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访谈| 服事流浪汉群体的刘弟兄:我也曾街头流浪过 上帝无条件的爱是动力之源

作者: 孙欣然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4月10日 09:24 |
播放

“我曾经在街头流浪过,从这段低谷走出来之后,上帝将对这个群体的负担放在了我心里。”

刘弟兄40多岁,大眼睛,人很热情,长得瘦瘦的,说话声音铿锵有力,带有北方口音,他做流浪汉事奉已经超过10年。他常年的工作是到街头、桥洞下探望无家可归者,给他们送食物、干净衣物以及带一些基本的药品给生病的人。

这项事奉得到很多基督徒群体的帮助,包括帮助收集别人不需要的干净衣物、食物并在其他方面帮助和支持这项事奉。刘弟兄感恩的说,其中有一对开寿司店的基督徒夫妇每个月两次免费提供寿司,让刘弟兄和一起奉的同工去发放给街头的无家可归者。

为照顾体弱、病重需要修养的流浪汉,刘弟兄和同工一起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民房。说起这个房子,刘弟兄满脸自豪,“租金很便宜”,因为在某市的郊区,两室一厅月租才1000多。

这个民房还有另一个用处:每周五上午都对所有流浪汉开放,他们可以洗澡、换干净衣服,也可以吃上一口热饭菜。

周五上午的11点,刘弟兄如往常一样到了这所民房。房子没有电梯,爬楼梯时刘弟兄介绍说,今天预计有十几个人会过来,他有些心疼的说,有两个残疾比较严重的流浪汉弟兄,爬这个楼层比较艰辛,需要别人帮助才能上去,但他们还是每周都来。

开门时,一股味道扑面而来,是大料炖菜的味道混杂着药膏味、洗浴用品味,以及人身上的汗味。

客厅里,有几个人围坐着聊天,其中一人坐在轮椅上,一个年纪较大的大叔背驼的比较厉害,一个面相年轻的男子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穿梭在客厅里,也有人在厨房忙活着做午饭。另外有两名女子,其中一个看起来刚20出头,另一个头发花白,看起来很清瘦。

房间里有十几个沿着墙角摆放的塑料凳子、一个方桌、一个装着药品的矮柜、一个冰箱、一箱塑料瓶装矿泉水,墙边靠着一副拐杖。

刘弟兄进门后就近找了把塑料凳子坐下,问候先到的人最近好不好,今天有没有洗过澡。有几个人说,这几天有机会打零工,帮助别人做一些体力活。

一个穿黄色夹克,头发有点乱,戴副眼镜的中年男子,操着一口比较标准的普通话,说自己上周去了一个看起来“比较正规”的催收公司试用,供吃供住,有办公室,每个人有办公桌。他的工作是给负债者的亲朋好友以及工作单位打电话。他问刘弟兄,“催收的工作可以做吗?有底薪有提成。”

刘弟兄回应说,人都不愿意负债,负债本身就让人压力很大,加上经济不景气,因为欠债自杀的案例不少。并反问黄夹克男子:“你打完催收电话之后,心里觉得怎么样?”

黄夹克男子回答:“觉得缺德。”

刘弟兄接着说:“那咱有点骨气,如果自己良心不安,我们就不做。”

刘弟兄也帮助大家想一些可能可以做的事情,比如做手工艺品,摆地摊出售。对于常见的诈骗问题,刘弟兄提醒大家要保护自己的身份信息。有不法人员会以几百元,甚者上千元的价格收身份证,但千万不要卖自己的身份证,因为之后跟着来的问题可能是“被开公司”,“被网贷”,而且欠债往往都是大额度的。

简单交谈之后,午饭预备好了,米饭已经分装在泡沫塑料饭盒里,午餐有猪肉炖粉条白菜,还有炒花菜。刘弟兄做了谢饭祷告。分完米饭,大家都用公筷和公勺盛菜,由于桌子比较小,大家都各找凳子坐下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了。

席间,刘弟兄注意到坐轮椅的男子脸色不太好,询问得知他身体有疼痛,吃完饭就先推他到卧室休息。民房里的两间卧室各放了一个单人的高低铺铁架床。

饭后是查经时间。在现实生活比较艰难的情况下,刘弟兄引导大家,在生命成长上,更多关注内面追求基督的爱和生命,基督带来的爱的王国是大家真正的家。“世人觉得你的生命没有价值,但是主会用你们体恤别人,你们是经历过苦难的人,也更能理解别人的苦难。就像基督,道成肉身来体恤我们的苦难。是基督拣选了你们,祂也给你们救赎的能力。”

他鼓励大家把自己“收拾干净,常来换洗,洗干净了也可以去附近的肯德基,虽然没有钱,但是可以要杯水坐坐,读读圣经。”

查经结束后,几个没有洗澡的人继续洗完澡,拿了需要的干净衣物和一些生活用品。现场的年轻女孩说,她今年22岁,是其中一个无家可归的男子带过来的,待业状态,想找收营员的工作,但是身份证弄丢了,等着补办。

大家开始陆续离开,穿黄夹克的男子从凳子上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他是重度残疾。他只有坐着的时候腰部能直立,走路的时候,他需要弯下腰,排开双腿,呈大字型,然后用双手分别握住脚脖子的位置,撅着屁股,面朝地,借手的力气帮助双腿行走。刘弟兄介绍说,另一名年纪比较大的阿姨是这个黄夹克男子的母亲,他的父亲过世了,现在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他们花300元月租住在一个离这里很远的地方。

进门时头发湿漉的那个年轻男子,刘弟兄说认识他好几年了,中间也帮助他交保证金找过工作,但他没有坚持做,仍然选择了过回街头流浪的生活。

做饭的俩人,一名大叔是因为年纪大又没有身份证,找工作也比较困难。另一名做饭的年轻男子,曾因一些原因流落街头一段时间,现在已经有正常的工作,也以做义工的方式参与照顾一些无家可归者。收拾打扫的时候,来了一个头发有点长,瘦瘦的,个子不高的男子,听说他听力有障碍,但是能说话。厨房收拾的弟兄们,赶紧把还剩下的饭菜给他盛满。

刘弟兄说,大部分人都是在落难的时候,没有人帮助自己一把导致的流浪。有的是来打工的途中东西被盗、身份证丢了。有的人是因为失业,和家人关系不和,落难时找不到帮助,只能沦落为无家可归者。

被问及这些年,他遇到的这些人,后来都怎么样了?他分享说,大部分人都回归了正常生活,也有很多人有了自己的家庭,最早和他一起服事的一个有流浪经历的弟兄最近也结婚了。附近一个做民宿的弟兄,曾经也流浪过,有时候民房这边洗澡地方不够,那个弟兄也会接待有需要的人过去。

在服事上,他也遇到过难处。在这些流浪人群体中,女性的无家可归者基本沦落到流浪地步的,大都在精神上出了问题。照顾这样的人对他们来说很困难,曾经有同工做过这个群体的女性的服事,但是最终放弃了。他们能做的只是遇到的时候分发吃的和衣物,没有办法帮助这些女性重返社会。

此外,有的人虽然得到了帮助,但生命成长的很慢,没有上进的心,甚至还诋毁他做的街头服事。刘弟兄说,曾经在街头遇到这样的人,不忍心看着他饿着,还是给对方买了吃的。这些经历也让他更深默想了上帝的爱,祂让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上帝这份没有条件的爱是他奉的动力。

做街头事奉超过十年,刘弟兄依然心存感恩,“我曾经在街头流浪过,从这段低谷走出来之后,上帝将对这个群体的负担放在了我心里。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