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7日
微信

家人之间:我认为“对的”,为何你要说“不对”?

作者: 上海爷叔谈家庭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1月05日 10:21 |
播放

【编者按】
本文根据『顾家的上海爷叔下午茶』现场讨论的内容整理、编辑(2023年11月19日,第78期)。
『顾家的上海爷叔下午茶』是“齐家学汇”播出的网络直播谈话节目,话题涵盖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会众可与上海爷叔、主持人及其他会众轻松对话,共谈家事、畅叙真情,让善意流动起来,共同创设幸福家庭。


【现场讨论】

家人,因熟悉而很少顾忌。
我好意提出的,诚然是“对的”,为何总会被劈头反对,说“不对”?
家庭,有建议、有反对,有情绪、有道理,该如何沟通?

主持人:
这个话题让我想起一个故事:一个三岁的孩子,为生病的爸爸端来一杯水,爸爸欣慰地喝了。后不觉有疑问:孩子够不着饮水机,哪来这杯水?问孩子,孩子说:我是从马桶里舀来的呀。爸爸会生气吗?孩子是一片好心,爸爸说他“不对”有错吗?

爷叔:
确实,孩子的认知,是不知道马桶里的水对人不利。
家人之间,提出“不对”,往往不客气,会立即否定。特别是孩子提出一些意见,会被家长劈头盖脸地否定。
上次王顺教授分享了他们家孩子花499元给妈妈买乐高玩具作礼物的故事。从成人的角度,孩子做得不对;从孩子的角度,他对妈妈是好心。
我们应该从出发点看,还是从结果看?家人提出不太成熟、幼稚的意见时,应该说“不对”吗?要说,该怎么说呢?

杨杨:
在家里,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自己提出了很好的意见,却被配偶反对。
讲我家的例子:我建议将衣橱挪离墙一段距离,隔出一块空间挂衣服。可丈夫听后立即反对,他说我不懂、瞎搞。我当时觉得真是嫁错了人,这日子没法过。

爷叔:
你有问过丈夫为什么反对吗?

杨杨:
问过。丈夫说,这不符合常规,不好看。他是搞室内设计的。
但后来,这个挂衣服的储物间,还是按我的想法弄出来了。丈夫说,不想跟我吵架,你想弄就弄吧。丈夫觉得我太凶,但我总觉得他很消极,提出什么好的想法,都说不好。
挪动衣柜,我是强求的。现在,他也在使用这个储物空间,还觉得蛮不错的,他也没承认,当初反对我是不对的。

爷叔:
那杨杨有没有紧跟着说:你看,我的点子没错吧,你当初还反对。

杨杨:
我没有拿这个说事。我丈夫曾经说过:我已经知道错了,就不要再多说了。

爷叔:
你们有没有总结过,当时他为什么反对?
我们遇到不同意见,可否不要立即反对?就算你说错了,我先按照你的意见执行,用事实证明你错了,免得无谓的争执;只要没有实质的危险,不妨试错,可以吗?
但是我们不会用这个办法,往往吵个面红耳赤,也没做尝试。最后小事吵成大事,甚至吵到离婚。

大叔:
我在家里是“反对派”。比如太太说今天吃这个可以吗?比如孩子说做这个可以吗?我经常第一时间就反对说:不要。他们很怨,说我为什么总在反对他们。
其实,家人来问我“要不要”的时候,我说“不要”是“先等一等”的意思,因为我还没考虑清楚,不想那么快作决定。

爷叔:
我们请大叔的太太巧巧来谈谈感受,听到丈夫反对时,你心里舒服吗?

巧巧:
我感受特别不舒服。我观察大叔,他在外面,同事提出什么意见,他都是认同的。但在家里,不论我还是孩子,提出一个建议,他都说不好。
听到他反对,我就说:为什么在外面你对别人很好,在家里总是反对我们?我会说些难听话,给他压力,让他就范。

爷叔:
这会给家庭带来不良影响。

巧巧:
是的。我希望他不要急着否定我,他可以说:等我再想想。

爷叔:
为什么大叔还没有想好,嘴上就急着说“不行”呢?杨杨丈夫也是,没想好,没有尝试过把衣橱离墙当衣帽间,也想象不出,太太的主意好处是什么,就急着说“不好”了。
决定不了,还没想通,需要再考虑一下,与“我认为你不对”,是完全不一样的意思。

杨杨:
我丈夫就是说我不对。

爷叔:
这是问题所在——为什么我们不能承认:我听不懂,我想不通,我不理解?
你都没听明白对方的意思,为什么就讲别人不对呢?

