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31日
微信

见证| 一位抑郁症师母的拯救、蜕变之路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6月10日 08:41 |
播放

静文(化名)师母,是一位70后师母。在跟师母交流的时候,感觉师母是个非常温柔的人,但是听师母祷告和讲道,却感觉温柔的师母瞬间变成了一位战士。为什么一个人的身上会有两种不同的气质散发出来呢?原来温柔是师母的本性,而战斗的信心和勇气则是因为师母的身上被赋予了使命的缘故,也是师母生命改变的见证。更让人想象不到的是,这份信心和勇气是经历了抑郁症的折磨之后获得的,上帝到底怎样带领这位柔弱又坚强的师母的呢?

从小压抑 

静文师母出生于南方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受电影和电视的影响,她小时候立志成为一个叱咤风云的成功女性。父母比较传统。父亲严格而强势,家中没有人能反对父亲的意见,这也导致静文师母从小性格柔弱。在父亲的强势管教下,自己只有一个任务就是努力学习,上重点中学,重点大学。可以说静文师母是在压抑中长大的,因为幼小的心灵被压太重,即使努力学习,成绩很好,也养成了自卑的性格。

学习焦虑

虽然有压抑,有自卑,但是到初中为止都还好,成绩算是名列前茅。用静文师母的话说,“一直在用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但是上了高中,问题开始暴露出来了,一方面,青春期的躁动,很难集中精力学习;另一方面文理偏科问题严重,理科成绩大幅下降,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感到担心,无法面对。在得不到家人理解的时候,慢慢走进恶性循环的圈子:越担心,越学不下去,越学不下去,越担心焦虑。在高一的时候,已经焦虑到控制不住了。

那时候心理咨询还没有普及,但是也刚好有医院成立了心理咨询科。母亲带自己去看心理医生,但是那个年代心理医生一般不会过多地交谈,只是给开药。静文师母就开始吃抗焦虑,抗抑郁的药。但因为没人倾听自己,也没有人能理解自己的状况,精神压力非常大,身体也非常弱,整个人累到不行,已经到了没有办法学习的地步。然而人是这样,越害怕,就越觉得自己无法战胜,也越来越绝望。

低谷寻神

静文师母坦言自己为了摆脱这种状态,曾经去拜偶像,也去算命。有一次,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她跪在家里的观音像面前,祷告说“如果真的有神,请你帮助我。”高三的时候,有一天晚上,静文师母跪在床上呼求,“神啊,天啊,如果你真的存在,求你帮助我吧。”

接受福音

静文师母就这样煎熬着。不料,几个月后,班里一位女同学突然要给她介绍一位上帝。女同学对她说:“我刚刚认识了一位耶稣,他爱我们,可以接纳我们。我看你不开心,我帮不了你,但是耶稣可以帮你,他有人生所有的答案。”

虽然对于同学的介绍感到不可思议,但是因为想要得到接纳,想要得到爱,想要得到人生的答案,就试着去相信。在同学的介绍下,静文师母开始读经和祷告。高中学习紧张,只能偶尔去聚会,但是静文师母开始读经,祷告。班里好几个女孩子一起信了主,高考之前,几个人还一起为考试、升学祷告。

按照自己的状态,静文师母都担心自己考不了试,因为焦虑症就是对没有发生的事情提前紧张,有时候可能会提前几个月,甚至一年、两年。但很感谢虽然也紧张,静文师母还是考上了自己想去的学校和自己理想的专业。

病愈委身

让静文师母非常感恩的是,刚上大学就找到了团契。大学时期,他和其他姊妹常常周末骑自行车到传道人家里查考圣经。读圣经中,师母的生命慢慢被开启。因为沐浴在主的爱中,大概在信主两年的时间里,师母成功戒药,走出了抑郁。抑郁症不知不觉就好了,师母跟父母的关系也慢慢修复了。

大学毕业之后,虽然有了自己的工作,但是师母在心里已经委身给主了,因为她一直记得主是怎样医治了自己。随着生命的成长,静文师母也立志找主内弟兄结婚,但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就一直等待。

