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欧盟成员国之间的移民问题:因工出国是满怀愧疚还是使命在身?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4月10日 09:02 |
播放

数以百万计的人民跨越欧盟开放的内部边界,希望在大陆的另一边寻找到更加美好的未来。

根据2022年统计数据,罗马尼亚(16%)、克罗地亚(14%)和保加利亚(12%)是公民在其他欧盟国家所在比例最高的三国。他们离乡背井的主要原因几乎全是希望寻找到更好的工作和更稳定的生活。

罗马尼亚的人民为何(还在)流出?

时至今日,背好个人行囊上路已经不像十几二十年那样冒险。位于奥拉迪亚的福音派宗教研究所(Evangelical Institute for Religious Studies in Oradea)的讲师丹尼尔·弗尔卡(Daniel Fărcaș)在给《福音焦点》的答复中说到:“1989年之前,罗马尼亚人以非法手段逃离国家,借以逃避共产党的压迫,因为该政权故意无视人权,还以共同利益经济的名义让人民陷入贫困。”

1990年代,随着铁幕的落幕和自由市场的来到,罗马尼亚却没有发生立竿见影的改变。国家“面对国家市场的竞争并没有准备完善”,还“因为腐败、不友好的立法和缺乏资本,在罗马尼亚合法开展经营活动的机会几乎是零”。

弗尔卡说:“就也在当时,人民生活在后共产主义时代的罗马尼亚会有一种置身于错误的地方、错误的历史时期的感觉。”

今天,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由于欧盟内部开放边界,出于职业和教育方面的原因,侨居现象还在继续”。

拥有共同拉丁根源的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等国是罗马尼亚社群最多的国家。英国、德国或奥地利也有很多家庭定居。弗尔卡观察道,“罗马尼亚移民的孩子们在新的国家接受教育,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能很好的融合到当地社会。他们中的大多数也能流利地使用所在国的语言。”

d050elxib058nhdznp.png
图源:The European Correspondant

克罗地亚,相似的故事

生活在在萨格勒布的佩特拉·波哈尔(Petra Bohall)解释说,在克罗地亚,人们离开祖国也是为了寻找“更好的人生道路,更佳的生活水准”。波哈尔与丈夫在克罗地亚福音五旬节教会工作。

这个巴尔干北部国家的生活依然充斥着旧有灾祸。“上到政府高层,下至靠关系而非工作素质或经验而得到工作的人,其腐败现象令人灰心丧气”。

假期的归乡之旅:乡愁

西方世界并非样样完美。尽管有了网络电话和即时通讯技术,远离亲人和社区的生活还是需要作出某些牺牲。

佩特拉·波哈尔讲述了一些友人的故事,他们“试过在克罗地亚境外生活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搬回家来”。很多人意识到,尽管“薪资待遇喜人,但他们也很孤独”。对于在另一个国家开始新生活的家庭而言,一个主要挑战就是“当可以帮忙照看孩子的亲人远在故乡时,如何保住全职工作”。

波哈尔说,大多数离开克罗地亚的人都享受到更好的生活水平,但“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没人会假装克罗地亚之外的世界是完美无缺的”。

d050ffqcuzk4vmfuxe.jpg
图源:Voicu Horațiu, Unsplash, CC0

丹尼尔·弗尔卡解释说,罗马尼亚语用来表示乡愁的词是“dor”,意思是“对某人家乡或爱人的思念”。这导致了很多人利用假期返回家乡。

回国的移民诉说着“新国家的经济和就业机会,还有公共机构提供的更好服务”,但这位基督教教授也说,他们也谈到过文化冲击。“福音派基督徒和东正教基督徒越来越关对传统家庭及性别意识形态的质疑”。很多基督徒都对“罗马尼亚依然比大多数西欧国家保守”这个事实称赞不已。

那些留下来的人呢?

如何看待那些没有选择离开的人呢?佩特拉·波哈尔说:“那些留在克罗地亚并‘克服困难’的友人说,这里总会有工作可做的。”他们将年轻人的流失归咎于“对外面生活的理想化”。

对于那些留下来在故乡建立生活项目的人而言,存在一种名为沮丧的诱惑。这位全职基督教工作者说:“我听到过这样一种说法:如果高素质的人都离开呢,情况怎么会好起来呢?”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罗马尼亚,丹尼尔·弗尔卡说,“罗马尼亚也有很多人成功地开拓出极具竞争力的生意来。法治变得更加有效,商业机遇也变多了”。共同市场和欧盟创始项目计划也对此起到了关键作用。

建立侨民教会

在西欧开始新生活的基督徒往往还留恋着他们在家乡的教会。佩特拉说:“我可以代表我所在的教会说,我们与大多数已经离开教会的活跃成员还保持着联系,我的牧师定期与他们中的某些人进行会谈,我们确保他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欢迎他们回国探亲,努力确保他们有依然还是我们教会一员的感觉。” 佩特拉在国外生活过数年,与一位美国人结婚。

这些移民中有人在欧洲建立了侨民教会,与国内的母会保持宗派关系,如罗马尼亚神召会或罗马尼亚浸信会联盟。这些在其他国家的福音派社区有时是“自治的”,但经常是“融入其所在国的宗教组织”。很多社区得到罗马尼亚来的“永久牧师或临时传教士”的支持。

以他作为宗教研究员的经验看来,丹尼尔·弗尔卡观察到,“在罗马尼亚的福音派社区努力寻找新的途径和传福音策略,打算解决当前文化问题,为新生代讲述现代语言(包括在礼拜、布道、使用尖端技术上的创新,以及在青年和儿童事工上的创新)。某些侨民教会却倾向于维持老式礼仪形式,成为某种宗教‘时间胶囊’。”

d050fzwfq3sahepg1e.jpg
图源:Eldar Nazarov,Unsplash CC0

福音书对离乡背井有什么说法?

这位福音派讲师说:“牧师们习惯于将移民和侨民问题过于属灵化。出于经济原因而决定移民到新国家,这通常会被他们比作犹太人自愿决定去到埃及作奴隶。”

但是,弗尔卡指出圣经从不同角度阐述过移民问题,“亚伯拉罕应呼召离开家乡,去到新的土地上(《创世纪》12:1)。拿俄米一家因为家乡发生饥荒而去摩押地生活(《路得记》1:1),而且旧约这部经卷并没有认为她做错了。部分先知也要求他们的人民去巴比伦生活(《耶利米书》29)。”

丹尼尔·弗尔卡认为,去到异国他乡生活是一个“个人、理性和属灵上的决定”,“基督徒应当问问自己:上帝希望我在哪里生活?我为何要去到国外(或留在祖国)?我怎样和在哪里才能侍奉主?我决定带家人去到另一个国家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如果我决定移居到一个更为世俗化的文化中,我是否有必要的安全措施来保护我及孩子们的信仰和价值观?”

使命感思维

佩特拉·波哈尔认为,关键是要从宣教的角度来考虑上帝对于人们的安置问题。克罗地亚的信徒怀有一颗向同胞传福音的心,他们经常“为所有离去的人感到难过”,因为他们会想到“如果他们留下来的话,本可以带来些奇妙变化”。但是,这种对上帝使命的异象也会帮助克罗地亚人“不会因为所有移民进入到克罗地亚而感到恐惧或威胁”,因为他们明白“每个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受造的,上帝以不同方式把使命交给我们。”

她最后说:“我认为,克罗地亚人现在已经认识到,我们需要以我们进入另一国时希望得到的待遇来对待目前进入到克罗地亚的众多移民。”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