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故事| 华南一牧者几十年的信仰、服事和婚姻之路:病危与艰难中的得胜

作者: 刘索菲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4月15日 11:19 |
播放

至少看上去高牧师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放到牧者、传道人这个群体当中,高牧师非常不起眼,很容易让人忽略掉。原本,大概率上他也会和世上绝大多数的人们一样,平凡的出生、平凡的生活、平凡的老去,最终也平凡的死去。

然而,自从上帝的恩典临到他和他家之后,他那原本看起来与普通人无异的人生却开始处处彰显出上帝的大能与怜悯。

因父亲的突然改变 高牧师初接触信仰

至少自从高牧师记事开始,他就觉得他爸爸特别厉害——咳咳,这个厉害指的是打人特别厉害。据高牧师介绍,他父母这么多年的日子几乎是一直打过来的。只是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打是单方面的打,是他爸爸单方面打他妈妈。而且他爸爸的坏毛病还远不止打人这一个,只要一生气,不管农活有多忙、不管有多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什么事情都放下不干,专门睡觉,而且一睡就是好几天,既不吃也不喝,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时间长了,这样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他妈妈请求当地的一位传道人带领他爸爸信耶稣。最初,他爸爸不想去教堂,因为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坏,他觉得像他这么坏的人耶稣绝对不会要的。但经不住传道人苦口婆心地劝说,最终还是去了教堂聚会。聚会结束后,他爸爸哼着小调回家了,他走到厨房喊着妻子的名字跟她道歉:“对不起,我错了。”这件事实在是震撼了高牧师幼小的心灵,他很想知道基督教是什么,耶稣又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魅力,连他的爸爸都可以改变。

到了第二个礼拜天,高牧师偷偷跟着传道人和爸爸去了教堂。结果由于人数太多,教堂主持人不让包括他在内的年轻人进去,只让年长的人进去教堂礼拜。高牧师就跟上帝祷告:“如果耶稣你是神,赶人的时候不要让他们看见我。”上帝听了他的祷告,将他前后与他同龄的人都赶出了教堂,唯独没有将他赶出去。高牧师与他爸爸四目相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甚觉稀奇。高牧师说这是他第一次经历上帝。

之后,他经常去传道人家里听他分享圣书,并且将一所圣经学院的广播课程听了两遍,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圣书基础。后来,他去外地打工,这期间,他依然坚持参加广播电台的圣书学习,并且找当地的教会参与了唱诗的服事。这奠定了他服事上帝的机会。再后来,他与几个信徒一起建立了一间教会,并且负责教会诸多事务。

从恋爱到结婚

在他服事上帝的过程中,上帝也为他预备了贤德爱主的妻子。

当时,高牧师打算回老家建立教会。他的梦想是做一对一的圣书培训。他知道弟兄不能培训姐妹的原则,但由于当时没找到适合参加培训的弟兄,所以就找了一对姐妹和他现在的妻子,对她们三人进行圣书培训。那个时候,高牧师25岁,后来成为他妻子的师母19岁。

当时,老家一位传道人给高牧师介绍了一位年仅16岁的姐妹,虽然被高牧师以年龄太小拒绝了,但他妈妈和这位传道人一直在催他并且持续跟进这件事情。

这期间高牧师有一次约了师母进行圣书学习,由于一个弟兄和一个姐妹单独待在一起不好,高牧师就邀请师母的妈妈也坐在旁边听分享。分享结束后,师母的妈妈买了一双鞋送给了他。高牧师回忆说,后来他才知道他岳母给他买第一双鞋的时候就想把女儿嫁给他了,但是那个时候的他却完全不知道。第二次学习结束后,这次给他东西的人换成了师母。师母送给高牧师一个本子,上面写着她的姓名、爱好和出生年月日。高牧师当时心里还在嘀咕,这姐妹怎么把自己的隐私信息都告诉别人了。

但其实当时高牧师已经对师母有了一些好感,心里产生了想跟师母谈恋爱的想法,所以第三次学习结束后,他试探性地跟师母说他家人给他介绍对象了,师母的回答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让高牧师觉得她根本就没有想和他处对象的可能性,因为师母的回答是这样的:“挺好的啊,要是再没人给你介绍,都没人愿意嫁给你了。”但因为家里人实在催的很紧,高牧师自己也放不下喜欢师母的念头,高牧师最后只能硬着头皮直截了当地跟师母表白:“我想和你谈对象”。就这样,两个人开始交流。但问题是师母家里人除了她妈妈以外,其他人全部都反对他们交往。但是上帝配合的,人不可分开。最终在上帝的帮助和两个人的不断努力下,两个人最后终于结婚了,并且结婚时师母家一分钱的彩礼都没要。

