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8日
微信

世界福音联盟领导人访问波兰乌克兰难民营地,理解教会支援的必要

作者: Hannah翻译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8月15日 10:33 |

约翰内斯·雷默(Johannes Reimer)和曼努埃尔·伯姆(Manuel Böhm)所写的一篇文章写道,一位牧师说:“波兰大部分难民援助是由教会提供的。如果他们不是如此投入,援助早就崩溃了。”

国旗说明了一切

7月初,我和世界福音联盟的一名工作人员访问了波兰,目的是更好地了解该国斯拉夫新教会众的难民工作。

在这些人中,我们遇到了新婚夫妇娜塔莎(Natasha)和伊万(Ivan)。两人从白俄罗斯逃到了波兰,以逃避卢卡申科总统的命令。

在他们蜜月期间,娜塔莎的哥哥收到了白俄罗斯军队的征召文件,因此他们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劝他们不要回来。

他们俩讨论了作为基督徒该如何处理这件事,伊凡拒绝接受有一天会对乌克兰开战的想法。因此,在对乌克兰的战争爆发后,他们结束蜜月,移民到了波兰。

从第一天起,这对年轻夫妇就决定尽其所能帮助来自乌克兰的难民。他们很快就参与进了教会在最大的乌克兰难民抵达营地中的工作,帮助照顾孩子们。

这项伟大的工作是由华沙市魅力中心建立的,中心由首席牧师克里斯托夫·扎伦巴(Christof Zaremba)领导。

在这里,难民儿童在其他难民所在的五个巨大的展厅中拥有几个房间,每个展厅可以容纳一万人,这是志愿者们精心准备的。

它们看起来和普通的儿童托儿所没什么两样,不同的是它们是在一个由展厅改造而成的地方。这项针对儿童的工作也是由一位白俄罗斯人彼得领导的。他在他的祖国担任英语教师和教会青年牧师,战争爆发后,他立即感受到了呼召,到波兰来帮助他在乌克兰的兄弟姐妹。

近几个月来,成千上万的孩子来到这个美丽的、对孩子友好的托儿所,娜塔莎和伊万在开始他们新的未来之前在那里帮忙。

娜塔莎报告说:“我们非常努力地在这个数万人的大厅中间为孩子们创建客厅和游戏室。这些孩子中的许多都经历过难以言说的恐怖。有时他们一句话也不跟我们说。一旦他们听说我们来自白俄罗斯,他们中的一些人就退缩了,因为白俄罗斯人也攻击了他们。其他志愿者告诉我们,孩子们看到自己的母亲被强奸,有时甚至在自己面前被杀害。他们对我们——在这场战争中站在普京一边的白俄罗斯人——的恐惧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爱他们,并尽一切努力克服他们的恐惧,在上帝的帮助下,我们成功了。”

cm62awid7caigvwu5k.jpeg

娜塔莎在她的祖国白俄罗斯从事发育障碍儿童的工作,她噙着泪水讲述了其中一个女孩如何将三面国旗绘成心形,一面是乌克兰的,一面是波兰的,一面是俄罗斯的。她在所有的国旗上都加了一张笑脸。乌克兰和波兰国旗上的面孔都在微笑。只有俄罗斯国旗上挂着悲伤的面孔。

娜塔莎想从这个姑娘那里知道,“为什么俄罗斯国旗上的脸如此悲伤?”小女孩伤心地回答,“我的心(俄罗斯)碎了。它没有朋友。”

伊万补充道:“在我看来,这个小女孩比一些政客懂得更多。人们需要的是朋友和爱。当这个世界的权力贩子让人们互相攻击时更是如此。这既不是大多数被独裁者统治的俄罗斯人和白俄罗斯人的错,也不是被这些迷恋权力的人攻击的乌克兰人的错。他们现在为什么要互相攻击呢?无论如何,我们支持乌克兰人,因为我们爱他们,不希望我们的人民互相仇恨。时代会变,那时我们需要有和平在我们之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仍然是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的朋友。不,我们不支持战争或我们的独裁者。我们支持民主与和平。在国内,我们只能取得一点成就,但在这里,在波兰,没有人阻止我们与乌克兰人团结一致。”

