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8日
微信

好好爱自己的几个方式 你知道吗?

作者: 蒙允转载 随卞聊 |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 | 2023年06月06日 18:14 |
播放

放在前边的说明

我是老卞,已过不惑之年,大众标签是培训师,自我标签是一直行走的对话者

每年都会有小伙伴在人生重要节点时过来与我对谈。他们说在对话中会被看见,能从杂乱的信息中理出自己的方向,并愿意试着在当下向前有个小小的行动,这感觉很像是推动了从知道到做到的最后一公里。

所以我想,或者我可以做个“随卞聊”,并以对谈的方式记录每一个“最后一公里”是如何发生的,也愿更多人在这些对谈中走好自己的一公里。


 好好爱自己  

5.25心理健康日,去年收到的推送都在讲要关注心理健康,今年听到的更多的是如何爱自己!这对于被众人诟病不够爱自己的我来讲极具挑战。

我听到过各种说法/建议:
· 爱自己就是自私一点,不用考虑别人,别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 爱自己就是要躺平;
· 爱自己就是要好好打扮/收拾自己;· 爱自己就是要把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这样别人也能更好爱自己;· 爱自己就是要把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来对待,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去见想见的人。

听到这些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更像是个局外人,我知道这些观点背后是一段又一段不能为外人言说的“特殊经历”。如果你问我什么是爱自己,那我会说,想到你说的就很有意思,去实践你想到的事情,做最真实的自己吧!

很多人会说:老卞,我说的是你应该这样,而不是我要去这样做!

是的,我说的是你想到了这些就也这样去做吧!那是你期待的样子,相信你也会很享受那样的状态。能被你看到我需要被照顾我很开心,我也将会去寻找好好爱自己的方式!答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的生活是我期待并热爱的,我知道那是我爱自己最好的方式!

这是我固执且拧巴的一面,因此近十年结识的朋友,看到的一直都是疲惫的老卞,日渐衰老且仍疲惫的状态就是老卞不爱自己最好的证明!在做自我探索的过程中,我也发现了这一点,在做出如何爱自己的行动计划前,我需要先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爱自己!如果你也想知道,不妨跟我一起试一试!

首先,回想最近发生的一件“特殊”的事情!把在这件事情中你的思考记录下来,给这件事情中的每个人在你认为的重要程度打分,最低1分,最高5分;

然后,问问自己的感受如何?如果以你自己的感受为核心,将自己的重要程度提升2分,你会做怎样的调整,说说理由是什么?

看到这样的小工具,是不是很“老卞”?

是的,我希望在“我们为什么不爱自己”的问题探讨上,让大家一起动起来,不但听我的故事,也试着听听自己的故事。


我最近的特殊事件

来说说我最近发生的”特殊“事件吧!

春节过后,我一直在出差的路上,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需要交付的内容也因人群不同不断横跳,经常需要叫停当下的事情,跳到另一个频道跟伙伴讨论问题。这个时候,我会是一个不懂得拒绝的人,我建了一个大家都可见的共享文档,发给了项目经理们,大家会根据自己的项目周期提前预约我的时间。我必须承认,有很多时候我是吃不消的。关于吃不消进一步探索时,会发现,吃不消的是我的身体,我的大脑一直在飞速转动,我的身体却日渐沉重无法支撑。脑中不断出现的话题是:如此这般,我会猝死么?

这种状态明显是对我非常不利的,但必须承认是我准许的。在共享文档任大家自由填充的同时,其实是把决定权交给了别人。看到密密麻麻的行程,小伙伴想到的是赶紧抢占,而我并未标注哪些是我的休息时间,绝对不能动。你不能要求异常忙碌的小伙伴能站在你的立场想问题,大家都有非常多的内容需要交付,等发现我的状态不对时,大家都会歉疚。这样听起来在工作中,我是个比较重要的角色。此时,我试着给自己和伙伴提交的需求打分,我发现,对于能够把工作内容有质量的交付出去,我会打5分,于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事情。为此,我可以忽略自己的不适,此时我给自己打2分。即做负责任的人这个评价于我而言是重要的,为此我可以妥协。

在这样的过程中,我的感受是怎样的?必须承认,当我在工作现场看到大家开始对自己的现状有思考,并推动了一些行动时,我是异常幸福的!即我享受助人成长这件事情。

如果我把自己的重要程度从2分调整到4分会怎样?我能不能不用拼到面临“猝死”,而是有更好的方式去平衡工作和自己的身体?

