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18日
微信

陈织娘第七个儿子唐崇怀牧师的人生见证

作者: 王新毅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5月27日 18:06 |
播放

早年间在中国内地出版的一本书《陈织娘的一生》记录了这位平凡女人如何在艰难生活中凭借信心和辛勤培养了10个儿女不仅长大成人,而且爱上帝服事教会的真实故事。

陈织娘可以说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十七岁听从家里的安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岁的中年人作姨太太,刚怀孕便从印尼跟着丈夫来到厦门。三十二岁生下最后一个儿子之后不久丈夫去世,拖拽着五个孩子到印尼,艰难中信主并且培养自己的孩子全部成为永生上帝的仆人。华人基督徒所熟悉的唐崇平牧师、唐崇明牧师、唐崇荣牧师、唐崇怀牧师都是她辛苦培养的儿子。

其中,唐崇怀是陈织娘的第七个儿子,1942年出生于福建厦门,幼时随母移居印尼。1958年蒙召,1964年毕业于印尼圣道神学院,1966年接受按立为印尼中华基督教会区大会牧师,1971年赴美深造,前后获得加尔文大学及神学研究院学士、神学士、神学硕士、南加州大学哲学博士、印州神学研究所企管硕士,致力于教会事工及神学教育,任美国国际神学研究院教授及院长、并任美国归正神学院 国际教务博士科主任兼教授,并任韩国、印尼多间学院教授。

唐牧师今年已经84岁高龄了,仍然在服事上帝。他早年前多次分享过自己的见证,不仅是青少年时自己的经历,还是后来奉献读神学、商场沉浮的过程,以及后面服事、以及经历死荫幽谷的过程,都有很多上帝的带领和保守。

悔改重生

谈及悔改重生,他先谈到青少年时代“一直到高中,我个子还是非常矮小,比哥哥们矮一个头,就是长不高,人家叫我‘小猴子’。我睡觉时就用胶车轮胎拉脚,听说游泳长个,我就拼命游泳。但还是长不高,因为我喉咙里有一粒东西,家里穷,不能动手术,动手术的钱对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有一天,我忍不住把那一粒东西用手给压下去了,结果脖子一下子肿起来,有树墩那么粗,把我给吓坏了,于是拼命祷告,结果肿消了!肿消之后,我一年长高了一尺多。”

“感恩之余,我就很热心参加教会的活动,当时很受一位个子小小的牧师的影响。有一次,我参加青少年进修会,听的什么都忘了,但讲员讲到约翰福音八章十二节──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却深深地打动了我:忽然间感受到自己就在黑暗中,应该悔改可得着生命的光!进修会回来后,我整个人全变了。本来我已经教主日学了,但打架常打得一塌胡涂,回来后再不打架了,什么事都照规矩行。大家都很吃惊。我变成了新造的人。”

服事和读神学的火热

唐崇怀16岁就奉献自己做了服事,在街上也曾火热的发单张,“常在路边大喊大叫,见到谁就给谁传,见到三轮车夫就给三轮车夫传。”

17岁高中毕业,后面他感受到上帝的带领舍弃了其他的机会开始在17岁念神学,“我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学生,我很珍惜这一机会。当时拼命背圣经,对圣经很熟;每天祷告至少两个小时,常常大声祷告,很火热。很喜欢读书,但没有书可读,图书馆不到一千本书,我都读过。拼命追求,就很骄傲,自以为追求了就比别人好。别人也都看好我,称我是‘百科全书’、‘行动圣经’。后来随着灵命的成熟,对敬虔的看法也从注重外在到注重内在,从对仪式的注重到对神的道的回应的注重,自然而然也就转变过来了。”

神学院毕业之后他留校当助教,半年之后,当时的一个区会需要传道人,学校同意把唐崇怀"借"给他们,刚开始只是部分出借,但是没想到当时才21,22岁的他积极投入,用了一年时间管理把整个区会搞活了,第二年把区会搞得井井有条,布道也很有影响,于是区会就把他全部硬要了过去。

而在区会工作时,“有一位70多岁的长老很爱护我,在他手下我学到许多功课,才发现讲道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命。”后面区会决定自己开办神学院,于是开了真道圣经学院,唐崇怀开始作教务主任,并且开始对神学等感兴趣。“当时,家兄崇平在美国念书,寄给我一本伯克富的《基督教神学概论》,也刺激我对系统神学的兴趣。”

在各种刺激和读神学书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越读越有兴趣,也越来越清楚神呼召我在系统神学上下功夫。”于是,他在1971年去美国的加尔文大学读书。“到美国加尔文大学念书,很苦,也很快乐。我才不希罕他们提供给我的助学金,平时就在外边铁厂赤身抬铁,在零下16度的天气中一干就是6个小时。加尔文大学是很怪的学校,很看不起外国人,当然其教育理念很了不起,培养的学生样样都能干,连扫地都是一流的!我一开始进去,93分才拿了一个丙!于是我们积蓄了一点钱,我就把工作辞掉,专心学习,结果很快成绩全班最好。后来我觉得学的东西太简单了,想休学,学校不同意;于是我提出我想选什么就选什么,他们对外国学生没有这样的先例。我提出任由他们考核,结果先后几个教授考了我几天,全部通过!于是他们就给我机会,我用了两年半修了三个学位:神学士、哲学士和神学硕士。当然,我在学习上从不偷懒,要求读的参考书全读,写的作业总是提前认真完成。读到第二年,学校说给我奖学金,我不希罕不要,他们说这是奖学金不是助学金,我才收下这笔钱。”

毕业后失业和做房地产经历失败

后面,因为念完书后,他给区会写信说他把书念完了,没想到区会回信说:上帝给你开出路。他就知道他回去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于是就准备念博士,“我当时想当心理医生,但没有合适的科目来念,于是就选了教育心理学,主修心理社交、人格心理学、副修方法论、统计学和辅导学。结果选这样的科目要读很多似乎无谓的东西,连大学管理都要读,我就全读了,后来才发现我读的东西非常有利于以后办学校和管理学校!”