后来一位爱主的弟兄出现在教会里,虽然身高、外形都不合乎自己的心意,但是看到弟兄非常渴慕,也非常有悟性,牧者也很看好弟兄,静文师母就带着平安的心选择与弟兄交往。2006年,牧师与师母结婚,结婚的时候,弟兄已经在教会中带领讲道了。一年之后,弟兄接受上帝的呼召放下高薪工作进入全职服事,师母也是一路支持。

旧病复发

再之后,弟兄要到北方服事。那时候,孩子一岁左右,师母身体也不太好。但是师母也同意了,因为师母想到自己多年前为婚姻的祷告,她曾经对主说:“主我愿意事奉你,但是我觉得自己不适合做带头的,求你赐给我一个丈夫,让他领着我往前走,你将来让我去哪我就去哪。”

师母知道自己面临的压力会很大,无论是从身体,还是父母,还是孩子都是艰难的。此外他们出去服事是没有教会供应的。

虽然如此,他们还是顶着压力来到了北方一座城市。在这里,弟兄被按立为牧师,自己就自然成了师母。可是,成为师母,在教会中却不能做很多服事,这跟当地教会对姐妹的教导有关。师母从前在南方教会里,会带小组,带团契,来到这里都用不上,只能投入到家庭中。

几年之后,静文师母发现自己的抑郁症复发了。外因是饮食和天气不适应,由于租的房子没有暖气,师母是一个南方人,非常怕冷,因为长期在手冷的环境中,血管收缩了,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问题。牧师也没想过师母的身体会这么弱。

但除了外因,还有内因,感情上,师母没有很多机会跟同辈交流。而牧师在教会里非常忙,导致师母常常被忽略,甚至自己也会忽略自己。2015年,师母抑郁症复发。

原因很复杂,但是说到抑郁的根源,师母坦诚地表示,“我想,首先是我跟上帝的关系出现问题了。因为在那段时间里,上帝仿佛又变成了审判官,很多控告的声音,‘你是师母啊,你要怎样……’也有人会对你说,‘做师母是很苦的,会抑郁的,你看传道人把自己搭上了,没人理解,还受穷,你看传道人的家属结局多不好!……’我被魔鬼的谎言压倒了。焦虑又回来了。”

最可怕的是,严重的时候,还有死亡的威胁,师母描述,“本来正在做事情,突然呼吸不了,心里就觉得,不行了,我要死掉了。在心理学上,已经是抑郁症了。你会感受到心灵的黑暗和压制,吃药已经不行了。”再次病倒的时候,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连孩子也照顾不了。而魔鬼的谎言持续袭来,让师母一度觉得自己是拖牧师后腿的人,心里开始产生内疚、自责、不配做师母等想法,甚至觉得上帝要把自己换掉。撒旦常常她给“你去死吧”等等恐怖的想法。这段时间,师母的身体和灵魂比从前陷入了更大的黑洞里面。如今回头再看,师母仍然心有余悸,认为:“那是一个你不能体会的艰难,外面看不到硝烟,但是里面却有真实的属灵的争战。”

化茧成蝶

静文师母表示,当时自己抑郁到一个地步,一听到“抑郁症”或者某人跳楼的话,就会有引诱,觉得自己也会是那样的结局。静文师母在床上躺了很久,她心里也知道捆绑自己的并不是她的身体,因为检查身体也没有太大问题。“其实捆绑我的是我的心,我的想法。想法错了,也就是说自己不在福音真理的里面,而是活在律法之下。已经不知道上帝是爱了,只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好,上帝要惩罚自己。”

感谢上帝,在那段时间中,上帝借着一位姐妹给了师母引导和盼望。一个姊妹告诉师母,“姊妹,你现在在一个蚕茧里,你正在拼命挣扎,上帝是知道的。但是你要知道,上帝要你经历这次艰难,是要你蜕变。你要从一个毛毛虫变成蝴蝶,你能够飞起来,生命会来到改变。”姊妹的话给了师母一丝盼望。

