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06日
微信

悦读| 1970年代至今 欧美三波关于教会增长代表性著作回溯

作者: 王新毅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11月17日 20:38 |
播放

上个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欧美教会出现教会成长运动,随后一波波关于如何让教会增长,或者健康成长的研究与代表作面世。

截止到今天,欧美关于教会增长或者成长的书籍已经有至少三次的更新迭代。

第一代:教会增长研究的开始

教会增长运动是基督教福音派内部兴起的旨在基于研究、社会学、分析学等方式来推动教会增长的一个运动。它的发起人是马盖文(Donald McGavran)。他1897年出生于印度,他的祖父母和父母都是在印度的宣教士。他的著作《上帝之桥》(The Bridges of God)被视为是教会增长运动开始的标志,内容是宣教不同的战略研究考察。他还有另外一本代表作《教会如何增长》(How Church Grows)。


cvzmqp13k9ff4d58ou.jpg
随后,他在富勒神学院成立了世界宣教学校(School of World Mission),在随后的人生中一直以此为基础推动关于教会增长的研究,训练和影响了来自福音派内部超过100个主流宗派共数以千计的牧师和传教士。他使用数字统计和分析来展示不同的宣教战略比如时间、地点等方式在拓展和门训上达成的不同效果。

继承他衣钵的是他的学生彼得魏格纳(Charles Peter Wagner ),他作为教会增长运动的核心代表,他在富勒神学院曾教授教会增长学30年的时间,直到他2001年退休,他与马盖文二人共同作为富勒福音联盟(Fuller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 )的领袖把教会增长的信息扩展到全世界。他1979年出版的《教会增长》(Your Church Can Grow)也是第一代教会增长的代表作。它的中文本1991年由国际种籽出版社出版。

cvyhpaudvgli9hvjja.jpg

上帝盼望教会增长,这是上帝对教会的心意,但怎样才能令教会增长呢? 本书作者为了解决以上的问题,广泛地研究了美国多间正在增长的教会,也同时研究没有增长的教会。他认为:“健康的教会就像健康的人一样,它们都会有一些明显的特征。”因此,作者有系统地研究教会增长的原因,使读者不但看见上帝藉着圣灵在教会中的工作,更晓得上帝工作的原则。

作者尤其呼吁,牧会者需要看到参加平信徒解放运动的重要性,并且提出教会并不仅仅只是崇拜聚会就行,而是崇拜聚会 + 会众团契 + 细胞小组 = 教会。作者还提出要集中不同的群体牧会,并且不能只是强调决志,牧养同样重要。这本书有鲜明的呼吁看重教会增长的特点。可以说是第一代教会增长的代表作。

第二代:那些巨型教会的经验之作

1990年代,美国出现许多巨型教会,他们也成为牧会者心中的杰出代表。其中,这些教会创办者把他们的经验写成书籍分享开来。其中的代表作就是海波斯牧师和师母琳恩(Bill and Lynne Hybels)娓娓道来的柳溪教会的创立史和成功经验《一个教会的故事:柳溪教会的异象及成长》(Rediscovering Church: The Story and Vision of Willow Creek),和中国大陆教会最为熟悉的马鞍峰教会的创办人华理克牧师(Rick Warren的著作《直奔标竿:成为目标导向的教会》(The Purpose Driven Church)。

 cvyhq2mtciiobxivdj.jpeg

《一个教会的故事:柳溪教会的异象及成长》的第一部分以师母琳恩的第一人称讲述柳溪教会的异象和惊人发展:从伊利诺州帕勒町一家电影院的百人聚会开始,到现今一万五千人的主日早崇拜。他们非常强调异象对于教会发展的重要性,而且特别强调如何在生活中的每一天回应上帝的领导,而不是教会增长的速成公式。第二部分,海波斯牧师分享了如何将柳溪教会的思想观念,运用到每位读者的教会当中:从教会的使命宣言,到发展领导技巧;从健全的财务决策,到掌握成长的速度。

cvyhqpz6f7ka9ohr5l.jpg

《直奔标竿:成为目标导向型的教会》中,华理克牧师以马鞍峰教会为范例从什么是目标导向型教会到如何建立和运作的方式一步步讲述。华理克牧师本身就是工商管理硕士,这本书看下来,你不得不惊叹于他娴熟的技巧把管理学的方式引用到教会成长的效果。