念完博士,唐崇怀发现自己“37岁,年纪不轻了,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失业!”因为找不到工作,他就准备去做地产,也体验了失败的滋味。

当时他先静待三个月,学习用统计学推测市场的趋向。“结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第一次,用了一周时间,马上就赚了几万块!我想赚个20万,就去做自由传道人,以后也不用看人的脸色。谁知,不到六个月就赚了20万。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想停已经停不下来了。”因为一停就扣这税那税,只剩下五六万而已,于是就继续做下去。后来跟几个人合作,成立了一家实业置产公司,有六十几位下属。结果,"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一步错误,整个塌了下来。最后的结果是,合伙人打算宣告破产,他不同意。“他让我签一个字给他,他不要钱不要产业,但也不负任何责任。我就签了。这个字签下去,我查了一下帐:公司负债70万美金!什么叫失败,这就叫失败!一出了问题,很多基督徒就认为上帝在惩罚我;我做得很大时没人讲,一出了事就来这样说。”以后大约六年半,唐崇怀几乎像卖身一样,先做建筑公司,后来又做地产规划。

经历失败和沉浮后的淡定

几年下来,他全部还完了债。他就开始在国际神学院教系统神学。其实这个国际神学院的开始也是一个见证。

因为“当时的国际神学院连注册的资格都没有。我去写了一个组织分析和五年计划的策略报告,结果院长请我去当院长或董事长。我就作神学院的教授,自己提出当拓展副院长。我一进去,就把两万块放进去,刺激了教会姊妹和长执也各拿出两万块,神学院就动了起来。我在神学院有十年薪水是一年1块。后来我也知道,上帝的工作不是靠钱做起来的。”

高高低低的起伏经历教会他把钱看得很轻;他说自己住过1200美金一晚的宾馆,也在猪槽边睡过,“真的不在乎”。 他在这些之后发现在这之前经历的职场起伏和失败都有上帝的美意。“这次失败使我对上帝的恩典体会得很深。在经历这些之后,才更深体验、明白了什么叫"道成肉身"的"肉身",什么叫"试探",什么叫"压力"。这一切成为一种经历之后,就不再是一种空谈。”

这些曲折而丰富的经历让他在很多话题上也有自己的认识和思考,就这些话题写过不少文章,包括神学教育、信仰生命、基督徒的事业观、基督徒商人的社会性使命、教会社会关怀的理解等。

车祸后死荫幽谷中吟唱圣诗

在人生中,唐牧师也曾经过死荫幽谷。大约20多年前他经历过一场车祸。但是因为师母在紧急手术抢救,因为她肝脏破裂,肾脏停止工作,血液中毒,心脏血管有脓液阻塞....医生诊断师母只有三成的生机。在驱车赶往医院看望师母时,在人迹稀少的山路上突然与一辆汽车迎面相撞,唐崇怀当场昏迷过去,当一位女巡警偶然路过,奋力把他从车里拉了出来后不一会,汽车也燃烧爆炸起来。

“我感觉到烤烧的热浪,警察的叫骂。但我心里平静、思想清楚。女警不断叫着我,以为我已经丢失生命。我告诉她我的名字,又细声对她说:‘你放心,我过着很丰富的人生……我从小信耶稣……我跟随耶稣……盼望你也能信耶稣……。’迷糊中,有一首诗歌不断地在我脑海里浮现,我低声哼着:
‘主耶稣,我爱你
 深知我属你,世上诸乐趣
愿为你全丢弃
你是我救主,为我还清罪债
若我曾爱主,于今更亲爱’”

据两位赶到车祸现场的同工这样叙述:“车祸后,我们围着他哭,而他却在轻轻吟唱。”他的双臂已经折断,脑门上血肉模糊,满头满身血迹斑斑,救护人员用钉书钉锁住额骨。随即,直升机把他送往医院抢救。他以为自己进了手术室是出不来了,于是在他稍微清醒时向同工交代后世,并且嘱咐女儿好好活下来,也告诉其师母很想过去看望她。

感恩的是,奇迹竟然出现了。凌晨三点钟,唐牧师居然醒了。他对主说:“主啊,你既然留了我的命,我应该做什么呢?”三周后,夫妇二人拖着尚未完全康复的病体在罗省华人播道会见证上帝的工作,唐牧师在众人面前又唱起那首车祸中他吟唱的诗歌《爱主更深》。他说:“如果有一天,你和我一样的,就在死亡的边缘,你会想什么?在那个时刻,我心里很安宁,我虽然要走了,但我深知道我一生信靠主,跟随主;然而心里还是有一件遗憾的事:就是我爱主不够深,我应当可以为主多做一点工作,那是关乎生命和永恒的事情。因为这个世界和其上的一切都要过去,只有遵行上帝旨意的人永远长存……”

盼望这样一位爱主耶稣、服事主耶稣的老牧者灵魂体继续蒙上帝的保守,成为众弟兄姐妹的祝福。


参考资料:
唐崇怀牧师的访谈资料
他们竟然还活着!——唐崇怀牧师和师母经过死荫的幽谷……(作者:文新,王利群)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