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11日
微信

纪念10月31日宗教改革日:宗教改革改变了教会和整个世界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2年11月02日 10:27 |
播放

1517年10月31日,也就是天主教节日诸圣节(All Saints,非“万圣节”)的前夜,马丁·路德公开发表了他的论文。这件事影响之大,以致于这一日被标记为宗教改革的开始和回归耶稣的福音信息。

对于某些人而言,路德是破坏“教会”(译注:指天主教)统一的食人魔,是践踏主之葡萄园的野兽,还是破坏修道院生活基础的叛逆修士。

而对于其他人而言,路德是一位再次宣讲耶稣好消息的伟大英雄,是腐化教会的改革者。

他改变了历史进程,大胆挑战教宗和神圣罗马帝国的权力,持有与罗马天主教这一既定宗教的实践和教会律法相悖的观点,认为其有违圣经。

路德提出的反对忏悔仪式制度的主要福音派教义为:救赎乃只靠信仰和恩典,而非行为。

打动这位修士的灵感火花可能出现于1515年,当时路德开始教授《罗马书》,因为他自己后来称,正是在该书信的第一章中,他找到了解决自己困难的答案。

长期挣扎

但这个答案来之不易。路德并不是某天一打开圣经中《罗马书》第一章,就发现那里写有“义人必因信得生”。

根据路德自己的陈述,这一伟大发现之前,他经历了漫长的挣扎和痛苦的煎熬,因为《罗马书》1:17一开始就写道:“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

这节经文开始说“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最后又说“义人必因信得生”,于是路德夜以继日地思索,理解这节经文两部分之间的关系。

路德找到的答案令人震惊。在致罗马人的书信中,“神的义”并不是像当时传统神学认为的那样,是指惩罚罪人的事实。相反地,它指的是这样一个事实:义人之“义”并不是他自己的行为,而是神之恩赐。

co0ujq8t8bfpqfslex.jpg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神的义”是因信而活之人的义,不是因为他自己为义,也不是因为他满足了神圣公义的要求,而是神给予他的恩赐。

因信称义并不意味着信仰是一种比善行更微妙的行为,神会因为这一行为回报我们。相反,它意味着信仰和罪人的称义都是上帝的作为,是白白得来的恩赐。

“我立时感到自己已得重生,乐园的门大开,让我进入。《圣经》的一切话语有了新意义,从前‘上帝的义’令我闻而生厌,现在它使我在更大的爱中有说不出的甜蜜。”(译注:Roland Bainton, 1950 & 1978,"Here I Stand: A Life of Martin Luther", Abingdon Press, p49。援引陆中石古乐人译译林出版社)

谨慎与保留

路德似乎是位有点谨慎的人,致力于他的研究和精神生活。他的伟大发现虽然给他带来了对于福音的新理解,但并没有立即导致他对罗马天主教的基督教信仰之理解提出抗议。

相反,这位修士继续致力于他的教学和牧养工作。尽管有证据表明他教授了自己的新神学观点,但他并没有试图将其与天主教教授的神学对立起来。

当最终决定是时候发起伟大挑战时,他写了本意是学术辩论之基础的《95条论纲》。

这些论纲攻击了罗马天主教经院神学的几条基本信条,他希望论纲的发表和由此产生的辩论会是一个让教会其他成员了解他所发现的机会。

反对谋利

但是,这场争论远远超出了路德的预想。通过攻击约翰·铁支勒(John Teztel)在德国出售赎罪卷的行为,路德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敢于反对数个要比自己更强大人士们的利益和计划。

根据路德的说法,如果教宗真有权力可以将灵魂带出炼狱,则他就必须使用这一权力,仅仅是出于爱心,而且是自愿这么做,绝非出于建造教堂需要资金这种微不足道的理由(《95条论纲》之82条)。

尽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但无人敢于提出抗议,赎罪卷的销售继续进行。

co0ukegx9m33yatvhx.jpg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95条论纲》

诸圣节的前夜,路德将他著名的以拉丁文写成的《95条论纲》钉在了威登堡教堂的大门上。

事件影响之大,以致于1517年10月31日这天经常被引作宗教改革的开始,以及重申神的话语才是教会和所有神学的起点和最终权威。

大多数历史学家都同意,路德在这一天将论纲寄至美因茨大主教、教宗、部分友人和其他大学。论纲被很快印刷出来,以至到了1518年整个欧洲都广为传阅。

反应和分裂

他们的影响令路德本人感到惊讶。宗教当局最初对于是否谴责路德表现得很犹豫,于是路德继续与支持罗马天主教教义的神学家辩论,如与约翰·埃克(Johann Eck)的著名1519年莱比锡辩论。

1520年6月15日,教宗利奥十世发表训令《主起来吧》(Exsurge Domine),明确谴责《95条论纲》,与罗马天主教冲突公开化的路德于第二年被逐出教会。

利奥十世要求路德至少收回41条论纲,但这位德国僧侣在1521年的沃尔姆斯帝国议会上冒生命危险公开回绝了这一要求。这是向后来成为宗教改变所迈出的决定性一步。

这场宗教改革不仅是一场精神革命,也是一场社会、经济、文化、科学和政治革命。可以这么说,现代世界和社会在很大程度上诞生于这一可以以一种明确、全新及独特方式指向福音书中那位耶稣的历史时刻。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