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6日
微信

【从出租子宫的代孕行业的利欲熏心,看当下道德人伦是如何被踏破最后的底限】

作者: 沙光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1年11月05日 09:06 |
播放
人类繁衍生息是上帝创造人类时所赋予的有应许的祝福“要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因此,孕育生命的过程中的女人是人类生命伟大而神圣的彰显。然而,如今的市场经济发展与道德人伦底限沦丧之间的碰撞,竟然将孕育生命也作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生意行当,这不能不令人发指。问题何以如此?我们的民族没有信仰,难道就什么事都可以做吗?没有信仰意味着什么?丧失良知的尺度又将如何复兴一个民族的精神?
 
从媒体种种资料获悉,2001年8月,卫生部出台《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严格禁止代孕母亲的试管生产,直到今日,它仍是医学领域的禁区。但在卫生部禁令下达之后,社会上代孕并未停止。相反,正规医疗机构不能再做的代孕,由代孕中介和一些违规的私立医院联手,由公开转为地下。金钱、交易、道德、伦理、法律、医学等问题混杂在代孕行业罪恶的黑色利益链中。
 
试看中国当下的市场经济中出租子宫的代孕行业是如何寄生虫一般地从灵魂的癌变来获得需求的满足。
 
一、代孕产业链的构成
1、代孕者的构成:明星代孕、白人代孕、女研究生代孕、只要身体健康、能生育、年龄在32岁一下的育龄妇女无论条件多低都可以踏进代孕机构的门槛。
2、代孕机构的构成:一、网站。只要以“代孕”做关键词在网上搜索一下,就会有600多万个搜索结果,排名靠前的大多数为代孕终结推广网站。二、公司。记者采访多名业内人士获悉,目前全国有四五百家或大或小的代孕公司,其中广州就有四五十家。三、交易。客户一般从网上或者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代孕公司。
3、利益链顶端的医院:无论规模大小,任何代孕中介都逃不过一个环节,就是人工移植受精卵胚胎的技术。这一环节必须由专业医师完成。于是,医院成为代孕产业链中“最有技术含量”的一个环节。因此,巨额利润最终将医院和代孕中介捆绑到同一个产业链中,一些医生也会因此“铤而走险”,从中获得暴利。
 
二、何为代孕
所谓代孕,意指将受精卵子植入孕母子宫,由孕母替他人完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全过程,俗称“借腹生子”,当今市场名为:代孕,亦可名曰:出租子宫。
 
 
三、代孕产业的市场缘起
2010年中国人口协会公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全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难的问题。不孕不育的适龄夫妇比例比20年前提高了4—5倍。近年来,日益增加的不孕不育率、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等辅助生育技术的发展,和日益增加的不孕不育率,造成了代孕市场的畸形繁荣。经过近年来的发展演变,代孕已经从公众好奇和陌生的眼光中一路走来,成为一个有着巨大需求的产业。因为孩子,让原本互不相识的求子夫妻、中介、代孕妈妈和医生走到一起,组成了特有的“代孕江湖”,各取所需,全然为己。
 
四、代孕市场的经营机制
 
1、生男第一:借助于先进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在“包生男孩”巨额的利润面前,代孕中介也豪赌一把。代孕中介一般把“包生男孩”称为“风险业务”,按照客户需求,中介一般会安排3个以上的代孕妈妈同时受孕,增加生育男孩的几率。按业内行规,在婴儿出生前,如果产检发现胎儿是女孩就打掉。如果生下来是男孩,代孕妈妈的最低酬劳有20万元。如果照B超发现胎儿为女孩的话,就只有三五万元的安慰补偿。一家代孕网站竟然打出一则“120万包成功生男孩”的置顶广告。有业内人士透露,这并非吹牛,“只要你有足够的财力,别说生男孩,就是生双胞胎、三胞胎都没问题。”
 
2、套餐服务:三四年前,包生男孩才五六十万元,现在都涨到百万元以上了。在巨大的市场需求支撑下,代孕费用水涨船高。某业内人士之前所在的代孕中介公司有多种套餐任选:一是普通代孕,收费约30万元,不保证成功与否;二是小包套餐,收费约50万元,两年里保证客户抱个孩子回家,性别不管;三是大包套餐,包生男孩,收费在100万元以上。
3、出租子宫的价位:据业内人士透露,帮助客户成功代孕一个孩子,中介给出的平均价位在50万—60万元左右。其中代孕妈妈可以拿到10万—15万元,除去中介必要的生活开支和打点费用,以及支付医院的费用,中介可有二三十万元的利润空间。
 