娜塔莎补充说:“顺便说一句,作为知道耶稣把我们送到这个世界上的基督徒,我们有义务到全世界去,使万民作主的门徒(马太福音28:19),这也包括那些因为时事而对我们相当冷漠的人。做出选择的不是我们,乃是差我们来的主。”人们很快就会注意到娜塔莎的话是多么严肃。

娜塔莎和伊万并不是唯一我们在波兰见到的,致力于帮助乌克兰难民的白俄罗斯人。

我们正在帮助他们逃向自由

一大早,我们就已经在首都华沙的乌克兰难民抵达和登记帐篷里了。来自白俄罗斯的一辆大巴再次载着马里乌波尔及周边地区的60名难民抵达。

这些难民讲述了他们在这座被彻底轰炸的城市里的苦难,他们被运送到俄罗斯,从登记营逃离的过程,以及最终帮助他们到达波兰的俄罗斯和后来的白俄罗斯方面的许多帮助者。

虽然他们的脸上有长途飞行后过度疲劳的表情,但从他们的眼神可以清楚地看出,他们为成功逃脱而高兴。

cm62b5nydhe9xc0z7v.jpeg

23岁的学生安德烈(Andrej)向我们展示了他的家被毁前后的照片和视频。他告诉我们他们是如何忍受低于零度的温度,以及那些地窖里没有饮用水的时刻,结果却被俄罗斯人驱逐出境。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往往被剥夺了一切,男人们不得不脱掉衣服,以识别可能存在的敌人的识别标志,而像他这样的家庭有时会在进一步的逃亡路线上彼此分离,只有少数人成功逃到这里,其余的人现在被重新安置在西伯利亚。

在那里,俄罗斯人正在经历人口下降,并担心中国移民的增加。现在他正在挪威或美国寻找新的开始,那里是他一直梦想的地方。

我们很感恩我们还能鼓励他,告诉他那里也有教会可以帮助他。

营地经理雅泽克(Jazek)告诉我们:“据报道,仅在我们的帐篷里就有1800多名难民,他们走的是所谓的俄罗斯—白俄罗斯路线,以逃离顿巴斯的战火地区。”

他说:“所有逃离的乌克兰人都经历了一段痛苦的旅程,但那些通过俄罗斯逃离的人,往往经历了地狱般的痛苦。然而,即使在那里,也到处都有帮助者站在他们身边,为他们提供食物、金钱和一切生存所需的东西。我们在这里很早就知道,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也有人不仅反对战争,而且正在为乌克兰人的自由而战斗。”

这样的风险是,他们自己也可能成为报复的受害者。通常,这些帮助者都是有信仰的人。现在整个教会都在帮助难民。

cm62bgeo86puf6m4qm.jpeg

一个带着四个小孩从马里乌波尔逃离的家庭告诉我们,在2000公里的飞行中,他们在各个阶段都有基督徒陪伴。他们自己可能不是基督徒,但他们的帮助者的见证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们收留了我们,让我们住在公寓里,照顾我们,总是鼓励我们不要失去勇气。就这样,我们经历了几个星期的旅途。现在,我们终于安全到达了。但我们的帮助者们想回去接下一批人。”

与我们交谈的那位女士感激地指了指那位白俄罗斯巴士司机爱德华(Eduard)的方向,他在我们旁边的硬椅子上睡着了。他已经载着满车的难民来到华沙28次了。

他在还没完全疲惫不堪的时候告诉我们:“当局允许我们通过,只要他们允许,我们也应该采取行动。”他和他的助手们想当天就回去。已经有其他人在我们城市的教会等着我们了。

在这里,所有人都受到欢迎

当天,我们开车去了华沙市中心讲俄语的浸信会教会。迈克尔·布洛哈(Michail Buloha)是一名来自乌克兰、有着匈牙利血统的牧师,六年来一直在这里带领会众。

在战争之前,加入他教会的主要是讲俄语的外来工人,但现在是来自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难民。周日礼拜的人数已增至600人。