我发现,我思考问题的模式会调整成:· 我不能只要求自己交付,也需要带带身边的年轻人一起交付,即我需要培养更多能交付产品的培训师;· 我不能有求必应,要相信如果你拒绝了,其实项目那边能找到更合适的人交付,如果找不到,其实说明培训师的匹配有问题,培训师团队扩充及成长搭建是需要我直面的问题,换句话说,我是在用“我很能干”来隐藏我的领导力不足的事实。

所以,我的核心问题是:我在享受助人的愉悦,而逃避团队搭建及成长的责任。

用我很能干,来回避我不爱自己的事实!换个角度讲,我需要用我很能干,我有用来证明自己是值得被关注和被爱的。

如果我不能干,那么团队还会觉得我重要么?
如果我没用,那么会有人愿意爱我么?
成年人的世界里,这些答案都是否定的!

所以,我最真实的问题是:我不确定,这个世界会有人无条件的爱我!我必须有用才能在这凉薄的世界中立足!

被爱,会给人带来勇气!
而拥有值得去爱的人,会让你所向披靡!

我是如何做到“不爱”自己,却能持续前行的呢?
我发现其实我做对了两件事:
一是不责备自己,
二是给自己缓冲地带。

在不责备自己这件事情上,我是有大量丰富经验的。

在适应独立生活的日子初期,我会在坏掉的水管、打不开的门锁、烧掉的灯泡面前崩溃,也会因组装不上简易书架责备自己是个废物!且是个人老珠黄的废物!那段时间里,我时常不敢照镜子,经常抑郁到觉得自己不该苟活于世!

转折点发生在那堆无法组装的架子前!

因为第二天还有培训,那堆装不上的书架就索性被我丢在客厅不管了,对,就是不管,像堆垃圾一样堆在那儿!我知道它在,但装不上并不影响我当下最紧急的事情,那就放一放吧!我打开电脑,在自己擅长的部分开始工作,当逻辑梳理完毕,细节敲清楚,合上电脑那一刻,我发现对生活的“可控感”又回来了,此时我的心情还不错。于是我决定打开手机,听之前没听完的专业课,小音箱调到我刚好能听清又不影响邻居休息的音量,在寂静的夜里边听课边坐在小板凳上研究图纸和零部件,从一个转接头开始,到下一个转接头,1个小时,我把之前那个完全看不懂的书架组装成功了。对于生活的可控感,又强了一点点!

在那之后,我会留意社区里的各种门面并索要电话,水管坏了、门锁打不开了、灯泡坏了,打电话他们都可以上门服务;书架安装前我会细细看图纸,觉得累了倒头睡一觉,脑子清爽后,动手也不是特别难的事情。为此,组装家里的沥水架、各种规格的书架成为我练习可控感的场所,我知道那些问题堆在那儿,如果我累了,就先歇一会儿,那一会儿不会怎么样,缓过来了再去解决,不因困境而觉得自己不好!毕竟,我不可能事事都擅长,在时间和体力都允许的情况下,我可以试着学习新技能,并因此觉得自己还不错!

总结出来就是:问题发生时,如果觉得无力解决时就先去睡一觉(或者运动一会儿),睡觉(运动)时专注睡觉(运动)不想任何事,等你的身体缓过来了再去看那个问题,你会发现解决方案的数量会翻几倍!

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不是问题能不能解决,而是你看问题的方式。而情绪状态将直接影响你看问题的方式!

所以在事情发生时,我们最需要关注的不是解决方案,而是试着放空,不评判,跟随事情起伏,保持情绪平缓,将关注点放在事情本身,这样我们能跟事情在一起,而不是跟自己的情绪开杠。

欣赏自己做得到的部分!
接纳自己能力受限导致很多事情做不到!
承认自己是需要被帮助的!
不责备自己!
不控诉自己!
不评判自己!

很多人管这个过程叫松弛感!

群友要将我这个“工作狂”踢出“随卞摆烂吧”,说我名不副实,号召大家摆烂,实则卷到不行!讲真,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的身体吃不消,但是脑子却仍能疯狂运转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用松弛感解放了我的大脑,使其高效工作。

突然就理解了郑智化唱出的:我的影子想要去飞翔,我的人还在地上。

重新回到爱自己这个话题上,我承认我仍认为自己得是个有用的人才有可能被爱!因为这个观点在我自己认为比较可控的范围内。我不因为这个观点偏颇而责备自己,我喜欢自己能以助人者的身份存在,也必须正视我的身体吃不消的现状,工作减量,增加运动,减少熬夜,提高代谢都是我愿意去调整的。只有这样我才能在自己喜欢的事情走得更长久!

你看,大家说的都对,但只有我能说服自己,改变才会发生!

强调一点,不要监督我。
喜欢的事情,我自然会去努力!

我爱自己的方式梳理完了,你的呢?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