更加感谢的是,牧师开始发现教会里神学走偏的地方,2016年牧师被感动开始在教会中做因信称义系列讲道,引导大家回到福音的本质中,回到基督里面。

借着牧师的系列讲道,师母慢慢被释放,生命被重建。师母也被提醒抑郁的原因是自己进入了宗教律法里面。“他们敬畏我,不过是领受人的吩咐。”师母在这个过程中开始学习运用神道来抵挡魔鬼的谎言。

此外,让师母一直心存感恩的是,当时还有一位姊妹每天为自己祷告,帮助自己走出抑郁。虽然这位姊妹当时已经在国外,但是每天为师母越洋祷告。师母说这是自己最巴望地事情:那时候每天等着姊妹通过微信给师母经文,然后一起祷告。

师母认为,能够从抑郁中走出来,最、最重要的还是因信称义本身。通过因信称义的讲道,师母重新认识自己是谁,确认自己上帝儿女的身份,开始用上帝的眼光看待自己,而不是通过行为表现来判断自己。

通过这一次抑郁症复发,师母意识到因信称义不扎根,她这样一个信仰了近20年的基督徒也会怀疑自己的得救。

胜利回乡

因为回到了基督的里面,师母再次戒药,因为心灵得到释放,身体也慢慢好起来。

但治愈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2017年,上帝带领牧师和师母一家回到离开了七年的城市,也是师母的家乡。

决定回家乡之前,当时师母还没有完全走出来,虽然想要继续留下服事,可是身体确实需要休息,师母知道如果留下来,自己的身体撑不下去,而家乡的气候更适合自己养病,加上父母年龄也大了,自己想要回去照顾父母。

于是师母为此祷告,祷告当中,师母得到了引导和安慰,上帝向师母说话:“孩子,这次是我要你回去,你回去不是丢脸的,你回去是凯旋而归,你不是被打的七零八落、败走外城,你不是因为失败离开这里的。你是忠心地做完了我所托付你的。”

上帝的话再一次医治了师母,师母很激动,也特别感动。她没有想到上帝是这样看自己。但是师母也害怕这种想法是出于自己,因为之前已经在给孩子找学校,做好了长期留下的准备。自己也需要顺服丈夫,因为丈夫是家庭的头。

两个小时之后,牧师回到家告诉师母说自己有祷告,确定了上帝有回去的呼召。事实也证明他们回去有上帝的旨意。

他们一家刚下火车,见到父母,再次验证回来是出于主。因为母亲要手术,已经拖了一个月,不能再拖了。之前因为知道女儿抑郁症复发,怕女儿担心没有告诉她。静文师母非常感恩,因为如果母亲手术,父亲的身体状况没有办法照顾母亲。所以,他们回来得非常及时,在他们的照顾下,母亲顺利完成了手术。

成为战士

回到南方,师母的身体慢慢恢复。2018年,牧师和师母在当地建立了教会,在这5年当中,师母灵里越来越释放,越来越自由,越来越有力量。不仅在教会中参与祷告,带领赞美等服事,还参与讲道。

回顾自己过去的路,师母见证自己从前的生命是鹌鹑一样,非常胆小,但是现在有人说师母像是开屏的孔雀一样。在她看来,生命从鹌鹑到开屏的孔雀,只有福音有这种能力。“说开屏,不是我自己想要展示自己,而是要见证耶稣基督。因为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我现在开始体会‘我活着就是基督’,以前觉得只有保罗那样属灵的伟人才能说这样的话。现在我的想法改变了,我虽然是普通人,但是因着基督在我的里面,当我领受基督的恩典的时候,就能活出主应许的丰盛生命。不是我可以,是基督可以。”

尽管从前虽然被魔鬼打,也非常软弱,总是惧怕,但是静文师母表示自己在基督里涅槃重生了。师母现在的心愿是为基督做见证,随着生命一路被上帝翻转,现在的师母变得非常“好斗”,但师母不是跟人斗,而是跟仇敌(魔鬼撒旦)斗,她要为主夺得更多的灵魂。并且师母不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她是拿着圣灵的宝剑,依靠基督的大能。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