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派的沉默:教会应该如何评论加沙流血事件?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5月23日 16:10

在2018年5月14日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馆开馆之际,在光鲜亮丽的庆祝活动之间出现了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惨剧,而它就发生在相距仅仅50公里外的加沙。

著名的美国福音派领导人向特朗普总统表示祝贺的新闻稿件长篇累牍。没有任何人意识到事件的严重后果。当日的死亡和受伤人数还在节节攀升的时候,罗尼·弗洛伊德(Ronnie Floyd)表示大使馆的开馆是“对数百万基督徒和犹太人祷告的预言性回应,因为他们相信圣经,相信上帝会祝福那些为以色列祝福的人”。戴维·耶利米(David Jeremiah)则赞扬大使馆开馆是“一个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勇敢决定”。 詹特森·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则是提出了“我们为什么要一直支持以色列的5个理由”。当然,这样的言论还有很多很多。

或许我们不应该随意谴责这些言论,毕竟它们都是事前准备好,并按照计划一一发布的。但是,它们依然揭示了一个盲点,即福音派与右翼政治两者间穿插着广泛且相同的分布领域,都是源自一个危险的二元观点。

在这种世界观中,善与恶之间有着存在意义上的斗争。而以色列总是被划分为善的一方。他们不认为巴勒斯坦人是独立的人,也有着他们自己的希望,恐惧和梦想。而当他们想到巴勒斯坦的时候,那后者就是恶的化身。他们筛选任何反对这一观点的事物,或者扭曲现实以适应这种观点。所有的巴勒斯坦示威者都被妖魔化为“哈马斯的支持者”。这些示威者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本身就是开枪射击的理由。问他们为什么抗议则是毫无意义的。每一次抗议示威活动都妖魔化为“他们是多么地憎恨我们呀”的案例。于是,他们所遭遇到的暴力事件,成就了一个以仇恨报复仇恨的恶性循环。

让我们澄清:这不是反以色列的论战。以色列人有权力像其他人一样和平安全地生活。为了对发生在加沙的事情表示深感震惊,你没必要反以色列。所以说,你的这一假设,本身就是一个基本已被破除的论述的某一征兆。而用这种方式向福音派头头脑脑们说话,他们几乎是不可能听取的。

福音派对于加沙的沉默,与他们对特朗普的声音是一致的,是一种永恒的耻辱。巴勒斯坦人需要家园、工作、自由、尊严和安全。他们中很多人想要回他们曾经在70年前因为以色列建国而失去的东西。是的,他们中也有很多人认为可以借着暴力方式获得他们想要的。但是因为这一点就妖魔化整个民族是错误的

在以西结书有一段,值得特朗普总统的福音派支持者们好好思考。是关于个人责任,先知提到一句谚语“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牙齿就酸倒”(以西结书18:2)。然后他写道:“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你们在以色列必不再引用这俗语看哪,所有的生命都是属我的;父亲的生命怎样属我,儿子的生命也照样属我;然而犯罪的,他必定死。”

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的灵魂都属于上帝。不能因为种族或政治观点就评断他们“好”或者“坏”。他们也不能因为他们所居住的位置而被评断为正义或者非正义。福音派基督徒真的应该为他们的盲目性而悔改,好好读圣经。

正如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xander Solzhenitsyn)在其著作《古拉格群岛》所写道的:“我逐渐发现善与恶的界线并不在国家与国家之间、阶级与阶级之间、政党与政党之间,而是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穿过,在一切人的心中穿过”肖恩·克莱伯恩(Shane Claiborne)于5月14日写道:“我拒绝相信以色列的生命要比巴勒斯坦的生命更珍贵。我拒绝相信巴勒斯坦的生命要比以色列的生命更珍贵。今天有数十名巴勒斯坦人死去。无论你的政治观点如何,这件事都令我们每个人感到悲伤。”

原文链接可按此阅读。
翻译:S.I
翻译:Ruth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全球华人差传大会| 刘彤牧师:疫情损失严重 艰难中如何效法初代教会的宣教?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