“我们不区分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甚至俄罗斯人。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都得到了我们的帮助。自战争开始以来,教会已经照顾了超过1.5万名难民。每天有多达200个家庭得到基本的食物、卫生用品、药品和热饭。捐款主要来自民众和教会本身。教会也致力于为人们提供心理关怀。在和平与和解网络的帮助下,工作人员接受了创伤护理培训,因此任何寻求帮助的人都可以得到帮助。”

人们注意到,这位忙碌的牧师身上带着一点自豪,因为这项巨大的成就是在没有外国捐赠的情况下开始的。直到最近,他们才得到美国欧亚使团的支持。

cm62bp2gido062ruxn.jpeg

布洛哈牧师负责波兰浸信会讲俄语的会众。在波兰有17个这样的教会,他们都以华沙的中心教会为榜样,集中为乌克兰难民工作。

他不无喜悦地告诉我们:“我们甚至正在七个地方建立新的教会。”

就在我们开会的同一天,他计划前往罗兹,那里的另一个教会将于下周日开放。许多这样的教会正在经历成长,因为难民在那里找到了新的家园。

在布洛哈牧师的领导下,丹(Dan)作为来自美国的美南浸信会传教士所参与的一个教会的情况也是如此。在他的会众中,波兰人、乌克兰人和一些俄罗斯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一个和解之家。

除了社会工作,布洛哈还提到了教会为难民儿童提供的儿童营地。目前有几个这样的营地正在运作。他说:“这种情况下受折磨的主要是儿童。”

“通常是母亲带着孩子来到这里,她们不得不离开留在乌克兰保卫国家的丈夫。父母通常已经努力工作赚钱了。通过我们的营地,我们减轻了母亲们的一些负担,并有助于受创伤儿童的心理恢复。”

令我们惊讶的是,我们在这些营地再次遇到了几名致力于儿童工作的白俄罗斯人。

营地负责人告诉我们:“目前,主要是我们的乌克兰朋友在战争、逃亡和失去家园的负担下受苦。我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身上。我们不会忘记那些逃离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独裁者统治的人。他们也需要朋友,我们向所有人伸出友谊之手。这是耶稣会做的,也是我们在做的。”

在波兰,浸信会并不是唯一提供大规模难民援助的组织。我们听说五旬节和弟兄会,新教和天主教教区也同样积极提供帮助。

布洛哈再次证实:“波兰大多数难民援助是由教会提供的。如果他们不是如此致力于人民,援助早就崩溃了。”

需要什么?

对于我们的问题,布洛哈牧师回答说:“我们急需房间。我们的会众都挤在租来的几平方米的房间里。如果我们有房间,我们的护理可以加强好几倍。然后我们需要为难民提供住房和工作。”

他提到了其他瓶颈,然后谈到乌克兰对儿童文学的迫切需求。当我们向他展示由PRN和乌克兰Good Books出版社出版的儿童读物时,他的心兴奋起来。“我们这里需要这些书,越快越好。”

“在战争的几个月里,我们这些波兰的俄语社区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如果曾经有人告诉我,到目前为止,我们被允许做的所有事情,都将由我们自己来做,我会把它当作幻想而不予考虑。然而,这正是现在的情况。别问我怎么做到的。只有神才知道奇迹是如何发生的。最后,我们自己从所有这些工作中获得了最大的灵性上的益处。我们的信心成长了,神在我们中间的同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真实。”

我们听说,与来自国外的支持者一起合作是非常重要的,但这对于我们的兄弟姐妹来说往往很难管理。来自欧亚使团的美国传教士告诉我们:“我们没有时间填写这些报告和需求清单。”

我们需要更好的网络和进一步的支持,但似乎我们也需要更多地走出去,访问、观察和倾听我们自己需要什么,然后不要停止支持那些付出了他们所有一切的弟兄姐妹们。

即使在一个不太像家的新家,他们也帮助那些悲伤和需要我们帮助的人。


合著者约翰内斯·雷默(Johannes Reimer),教会研究和跨文化神学教授,世界福音联盟公共参与部负责人;合著者曼努埃尔·伯姆(Manuel Böhm),是世界福音联盟乌克兰支持基金的管理负责人。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