4、出租子宫的风险:代孕中介对代孕妈妈的权益保障不高。有的代孕合同上写明:如果代孕妈妈因为难产导致死亡的,一次性赔付家属10万元;如果流产,那么代孕妈妈将得到最多1万元的现金补偿。可见,没有哪个行业的生产者面临比代孕妈妈更高的身体风险。由于代孕行业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医院有意或无意导致的医疗意外往往无法通过正常途径追究责任或赔偿。一些代孕中介透露,医院不管客户从哪里来,有钱就收,但出了问题,医院却躲在背后完全不负责任。帮医院“背黑锅”是“家常便饭”,而需要代孕的客户和代孕妈妈的利益保障更无从谈起。
 
5、代孕游侠:由于市场存在大量需求,代孕妈妈则成为抢手的“香饽饽”。许多中介发展规模受限,主要原因不是客户不够,而是能够找来的代孕妈妈极其有限。一些“职业代妈”觉得代孕的周期太长,工资也不算高,只做前期的检查和调理,每个月挣几千块钱的工资,等到真的要做胚胎移植的时候,就不见踪影了。这些职业代孕游侠手中掌握了一些代孕中介的资源,她们在这家中介干了几个月,就跑去另一家“故技重演”,一年下来挣得也不少,还不用生孩子。以至于一些规模较大的代孕中介不得不设置“黑名单”将游侠拉黑。
 
6、似有似无的代孕中介:新成立的小型中介,为了圈钱,在客户来谈业务之前,他们会鼓动客户先交一笔不菲的定金。等到一些客户上钩了,这些公司马上人间蒸发。其网站首页一直是“该页面无法显示”。
 
7、代孕暴力者是医院:利用医疗设备和技术优势,不少民营医院和挂靠某些特殊部门的医院,甚至许多正规的大医院都寄生在代孕利益链的最顶端,大肆获取不法的暴利。医生不用付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代价,也不用寻找代孕妈妈和客户,即可凭手中的专业技术坐享其成。做一个试管婴儿可以拿到6万—12万元的“好处费”,此外代孕中介公司还要花约3万—4万元作为医院的“联系费”。
 
8、在法律和利益之间寄生:卫生部两个行政法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都规定:禁止代孕和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但两部法规只是针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无法规范医疗行业外的代孕市场。据代孕中介业内人士透露,现在一些有实力的代孕公司,已经知道如何规避法律风险,他们选好代孕妈妈后,在法律允许代孕的印度和泰国等国家进行胚胎移植,然后再回国生孩子,这样可以做到“零风险”。
 
9、真实的案例:一位24岁的代孕志愿者成功为客户产子。她说,她之所以做代孕妈妈,是因丈夫家穷,为了家。在代孕这一年里,她吃住都在中介公司提供的宿舍,两岁的小女儿留在北方老家,连春节也没见面。客户提前给了她一半的钱,她拿去给丈夫买了辆车。一年后,当她生完孩子拿着另一半钱回来,才知道老公已经找了别的女人。她说:“真不知道为什么,值得吗?当初是为了家去做的,可我现在失去了家。”此外,一位做了5年代孕中介猎头的业内人士因为自己怀上了孩子决定“金盆洗手”,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现在不能做了,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积点德。”
 
结 语
 
1、代孕带来的道德人伦丧失:人们无论为了任何目的,而不惜出租或租借身体器官子宫为获得利益的手段都是违犯人伦的无比可耻的事。
2、不可用金钱来买卖生命:在完全没有婚姻保障而是以获得利益为前提的孕育或利用金钱来买得所孕育的生命是对生命所以存在之秩序的无耻的践踏。
3、人工培植生命加之借鸡生蛋:代孕生产的婴儿的DAN与需求代孕的夫妇的DAN完全不符,至少导致基因的混乱,同时造成对生命来源的颠覆。
4、被孕育的生命不是建立在爱情或婚姻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金钱买卖的利益驱使的前提下,这是对幼小生命从胚胎起直至一生之久的无情的侮辱。
切记:子宫不是建筑,乃是孕育生命的神圣之所,不可任意出租。孩子不是物品,乃是上帝创造的生命律的延续,请不要用金钱买卖生命。请尊重生命!请止住用金钱买卖生命!请敬畏创造生命的上帝!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