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历时三年,安娜·克伦肖与Hillsong教会就猥亵诉讼达成和解

作者: 李嘉言翻译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5月03日 06:00 |
播放

安娜·克伦肖(Anna Crenshaw)在澳洲的新颂学院(Hillsong College)就读时,曾遭到一名已婚的新颂教会(Hillsong Church)管理层人士的非礼,在她公开此事三年多之后,她与新颂教会就她所遭受的伤害达成了一项未公开的和解协议。

克伦肖是宾夕法尼亚州胜利教会(Victory Church)的主任牧师埃德·克伦肖(Ed Crenshaw)的女儿,在澳洲期间,她曾是新颂教会的成员。本周一,当她正准备出庭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对这家大型教会的澳大利亚分支机构进行为期五天的民事庭审时,新颂教会决定促成这项和解。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克伦肖的律师凯尔文·安德鲁斯(Kelvin Andrews)在休庭数小时后告诉法庭:“原则上我可以告知法庭,此事已经解决。”

2018年,克伦肖年仅18岁,她说当时担任新颂管理层和敬拜领袖(义工)的杰森·梅斯(Jason Mays)在澳大利亚的一次社交聚会上对她进行了性骚扰。为了追究梅斯的责任,克伦肖和她的父亲走了法律诉讼途径,最终梅斯承认了猥亵罪。

“杰森抓住我,把手放在我的两腿之间,头放在我的肚子上,开始亲吻我的肚子。我感觉到他的胳膊和手缠绕在我的腿上,接触我的大腿内侧、屁股和胯部,”她在《基督邮报》查阅的一份 2018 年声明中写道。

她说,她曾告诉新颂教会当时的教牧关怀事工的负责人玛格丽特·阿加尼安(Margaret Aghajanian),教会当时的人力资源主管约翰·梅斯(John Mays)的儿子梅斯侵犯了她,但她的这次投诉被弱化了。

“我发现我几乎不能对杰森事件说什么,因为他的朋友们让我不要说出来,他们坚持说他是个好人,这不是他的正常行为。事发后到现在,我和他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时,我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克伦肖在给阿加尼安的声明中说。

克伦肖告诉《基督邮报》,如果她没有一个强大的支持网络,她就不可能在2019年让梅斯承认 “猥亵行为攻击罪”。除了她的牧师父亲做她的后盾之外,当时起诉梅斯的代理律师是葛培理的孙子以及律师博兹·奇维吉安(Boz Tchividjian)。博兹成立了“用属神的方式回应基督教环境中的虐待”(Godly Response to Abuse in the Christian Environment)机构,目的是帮助被虐待的幸存者。

在对新颂教会的追责过程中,克伦肖称该教会在她遭受攻击后没有尽照顾她的义务。她起诉梅斯的同时也起诉了新颂学院。

因猥亵克伦肖,梅斯被判处没有定罪记录的缓刑两年。

新颂教会的律师吉莉安·马霍尼(Gillian Mahoney)告诉9 News:“(克伦肖)对教会的诉讼与教会当时如何回应投诉有关,包括对原告的权利保护。”

虽然新颂教会没有就这次的和解事件立即回应置评请求,但梅斯的律师安格斯·麦金尼斯(Angus Macinnis)表示,关于克伦肖的遭遇以及她所受伤害的程度仍存争议。

新颂代理律师马霍尼说,梅斯对克伦肖的行为是“一次性的、短暂的、本能的”瞬间。他还说,克伦肖最初对袭击事件的陈述对比现在的陈述“不那么严重”。

被新颂教会领袖性骚扰后,她是如何反击的?

新闻翻译自:《基督邮报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