下决心单单服事上帝

结婚后不久,高牧师带着师母一起外出打工。同时也建立了圣书学习小组,两个人一边工作一边服事上帝。

有一天,高牧师正在工作时胃部突然开始绞痛,疼痛难忍。高牧师无法再继续工作,只有请假打算赶快去医院,但是奇怪的是等他请假出了公司大门之后绞痛就停止了。一连三天都是如此。高牧师就在纳闷和思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恰巧那天他听说之前和他一起服事的一个小他三岁的姐妹因为出车祸离世了,高牧师表示,他当时的想法非常消极,他想到的不是那个姐妹如何不幸和悲哀,而是他自己的悲哀,因为他觉得可能下一个(离世的)就是他了。他将这两件事情放在一起反复思想,最终认为这是上帝给他的提醒和光照,上帝想要让他全职服事。

此外,发生的另一件事情更加坚定了他想要全职服事上帝的心。当时高牧师依然坚持收听广播电台的节目,有一天其中一个节目的一段话让他在多年以后依然记忆深刻:可能你的恩赐比较多,你喜欢福传也喜欢建立教会,可能你现在是打工的人(说到这里高牧师激动地说:“说的就是我”。)你也建立教会,但是你的工程却并不稳固,因为只要你一走这个工程就没有了,因为没有人交接。如果你想做更稳固更坚定的工作,那就应当单单服事祂。高牧师非常激动:“这段话抓住了我,我觉得这就是给我讲的。”他回家和师母商量并祷告后,决定辞职,单单服事上帝。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高牧师和师母应当是辞去工作以后开始全职服事,在全职服事的过程当中上帝肯定会给他们很多的祝福和恩典。但事情进展并不像想象的那样顺利,相反却充满了艰难。

原来,当高牧师与师母辞职回家后,中间又经历了很多波折,随后又有人给他们介绍工作,他们决定接受。但最终他们没走到工作地,反而走进了医院。原来在他们去工作地的路上,师母先天性心脏病突然发作了,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即便去大城市也没把握能治好。最终师母带着回“天家”的心离开了医院,重新回到老家。

当地牧者知道了师母生病的消息,于是就过来看望他们。此时,高牧师想起了自己曾经把自己献上给上帝的心志。在牧者的帮助下,高牧师带着师母去外地学习装备了2年的时间,毕业后高牧师本打算留在神学院的敬拜组服事,但因敬拜组不收师母(因师母是姐妹,敬拜组姐妹偏多),他们阴差阳错最终去了一直有负担的A市。

有惊无险的心脏手术

经别人介绍,高牧师带着师母去北京一所医院看病。医院建议高牧师给师母转院,委婉地表达这病他们医院治不了。当天高牧师从上帝那里得到感动,认为手术是有惊无险。因此,他极力要求医生给师母手术,并且表明就算手术不成功,也不会将责任推给医院。

师母进手术室前,高牧师强烈要求为师母祷告:我们都是服事上帝的,假如你从手术台上下不来的话,那就安心回天家,在天上为我祷告,回到A市完成我们在上帝面前起誓要做的工作,能下来(手术台)就同心合意回到禾场继续做工。听闻高牧师的祷告,在场的医生和两个护士都哭了。

手术非常顺利。

术后,医生询问高牧师是否为他和他妻子祈祷了,因为他说“我经历到了上帝。”原来像师母这样的病例是这位医生手上经历的第三例,第一例和第二例手术都失败了,因为这种手术对操作的精准性要求极高,前面两例手术剪刀下去都没剪好。当医生打开师母胸膛时,发现和前面两位病人一模一样,这个时候医生非常绝望,万念俱灰,本想放弃,但“不知道什么力量把我的手挪过去了,然后剪刀轻轻一剪,结果分毫不差。”手术结束以后医生对高牧师这样讲到。

后来,这位医生和高牧师成为了好朋友,并且也请求高牧师为他祈祷,让他可以祝福到更多的人。而师母得医治的故事也影响了医院里一位基督徒护士长,让她更深地认识了自己的信仰,认识到了上帝是又真又活的一位。

两次签病危通知书

术后,师母的身体开始慢慢地恢复健康。但由于他们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因此师母去医院做了尿检,想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为什么一直不怀孕。但令人惊讶的是,医生前后做了两次尿检,结果都检测出师母怀孕了。按照师母的身体状况,她不可能怀孕。因此,医生百思不得其解,问高牧师:“你和你妻子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吗?”高牧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医生的追问下,高牧师回答:“非要说不一样的话,我是信上帝的。”医生说:“那就跟这个有关系。”就这样师母终于怀孕了。