与此同时,该时期出版的很多教会增长的书籍更多聚焦于可以帮助教会增长的一种方法或技巧,比如讲道为中心的小组牧养,或者如何吸引新人等。

遗憾的是,巨型教会不仅带来教会的增长,还有许多严重的负面问题,比如名牧的腐败以及巨型教会如柳溪教会的丑闻等。所以,欧美教会对于巨型教会开始有反思。

第三代: 重新思考教会本质和服事精髓

第三代是对巨型教会和沉迷于教会增长的一种反弹和归正。

首先是汤姆‧雷那(Thom Rainer)、艾力‧盖格(Eric Geiger)2006年出版的书籍《简约教会》(Simple Church)。它的中文本2021年面世。

作者的角度十分尖锐和大胆,强调要将教会简化,并强调简约不会使教会萎缩,反而是兴旺教会的妙法。有趣的是,作者对沉迷于复杂体系或者大型教会的人是一种棒喝的是《简约教会》开头的话。两位作者说到,他们写这本书之前对美国现有的教会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发现那些高速增长的、即过去三年每年都以5%的速度增长的教会大多都是简约教会,而相反的是,那些很少增长、停滞的教会,大多都是复杂教会。

cvyhs6zhkiwxrqmjex.png

作者定义说,一个简约教会是围绕着一个直接而又具有战略意义的流程设计的教会,这流程带领信徒生命经历属灵成长的数个阶段。他们对于这个流程的设计也进行了解释和说明。该书特别强调,门徒训练是教会增长的关键。

另外一本代表作是英国的查斯特、添美斯 (Tim Chester, Steve Timmis)2008年出版的著作《全是教会:践行中的福音与群体》(Total Church: A Radical Reshaping Around Gospel and Community),强调要从社区的角度来重新思考教会的定位。该书中文版2014年出版。

 cvyhsjn5jz45vaidwo.jpeg

该书的作者创建了名为“会众之家” 的基督徒群体,勇敢地以不一样的方式运作教会。书中写到,很多人对教会植堂并不热心,因为他们假设了“大就是好”,为何有这么多人离开教会?为何这么多人觉得教会不再有吸引力?两位作者曾为此深受困扰,因此毅然以不一样的方式运作教会,希望在后现代世界中认真履行教会的使命。

本书记录了他们对教会的愿景以及这趟冒险旅程中的种种反思。他们发现,教会必须同时以福音与群体为中心,让我们的生活与宣教“全是教会”。

除此之外,这个阶段还有很多类似的书籍强调社区工作和服务是教会成长的关键。

与此同时,和以上潮流同时兴起的一个趋势就是“使命教会”(missional church)的探讨。奠定此基础的是1998年由美国的Darrel Guder编纂的《使命教会》(Missional Church)一书。作者主张,教会成为与世界有鲜明对比的社群,信息要处境化,不仅仅要关注教会增长,也要关注社会正义,神学立场强调的是宣教不是仅仅关注教会自身的增长或者目标,而是要参与达成三一上帝救赎受造的使命目标。简而言之,使命教会聚焦于不只是“我们基督徒”的利益,而是“上帝创造的所有人”的福祉。

cvyhucy2xdi6dlvdxm.jpg

距离此书出版至今,在欧美世界基本每年都有探讨此话题的几十本书籍出版,探讨“我们如何才能成为真正使命导向的教会?”不过,这些书在何为使命导向,以及如何实现上仍然有许多重大的分歧。

遗憾的是,关于使命教会,中文版的翻译的书非常少,中国大陆在这方面的书籍和探讨也是寥寥无几。



参考资料:
21世纪教会成长学:以福音为中心的城市教會新异象(Center church : doing balanced, Gospel-centered ministry in your city) 提摩太.凯勒 (Timothy Keller) (Author), 何明珠 (Translator)  2018年版 台湾校园出版社,7-9,442-447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