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2日
微信

一东北姊妹回忆20多年前非典时期的服事经历:反转再反转的一个见证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4月21日 11:28 |
播放

笔者按:芬姊妹是东北地区一位热心的60后信徒基督徒,信主20多年。最近她探望了20年前曾去传福音的一个名字叫“窝棚”的村庄,看到那里建立了宽敞明亮的教会,村中有20名左右的信徒在一起稳定聚会,她不由得向主献上感恩和赞美,反复感叹上帝真奇妙!

芬姊妹提起过去,首先表示自己很亏欠,如今传福音的热心不如从前,身体也懒惰了。不过在探望了这个教会之后,她希望上帝能够恢复她的热心。芬姊妹特别想见证这个教会成立的过程,希望笔者能够记录下来,以鼓励更多弟兄姊妹传福音。

在非典和结核的双重危险下外出传福音

20多年前,芬姊妹蒙恩得救后,非常喜欢在教会里祷告,非常渴望向别人介绍拯救她的主。她也常常和热心的弟兄姐妹一起到周围的农村去服事那些困苦的灵魂。在主的带领下,也结出一些属灵的果子。 

2003年的一天,她正在教会里祷告。接到自己五妹家的电话,说五妹夫家的亲戚,有个男孩16岁,得了颅骨结核已经卧病在床三年了,得病之前在山上放羊。孩子妈妈听说芬姊妹信主,想请芬姊妹过来给孩子祷告,希望孩子能够得医治。

芬姊妹接到消息,跟同工张姊妹一起来到了这个叫做“窝棚”的地方。“窝棚”听起来就是一个贫穷的地方。芬姊妹和张姊妹祷告后,凭着爱心和信心搭车过来了,但是到了之后却遇到了难处。

2003年,正是非典时期,五妹夫还没有信主,加上孩子得的是有传染性的结核病。虽然孩子是自己的亲戚,但是五妹夫考虑到危险性,放下话:“你们如果去他家,就不要来我家住。”

芬姊妹和张姊妹也犹豫了,孩子家庭条件非常不好,没有能力给他们提供住宿的地方,在农村除了五妹家,也没有可以投宿的地方,怎么办呢?

不能勉强五妹和妹夫,芬姊妹和张姊妹到了孩子家门口,却不敢进去,只能在外面祷告。她们说,“主啊,我们远远地来了,既有非典的危险,又有结核的危险,我们没有地方吃饭,也没有地方住宿,你说怎么办?……”祷告的时候,上帝加给她们信心,“若是没有主的许可,连一根头发也不能落在地上。”

凭信心祷告和赞美,孩子有好转

得到信心,她们就决定去孩子家,孩子家的环境差点吓坏芬姊妹。孩子家是一个小土房,窗户是用塑料布遮的,中间还漏了一个大洞。房子很矮,伸手就能够着棚上的草。孩子爸爸耳朵有点聋,必须大声喊才听得见,妈妈是南方过来的,身材佝偻,又黑又瘦。孩子躺在炕上,眼睛无法睁开,看着喘气都难,感觉就剩一口气了,因为太久躺着,孩子后背的骨头已经露出来了。

房间很小,一铺小炕,孩子占了一半,家里也有些脏,病人长期躺在炕上,屋里也有些味道。但是芬姊妹和张姊妹顾不得脏不脏,看到孩子这样,她俩上炕,一人扯孩子一只手,拉着孩子的手开始祷告赞美,一连三次之后,孩子的眼泪流出来。之后一直祷告,祷告中途,一条大狗(孩子家的)从外面的窗户窟窿里钻进来,直接坐在了炕上。两位姊妹虽然被吓了一跳,但还是很快调整好情绪,继续为孩子祷告,赞美。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饿了,孩子家里也没有什么吃的,孩子的妈妈用面粉简单做了疙瘩汤招待了两位姊妹。晚上几个人凑合着在炕上蹲了一宿,因为也没有多余的被褥。

第二天五妹过来给送饭。后来五妹夫终于松口同意去家里住。芬姊妹和张姊妹连续服事了孩子三天,第三天,孩子睁开了眼睛。周围的邻居也觉得神奇。

芬姊妹和张姊妹看孩子有好转,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跟本地教会说明情况。一周之后,教会安排同工继续服事,并将弟兄姊妹的爱心奉献(被子等物)带过来。不久之后,孩子就坐起来了。芬姊妹那时候就想:这个孩子要好了,全村都得信主,多荣耀神!她就一直为此祷告。

确实因为这个事情,孩子的父母、周围的亲戚包括芬姊妹的五妹都信了,因为本来是后边骨头都漏出来了,一动不能动的人,现在可以坐着吃雪糕了。 

剧情反转,孩子意外昏迷后离世

教会的弟兄姐妹也很有信心,继续爱心支援,孩子的状况越来越好。没想到,大家都为此向主感恩的时候,孩子突然陷入了昏迷。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听说昏迷之前,孩子父母觉得孩子要好了,就把从前吃的药拿出来继续给孩子吃,这一吃,结果孩子又昏迷了。

