍中仍然吃力。

三年疫情之后,将他打回原形。教会因为经济压力加上他的文化水平,不再聘任他。失去了经济来源的他一下子陷入困境,女儿在国外留学,家人要生活。无奈之下,他只能开起了出租车。在这个大城市,开出租车的收入虽然不多,但能保障生活。想起曾经的风生水起,现在只能进入社会,成为一个普通的无人问津,还要看别人脸色的打工者,这种身份的落差几度让他精神抑郁,但是这就是现实,不会因为他的不满而改变。

 三、

文弟兄毕业于一家重点大学,拿到硕士学位之后,曾短暂在一所高校任教,但是因为他对基督教的热心,让他与学校产生了冲突,不得不离开学校。也许正是这个原因,让他在教会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后来到了中原地区的一家教会服侍。

慢慢地他的观念也与教会产生冲突,让他不得不开教会,转以写文章为主,他的公众号好的时候,关注人数万人以上,也让他小有名气。疫情期间收紧的不仅是教会活动的社会空间,还有网络空间,这让他的写作计划也受到打击。平台因为基督教内容被关闭,让他失去了最后一块自我实现的平台。

在朋友圈里,最近看到他在摆摊卖东西。生意还是不错,收入应该还可以。

 四、

以上三位弟兄,曾经都是传道人,而且都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今天的现状却都是另一番景象。这在当下几乎是一个普遍现象。三年疫情的变革,让我们改变的不仅是生活,还有社会格局。

这种传道人到打工人的转变,并不仅是传道人自己的个人命运变化,还意味着传统教会的变革。这说明,在当下的时刻,传统教会已经在政策和社会变革中失去了自己的空间,解体或者崩溃已经成为必然。

中国社会的变迁并没有离开人来社会变迁的轨迹。入世的二十年是我们城市化的巨变时代,城市化的兴起,意味着一种不同于传统小农资源分配的模式被建立起来,传统小农经济随着打工潮和城市崛起也慢慢式微。这就是今天的格局,城市与小农的冲突下,传统教会正经历解体和崩溃。

这种小农和城市的冲突,表现在独立女性群体的扩大,晚婚和不婚主义与家长冲突下的催婚浪潮,以及生育率的下降,这些都说明,追求个人价值实现的市民社会开始占据优势。尽管,今天各方面都在试图重建小农社会,以保持传统社会格局,但是效果并不理想,因为已经没多少人愿意回到农村去继承那种小农生活了。

传统教会的社会基础是小农社会,因为它强调教会的规模、人数、社会影响力以及与社会的冲突,传统教会追求不变和稳固,以父权家长制为经营教会的政治理念,而不是福音价值和信徒个体社会价值的实现。因此,在这场小农与城市的竞争中必然解体。传统教会的解体,是小农社会式微的表现,也是小农社会解体的标志。

未来新的教会,必然是一个开放和自由的共同体,新教会的成长必然是随着城市空间的壮大而壮大。一切交给上帝,毕竟他才是世界的主!



(本文人物皆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