杨杨:
从后来我丈夫的表现看来,他觉得我这个点子挺好的。

爷叔:
有时候女人有很多创意,男人一时接受不了。我小时候,我爸和我妈之间吵架,也差不多这样。
比如,我们出门,抱着弟弟很累,我妈说:能不能有一种婴儿车,小孩在里面能坐能站又能躺?我爸说:哪有这种东西,你乱讲。可现在不就有了这种婴儿车了吗?如果我爸当时把我妈的想法去实施了,不就可以申请专利了吗?我妈还提出过,可以把厨房的橱柜吊起来。那时听起来也是匪夷所思的,我爸很反对,但现在不也有了吊柜了吗?
对家人,为什么我们急着反对,不仔细听听他们看似古怪,却隐藏着许多合理性的意见呢?这是否与自尊心有关?——主意都被你想去了。
大叔听见太太的意见,觉得有伤自尊吗?

大叔:
我好像没有这个意思。

爷叔:
那为什么你不反对外人,要反对太太呢?我们要深挖一下内心过程。否则长此以往,对家庭关系很不利。

大叔:
我怕担责任吧。如果我做了决定,结果不好,责任是我要承担的。

爷叔:
那也可以这样:这是你想出来的点子,我觉得不好,但可以照做,结果由你承担。
为什么大叔要自己承担呢?男人总是如此,特别是在人面前,要体现男性的自尊。所以,总会说,女人不对,女人不懂。

大叔:
好像是这样。

爷叔:
当然,女人出主意时,也要讲点策略,要懂得让男人接受,甚至让男人感到是他的主意。不然,常被男人反弹,女人也难受。
不过,我们还是先研究一下:男人为什么老是做“反对党”?这是不是与自尊心有关?
在我们家,倒是我太太是“反对党”,我有很多想法,太太觉得我太烦,我就死磨硬缠,拐弯抹角,最后,我就得逞了。
反对,可能出于很多种内心想法。出于自尊,是一种,但不是全部。有时候是怕烦,一出主意,又要动了,很麻烦。
可是,就算主意不好,试试看,效果不好再摆回来,有什么要紧呢?
在家里,家具摆设是有讲究的。有时,摆得好看却不方便;有时摆得整洁,东西却很难找。东西怎么放,哪怕一块抹布怎么挂,都是一门学问。日本很注重收纳艺术,他们空间小,要使用得合理又美观,这里面有美学原理在,包括垃圾如何分类与处理。这些都促进了设计的发展。
要使家居合理,家人会有许多主意。如果嫌烦,就容易成为“反对党”,找些理由说你“不对”,其实是懒得动手。
有些人很清楚自己拒绝的原因,就是懒得动,但是表面上会说很多理由反对:这里不对、那里不对。我妈有许多主意,如关于吊柜,我爸要看书,懒得动,就讲了很多理由:吊橱很危险,容易掉下来,容易撞到你的头,走路不方便,等等。其实,把橱柜吊高一点,装得牢一点,不就行了吗?我妈说:你又不在厨房里烧饭,体会不到地方小,多不方便,厨吊起来可以腾出许多地方。
我们对家人“反对”可能有几种情况:出于自尊;懒得折腾;对方的主意确实不好;出于情绪。

大叔:
我确定,自己会因为有情绪而反对。比如已经跟太太有不愉快了,趁机反对她报复一下。

爷叔:
“理由”和“原因”不一样。反对有很多原因,比如有情绪、懒得弄、出于自尊。
但是,为什么没听懂就说对方“不对”?这就造成不必要的冲突了。说“你不对”是个判断,说“我听不懂”是个心理事实。
杨杨提议移动衣橱,杨杨丈夫自己想不通,为什么要说杨杨“不对”呢?
我们反对的时候,会说很多摆得上台面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自己有内在的原因。

巧巧:
是的,我们家楼梯需要修理,但是大叔一直拖着不弄,他找了许多理由拖延,后来我摔了两跤,才弄好的。

爷叔:
我们应该有技巧地提出意见,让对方反对不起来。有时候,对方说“不对”,我们要看到他内心的原因:是伤了自尊?是对方懒得动?或是没有理解?

