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7日
微信

基督教与近代科学(三)| 基督教的自由意志论对近代科学革命的影响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5月10日 08:06 |
播放

近代科学与古希腊科学有着质的区别,概括而言古希腊科学的特点是求真,而近代科学的特点是求力。

在古希腊哲学家那里,我们的世界是变动不居的,一切都是暂时的。正如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所言,人不能同时两次踏进同一条河。世界就如同这个流动的河流一样,不断变化,每一滴河水都不是原来的那一滴。而巴门尼德则把变化的世界看成非存在,当然非存在并不是不存在,而是不断变化,不断消灭。他的门徒芝诺为了证明世界的非存在,设了很多悖论,如飞矢不动等难题。

因此,古希腊哲学家的任务就是在变动不居的世界背后,寻找到那不变的真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形而上学。在有形世界的背后,找到那无形的永恒真理。泰勒斯找到的是水,阿那克西曼德找到的是无限定,而赫拉克利特则认为是火,还有的哲学家认为是种子等等,这些在哲学史上被称为本原论。自巴门尼德开始,哲学家开始进入本体论,认为世界背后的永恒真理是存在。

人只有把握了世界背后的真理,才能把握世界,才能离开“意见”而抵达真理。因此,哲学的希腊语原意为爱智慧。为什么是“爱”,因为人不能占有真理,只能认识真理。在“爱智慧”这个哲学定义中,我们看到人与自然的关系。哲学家追求的不是认识自然,而是超越自然,达到自然背后的必然真理。人只有认识了这个必然的真理,人也就找到了家乡,也就获得了永恒。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就能理解苏格拉底所说的“德性即知识”的含义。一个人只有认识了世界背后的必然,按照这个必然真理行动。一个按照必然真理行动的人,就是一个有德性的人。德性意味着善,只有必然真理才是善的。这一点到了柏拉图更进一步完善,只有理念才是永恒的存在,世界都是对理念的募仿。

在古希腊人那里,人面对自然世界是求真,也就是追求自然背后不变的规律和真理。追求的目的是为了把握世界,让自己按照真理的模式行动,在必然性真理中获得自由。古希腊哲学家眼中的人不具备改造自然的能动性,甚至也没有主体的自由。人只能被动地接受必然真理的约束,而不是利用自然真理改造世界,以为自己营造更好的生活。

古希腊有发达的哲学,也有求真的追求,却无法孕育近代自然科学的种子。这就可以说明,当年掌握了古希腊哲学文献的阿拉伯人,为什么没有兴起近代科学革命。

再回到基督教,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没有基督教就没有近代科学革命的原因了。

上帝创造了世界,最后创造了人,并让人在伊甸园中负责管理万物。但是人却不甘心只做一个被动的管理者,最终他们违背了上帝的意志,吃了禁果。从此他们逐出伊甸园,走上了自己漫长的救赎之旅。

在这个故事中,我们会发现特别的一点,那就是人为什么会违背上帝的命令吃禁果。上帝难道创造人的时候,不能创造一个不违背自己的、听话的人类吗?显然上帝可以做到这个。但是上帝却没有那么做。

首先上帝创造的人是伊甸园的管理者,并且这个管理者还可以违背上帝的命令。这说明,上帝创造的这个管理者在一开始就赋予了他自由意志。关于原罪的问题,在基督教历史上有过长达几百年的讨论。但是自由意志,无疑成为上帝所造之人的根本特点。

自由意志把人放在了一个主体层面上。正是人的自由意志,让人意识到外面有一个不同自己的自然。而人作为这个自然的对立面,还兼具着管理的能动性。

自由意志给人带来主体的能动性,那么这就意味着他们对自然的思考,显然与古希腊哲学不同。古希腊哲学是认识世界,而今天秉承着古希腊文化的基督教,却要在认识的基础上,来改造自然,因为他们有自由意志,超越了自然。

基督教的发展与伊斯兰教最大的不同是,基督教发展的缓慢性。从耶稣升天,到基督教成为国教,这其中的过程就长达四百年。正是这漫长的时间,让基督教有了与古希腊罗马文化的融合空间。而反观依靠武力征服的伊斯兰教,可能就没有这种机会。

经过与古希腊文化的充分融合,让古希腊的求真与基督教的求力结合,最终促使近代科学的诞生。

而这种融合所产生的唯名论与唯实论之争,则是为近代科学革命做了最充分的准备。唯名论与唯实之争贯穿整个中世纪经院哲学。它们所争论的焦点在于共相的性质问题。所谓共相就是范畴,比如这个东西之所以我们称之为苹果,是因为它符合我们头脑中苹果的概念。在唯实论看来,我们头脑中的苹果概念是个实体,是更加真实的存在。进一步推演,上帝在创造世界之前,先创造了概念也就是共相,然后才创造了世界上的个体。在唯实论看来,上帝是个理性的上帝,他创造的世界也是能用理性把握的。因为共相都是理性演绎的基本要素。这是希腊哲学的延伸。但是唯实论的观念,却限制了上帝的全能,既然上帝是理性的,既然上帝先创造了共相,那么上帝对世界的创造就要受到共相的约束。这样的上帝显然是不自由的受限的。

唯名论是为了追求上帝的全能,因此他们不能容忍共相的存在。那么在他们眼里,共相只不过是个名词而已,上帝创造世界完全可以是个非理性的创造。存在的只有个体事物。唯名论是自由意志的延伸。

既然世界都是非理性的,上帝是全能的,可以不安理性行动,那么世界的秩序何以建立,我嗯又如何把握世界,如何获得救赎。这就带来了世界失序的恐慌。近代科学的诞生,就是努力在唯名论所造成的失序中,寻找乃至于建立秩序。这个寻找和建立的过程就是自由意志的结果。不仅是寻找和建立,还用通过实验来改造自然规律,为人类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自由意志,成为近代科学革命中出发点。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