师母怀孕7个月后,出现了流血现象。高牧师带着师母去医院打保胎针,没想到师母宫口开了,孩子马上就要生了。当医生知道师母之前有心脏病并且做了手术之后,就说孩子既不能顺产也不能剖腹产,并且问高牧师“只能保一个的话,要保谁?”“万一两个人都……”回忆到这里,高牧师无法继续下去了。当时高牧师安慰医生:“只要你们尽上本分,其他的我们都交给上帝。”医生非常感动:“我当医生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这样宽慰的话,我们一定会尽力保住两个。”之后高牧师为他们祷告,医生们也都默默低下了头。祷告结束后,医生护士就开始紧张地手术了。

幸运的是,孩子顺利出生了,不幸的是,孩子只会出气不会回气。当小婴儿带着氧气罩被送到另一个医院时,身体已经发青了。当被医生询问“你觉得(孩子)还有救吗?”,高牧师回答“你说了不算,上帝说了算。”,接着医生让高牧师签病危通知书。还没等高牧师松口气,师母所在的医院打电话过来说师母大出血,需要他马上签病危通知书以便进行抢救。在高牧师的极力劝说下,医院才让陪在师母身边的一位姐妹代签了师母的病危通知书。

大人、孩子都在抢救。骑着自行车,高牧师回家了。“我第一次觉得那么累,那么没有力量,开自己家门的时候都很难。到了屋里,我就双膝跪在地上,我说上帝啊,妻子是你给我的,孩子也是你给我的,我想要活的,不想要死的……。”之后他也请教会弟兄姐妹为师母和孩子代祷。

上帝垂听了他们的呼求,大人和孩子两个人都平安无事。现在孩子已经从刚出生的2斤9两长到了现在的130斤,身体非常健康。

多年后,高牧师与师母又为上帝生了一个“仆人”,师母在怀孕过程中再次经历了流血现象,同样惊心动魄。但最终在上帝的恩典下,孩子健康顺利地出生了。

从上帝来的保证

当高牧师和师母在上帝的带领下从A市转到B市服事之后,他曾经工作了一年的时间,一边工作一边服事。后来,教会一位弟兄请求高牧师全职服事,因为他们发现高牧师在福传上很有恩赐。全职服事当然很好,但高牧师也有他的担心:全职服事的话,生活怎么办?

上帝知道他的担心,也理解他的担心,因此上帝通过弟兄姐妹们的奉献来坚固他的心。

在一次培灵会结束后,一位弟兄追着高牧师说他有感动奉献给高牧师1万。高牧师拒绝了,因为他认为他讲道应当是让人不花钱白白得福音的。后来这位弟兄还是找了教会领袖将奉献款送给高牧师。还有一次,一位姐妹拿着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乱糟糟地装满了5块、2块、1块的小额钱币,说这是有感动奉献给高牧师的。高牧师仍然拒绝了。被拒绝后,她托另一位姐妹将钱送到高牧师手上,高牧师与师母整理了塑料袋里的钱,他们很惊讶的发现这些钱竟然有1万元之多。原来这位姐妹把大钱都包到小钱里面去了。来来回回高牧师总共收到了4万的感动奉献。

当时教会为了福传需要买一辆车,和师母商量好后,高牧师把这4万全部都奉献给教会,用来买车了。

“宁愿死在禾场上,不愿死在被窝里”

高牧师在福传上很有恩赐,他去一个地方就可以很快建立起来小组,以管理教会的模式管理小组,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他没有刻意地开同工会,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慢慢带领信徒让他们在小组里面担当一定的职位,在这样的服事过程中他们的生命会得到造就。

高牧师带领的小组发展地越来越好。渐渐地,信徒与同工也有了对母教会的关心与支持。小组也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大,人数也越来越多,但大家从来没有嫉妒纷争,只是想着怎么福传。

一次感恩节后,高牧师的儿子给他打电话,说在感恩节中想到了父母对他的爱,为了养育他付出很大的代价,“我一定要像你一样服事上帝。”第一次听到儿子这样分享的高牧师禁不住流泪了。

这一路走来,高牧师有一个非常想要感谢的人,这个人就是他的岳母。为了让高牧师和师母能够很好地服事上帝,他岳母把家里的地卖了,还清了师母在北京做手术所借的钱。高牧师说岳母都这样程度地支持了,他们夫妻都不好意思不尽心服事主。

高牧师告白,他和师母现在不想想别的,就想单单地服事上帝,把自己的生命献给祂。“宁愿死在禾场上,不愿死在被窝里”。他们里面一方面有感恩,同时也有警醒和惧怕的心:“如果我们不做,一定会有其他人做。既然上帝给了我这样的恩赐,就想把恩赐好好地用在祂的国度里。”



图片来源(Image Credit)Sinousxl via pixabay.com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