鸣叫:
丈夫反对太太出的主意,其实是丈夫不想做、不想弄。我说这话是代表自己的,我希望在家里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我没跟太太表达自己的想法,导致夫妻之间不必要的张力。

Ann老师:
家是身心放松之地,不仅是个物理空间,更是精神情感的栖息之地。跟着爷叔一起练功,修炼用“非暴力沟通”来同理彼此、爱彼此,让“家”的功能成为“加油站”而不是“华山论剑”的彼此内耗。

老黄:
今天的话题让我很触动。杨杨和巧巧的反应非常真实。为什么没听懂就反对?这是普遍存在的现象。我看到许多视频,一些有水平的教授讲得非常好,但是有些小白听不懂,就在视频下面骂骂咧咧了,说人家胡说八道。
你讲的东西让我没听懂,会有一种挫败感,好像冒犯了我,就生气了。这是种情绪的表达。这种骂骂咧咧不是在讨论,而是反击。
陌生人之间会这样,放在家庭里,也会如此。
作为家人,我们在一起这么久,难道我没讲清楚吗?难道你还没听懂吗?问题是,我们的语言有局限,不可能一下子100%领会别人的意思。反对只是一种结果,一种情绪的连锁反应,没有触及事情的本质。
我们在反对的过程中,可能掩盖真实意图,大部分时候是在纠缠情绪。归根结底是:我想改变对方,自己不想改变自己。这样很难达成共识,让家里的小事很难解决。
所有杨杨会觉得“嫁错人”。本来是观点的对错,上升到人的对错,你伤了我的自尊,就火上浇油,小事就变大事了。
我们该怎么办呢?我总结了三点:1、沟通但不期待(期待越高,麻烦越多);2、输出但不争辩(我只输出意见,但不跟你争对错);3选择但不教育(做出选择,但不去纠正教育你)。
比如辅导孩子功课,孩子做错了题,父亲想立即纠正,母亲想让孩子自己检查。父母争得脸红脖子粗,但是孩子只是做错了一道题,又不是做错了人,怎么改,都不重要,不改,也没问题。但是我们会上升到尊严的问题。

主持人:
我们希望达到“共同”,我们在探究反对方的原因。老黄爷叔认为,是沟通过程中,感到自尊受到冒犯,反对是屈辱下的反击。但是,楼梯到底修不修,我们还是要进入是非的决策。特别是遇到家庭的重大问题,比如医疗、养老。实际上,我们一定有意见会被舍弃、被反对。刚才爷叔说,我们不妨去做一下,通过事实验证一下。

爷叔:
这是一种家庭沟通的方法。家里的目标要一致,我出这个主意的目标是什么?我反对的目标又是什么?这样比较容易解决问题。我们都想让对方改变到和我一样,家庭关系就搞不好了。
我们都是有缺陷的人,为何不能听听对方的意见?关键是,我们的目标是什么,这对对方有利吗?在家里,不光要考虑自己,也要考虑别人能否获利。如果自己得逞了,别人不舒服了,这日子怎么过?

主持人:
杨杨想到移衣橱的主意时,考虑丈夫了吗?还是只考虑自己的方便?

杨杨:
是最初我提出主意的时候没有讲清楚,丈夫以“从来没有人这样弄过”为由反对了我。他说,我们家从来是听我的,从来没听过他的。

爷叔:
这就与尊严有关了。看来我们出主意要注意策略,不要有耀武扬威的感觉,好像家里都是你有主意,都是你对。

巧巧:
我们家也是如此,大叔总说我是我们家的“霸主”,他加入“反对党”是要消灭“霸主”。

爷叔:
这种反对已经陷入情绪的层面了。落在情绪里的争吵是没有道理的。一个主意出来,被情绪“反对”,一定有原因。
老黄说的陌生人之间的反对,是对一本正经教育人的反感。家庭之间,则是日积月累的不愉快的历史——你让我不舒服了,我要趁机报复。此时反对已经没有理由了。
我们要探究一下,情绪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出主意的人被反对了,心里也不舒服,以后出主意更霸道了,陷入恶性循环。
怎样避免反对与被反对的情绪累积呢?
采访一下大叔和巧巧,为什么要霸道地处理呢?是谁先霸道的?

巧巧:
是我先霸道的吧。我认为丈夫应该满足我,男人应该宠老婆,有种理所应当的感觉。

爷叔:
你怎么可以用霸道的方式讨宠呢,要对方对你好,怎么能用“发火箭弹”的方式?

巧巧:
我小时候看我爸妈吵架,总是凶的人占上风。

爷叔:
所以巧巧也学了。那杨杨呢,也是从爸妈那里学来的吗?