那时候农村穷,医疗条件也没有,孩子父母着急,眼看孩子要不行了,也不知道去医院,只好给芬姊妹打电话。接到电话的那天是下雨天。芬姊妹从电话中听出孩子可能不行了,但是因为下雨,去农村都是土路,路不好,去“窝棚”村的客车不通。芬姊妹跟丈夫一起祷告,她相信如果上帝允许,会给他们预备顺风车。祷告的时候,芬姊妹看到天上有带翅膀的马,带车飞过去。她想孩子可能要走了,得去看看。

很奇妙,那天他们确实等到了一个顺风车。一个四轮车车头来接人,但是接的人没回来,正好把他俩接过去了。一个车头能做四个人,她跟丈夫正好搭上了他们的车去了“窝棚”。

到孩子家的时候,不到两点钟,到屋看孩子看着确实不行了。但芬姊妹还是希望上帝能够施行神迹。他们带孩子妈妈一起为孩子认罪,做悔改祷告,然后一直赞美,赞美了一两个小时。听见孩子嗷的一生,然后就没动静了。一个亲戚来摸脉,发现脉没了,孩子走了。

芬姊妹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赞美的时候满心希望孩子活。可是孩子却死了,她也觉得很尴尬。芬姊妹去了五妹家,在五妹家祷告埋怨上帝,“主啊,我要的是活的,你为什么让他死了呢!”芬姊妹一直跪着问上帝,后来自己突然身体不舒服了,开始吐,头也晕了,她一下子意识到这是主在提醒自己不该埋怨上帝,马上求主赦免埋怨的罪,也请五妹为自己祷告。祷告之后,身体好了。

孩子离世,父母反而确信孩子进天国,在家中成立教会

这边,芬姊妹因为埋怨主而经历着主的管教,那边,孩子的家人为孩子举行简单的葬礼。葬礼结束,孩子的爸爸来找芬姊妹,说自己仿佛看见耶稣把儿子领走了。这时候芬姊妹想起早上为孩子祷告看到的异像,拉着车的飞马。她开始理解,孩子是被上帝接走了。

尽管如此,芬姊妹还是有些不甘,她回到家中,找上帝的仆人交通,她觉得孩子活下来,才是上帝的荣耀,才能在那里成立教会。但是一位仆人对她说:“上帝不能按照你的意思,孩子在这个家庭中受了许多苦,回到天父那里好得无比。按照上帝的意思,不能按照人的意思。”

后来,芬姊妹又过去服事孩子的父母,孩子的父母因为确信孩子去了天国,也愿意在自己的家里敬拜赞美主,村里陆续有人过来。那时候就在孩子家成立一个教会。

芬姊妹来这里服事毕竟不方便,就想找一个人可以固定服事这些人。听人介绍说,屯子里原来一直有一位信主的姊妹,但是因为只有她一个,所以她一直去别的村子聚会。芬姊妹找到这个姊妹,说明了来意。姊妹祷告后,也答应了愿意带着大家一起成长。

教会持续发光,人和建筑里外全部被更新

如今20年过去了,那位姊妹一直默默坚守在这个岗位上,20年中,陆陆续续,有信徒离世归天家,也有人搬离这个村子,但是她一直看守到现在。如今经常聚会的有20人左右,最近也有好几个是新信主的,这个小小的教会里,经历了很多上帝的大能,好几个在医院被判了死刑的,医生治不了的,来到教会中得到了医治。

这个曾经作为聚会点的家庭从前是又脏又破的小平房,现在在国家的帮助下已经建了宽敞明亮的砖瓦房,曾经那个佝偻着腰、又黑又瘦的母亲,跟从前判若两人,不仅长高了,因为腰直了起来,脸上也挂满了喜乐的笑容。她虽然一个大字也不识,但是却成为教会里“领歌儿”的人,每当她赞美的时候,赞美的歌声就穿透弟兄姊妹的灵魂。从前靠喊才能听见的父亲,如今带上了助听器,在教会里为会众读经。 

上帝恩待了这个不起眼的家庭。不仅如此,他们的教会,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房子。教会有两部分,挤一挤,屋里能坐100多,外面玻璃房里还能坐50人。芬姊妹看到眼前的场景,再回想到第一次来时所见的漏破洞的塑料布窗户,简直无法想象。

芬姊妹感叹,自己得到的那么多,为主所做的却是这么少,但反过来说,我们做一点点,主却能够通过这一点点做那么多!芬姊妹祈求主恢复她起初的爱心和热心,继续走出去,传福音,拯救灵魂。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