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8日
微信

瑞典福音派谈该国2022年大选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9月13日 10:52 |

瑞典被广泛认为是欧洲最自由及最进步的国家之一。在这个北欧国家迸发出的趋势,往往朝南方移动,影响到欧洲大陆上的其他国家。

从政治角度来看,瑞典一直以来受到在上世纪赢得大多数选举的该国社会民主工人党的强力塑造。只可惜现任首相玛格达莱娜·安德松(Magdalena Andersson)可能会看到她所属政党的支持率跌至历史最低点。

9月11日大选前的民调显示,很多公民正在转向更为保守的立场。事实上,每个人都在谈论风头无二的瑞典民主党,这在十年前的瑞典政坛上是意想不到的选择。有约20%的人称他们准备投给这个强硬的右翼及民族主义政党。

所以说,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什么人们对于自己国家的发展方向不确定?以及基督徒对这些要紧问题的看法又如何呢?

一处可见转变

领导瑞典福音联盟兼该国洛桑运动的神学家奥洛夫·艾德辛格(Olof Edsinger)说:“在2018年的前次大选中,大众的转变就已经可见了。很多人都觉得社会民主工人党对于今天的热点问题拿不出解决方案。”

为了反对政府的政策,一场右翼运动已经声势浩大起来。“在之后的岁月里,整个政治格局是由各个党派与民族主义瑞典民主党的关系而决定的”。四年前,为了阻止被认为的极右势力入侵,传统保守派政党为左派上台提供了便利。但是这一次,艾德辛格说情况可能出现变化。

瑞典基督教智库克拉汉姆研究所(Clapham Institute)的佩尔·艾维特(Per Ewert)说:“这次大选可能难解难分。如果社会民主工人党在本周日失去权力,那将主要会是社会契约的破裂。”

换句话说,“瑞典社会并非像几十年前那番流畅运作了。早在1976年就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的社会问题导致社会民主工人党44年来首次失去执政权。现在,两个集团之间的平衡似乎已经是完全平衡了。”

热门话题:犯罪,能源价格和移民

但在党派政治竞选之外,街头人民认为的问题是什么呢?

艾德辛格将其总结为“犯罪、移民和能源价格。瑞典近年来的致命枪击事件大幅增加,主要是在犯罪帮派之间,让很多普通人感到害怕”。

艾维特对此给予赞同。他说“最近几年来,帮派暴力以非常令人不安的规模搅扰着瑞典”,以至于连左派政府都“意识到必须对犯罪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

之后是乌克兰战争和飙升的电力及天然气账单。艾德辛格观察到,“整个欧洲都在讨论能源问题,但我们的政府却是将两个核反应堆过早关闭,让所有人都不满意”。

cmthqajrku1jnsypvj.jpg

另一个争议性辩论是与瑞典境内的外国人比例有关。每年,约有10万名移民来到这个拥有900万居民的国家。部分人认为犯罪增加与移民存在关联,另一部分人则要求更好的融合政策。

日趋扩大的分裂

很多问题都是城市以外的辩论问题。艾德辛格解释说,“瑞典政治精英的‘觉醒意识形态’在农村地区并未获得掌声,特别是因为这些地区的人们‘在移民领域’(存在大量失业)和环境政治领域经常觉得是失败者”。

艾维特补充说“融合挑战在城郊是最大的”,同时“对失败的社会契约的挫败感在农村可能更大”。

市政和地区选举也在本周日举行,投票差异可能表明进步城市与保守城镇之间的分裂越来越大。

瑞典极端化之根源

瑞典基督徒最为担心的现实之一就是极端化,这点毫不奇怪。

这位瑞典福音联盟的秘书长警告说,“我们失去了太多我们的‘民主直觉’,反而是试图让每个人都像我们一样进行思考…这从根本上导致了极权主义”。艾德辛格指出,他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密切关注被他认为是“不宽容”的“觉醒主义”社会趋势。

cmthqkn3wka4qghvgc.jpg

同时,这位克拉汉姆研究所的研究员将瑞典社会很多问题追根溯源至“1900年代在瑞典出现的极端层面上的世俗个人主义”。基于这种哲学,“我们创造出一个奇特混合体,价值观中并无世俗世界观,个人是万物的中心;以及不断增长的有着非常不同价值观的穆斯林人口,他们无视瑞典社会及我们的价值观”。艾维特在这一“非常对立的价值观体系混合体中”看到了“对社会契约和圣经价值观的巨大挑战”。

教会的灵性危机与机遇

在这种情况下,这位福音联盟的领导人看到“在基层,特别是在祷告运动中,人们越来越意识到我们正处于一场灵性危机中”。基督徒也还“看到这些天在传福音上的诸多成果,特别(并不仅限于)是在散居社群中”。

艾维特赞同面对“我们在瑞典人民中看到的挫败感和现实反击”是“对教会的一种鼓励”。“世俗-个人主义哲学的缺陷”越来越明显,但同时也很明显的是,“伊斯兰教并非应对社会挑战的答案”。这会是一个“对于个人和社会两者而言,教会进行介入并宣扬福音作为解决方案的绝好机遇”。

为瑞典祷告

佩尔·艾维特总结道:“我想说的是,对于基督徒个人和教会及教派而言,最重要的要求是在一个非常世俗的环境中为我们的忏悔表明立场。牢记但以理那三位朋友拒绝给金像弯腰,从火中获救,以及得到国王奖赏。请为瑞典基督徒的信心和勇气祷告,我们将非常感激。”

艾德辛格请求“请为即将到来的选举祷告,为极端化祷告”。他还加了第三个请求,“教会的世俗化…LGBTQ问题在部分福音派和五旬节派教会中也存在激烈的辩论”。

背景知识:路德宗牧师拒绝给LGBT夫妇证婚有禁令?

今年夏天,瑞典路德教会的社会民主工人党代表提议,将拒绝给LGBTQ夫妇证婚的敬拜牧师排除在教会之外。作为前国家教会,瑞典路德教会还保留着主流政党的很多影响力。奥洛夫·艾德辛格解释说:“在路德教会的全国主教会议上,各政党占到多数。因此,确实存在着政治家将这一决定强加给教会的危险。但是主教们对于这样的变化不感兴趣,因为这会严重损害到他们的权威。”

佩尔·艾维特补充说:“毋庸置疑,这是趋势所向。政府希望走上哪条路是无悬念的,因此,基督教信徒和领导人应该拿出勇气,坚定地站在圣经基础上。”

政府对于信仰团体的影响力在自由福音派教会宗也很明显。两个例子分别是禁止(以“不明确条款”)性别转换治疗和教会必须具备某些内部民主标准方可获得公共福利。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