杨杨:
我妈妈不凶,但是我们家,总是我妈拿主意,我爸去执行。我丈夫出了什么主意,我就直接去做了,也不会问他为什么。看上去是不反对的。

爷叔:
为什么家里是个“华山论剑”的地方,而不把家里当作一个爱巢?我们没有学习过怎么营造爱巢。家里不吵,好像还不对了。对家人温柔对,有些人还会讽刺说“肉麻”,好像吵来吵去才是一种亲密,叫丈夫”杀千刀”是亲昵——“你个杀千刀的,滚过来!

巧巧:
对,我们会认为“秀恩爱,死得快”。

爷叔:
求婚时99朵玫瑰,到手了就马马虎虎不珍惜了,外面的野花更香,这与常理是违背的。坏习惯,日积月累成顽疾,幸福生活就离我们很远。
不论文化的影响,我们的内心世界都要变更,要把负面情绪化解掉。
家庭里的语言暴力,不是因为听不懂,而是不去理解对方的意思是什么,甚至把对方主张的结果想得很坏。杨杨主张把衣橱移出来,她丈夫想象这个结果会很坏。从客观上来讲,杨杨丈夫现在已经接受了衣橱移出来的结果,觉得蛮好的。但是,当初为什么会想不到好结果呢?
为什么把你的主意和坏结果连起来?用坏结果推断你的主意有问题?为什么想象不到你的主意有好结果呢?

Ann:
刚才主持人提到的,关于家中大事的“是非抉择”:充分沟通和倾听,看见个体需求和家庭整体需求,一起确定目标和方案,交流过程中“放弃”和“妥协”是必备的能力,就是家庭民主。
情绪累积,是情绪背后的需求没有被看见,没有空间安放。“需求”的充分表达和充分倾听,是有效沟通的前提。


主持人:
我们能否把大家的看法都摆到台面上,互相看见对方的看见?你想象到的好结果,我想象到的坏结果,我们都摆出来,谈论一下。是什么阻碍了我们这样做吗?

爷叔:
就像有白内障,看不见。
看见、听见、明白,是一个意思。沟通,在明白人之间就容易发生。如果不明白,有白内障,没法沟通,先要动手术。眼睛不打开,没法沟通。
我们要承认自己有病,承认自己看东西不全面;还要把自己所能看到的,讲得让别人明白。
杨杨老公的反对,从他有局限的认知来看,是合理的;杨杨的主意,从她的认知出发,也是合理的。关键是“心”很重要——我们到底为了什么要把衣橱移出来?为了自己还是对方,还是双方都可以获利?获利点在哪里?
比如,老公目前的获利点是要打游戏、要休息,但是他也有审美需求,也要方便。当家里的摆设不完全,太太有情绪,也会影响丈夫的生活。关于这些,需要我们有眼光,能看得全,看得远,不能光看我自己手头的“需求”,就不顾对方的提议了(如果我现在想玩,不想动手,索性讲清楚)。
所以,一方面是要有眼光,一方面是要坦诚。坦诚自己不想附和你的意见,坦诚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要自己懒得动,表面上还讲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这就虚伪了。
坦诚很重要:我很累;我不想动;我搞不懂。坦诚,让界线很清楚。尽可能表述清楚我的情况,不要盲目反对,这会给沟通创设良性条件。
出主意,也要有界线,也不能劈头盖脸提出建议立马要对方执行,这会引起不必要的反对。

可能我们有个经验:好好跟你说你不听,霸道地说倒得逞了。这是不良体验的累积。有时,对方的妥协虽会有一时宁静,但因可能累积负面情绪而到时“爆炸”。除非是为了共同美好的放弃,这种妥协是可取的。
我们应该允许的情况下,愿意去尝试违反我意愿的“主意”。你的提议我不赞成,但是我愿意让你试试看,只要这种尝试没有什么危险。试下来,可能你对也可能我对,用事实说话。否则,隐忍、息事宁人,会引来更大的反弹。
大家的主意,可能都有合理的部分,怎么把各自合理的部分提出来,合并在一起,把不合理的部分去掉,岂不更好?
千万不要把家里当作“华山论剑”的地方,不要抓住对方不合理的漏洞,把对方合理的地方也反对掉了。这会把家庭里越得弄越糟的。

主持人:
我们的真正目标是要家庭和美。要家庭和美,就要承认我是不完美、有缺陷的人。
如何让家庭更和美?是改变对方,还是改变自己;如果要改变,是改变什么?下次我们接着聊。

{ 创设幸福家庭,提升你我视野;轻松聊出智慧,善意践行建言 }

图片来源(Image Credit)CDC via unsplash.com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