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姊妹分享心痛经历:原生家庭的伤害,等于爱?不爱?

特约撰稿人 林浣汐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4月29日 09:34

4月17日晚,上海卢浦大桥一男孩跳桥身亡。据新闻报道披露,孩子今年17岁,在某职校上二年级。据孩子母亲称,事发当晚孩子因为在学校与同学发生矛盾遭其批评后,趁母亲在桥上停车的间隙下车奔往桥边,一跃而下。全程不到5秒。据现场其他车辆行车记录仪录下的画面显示,孩子下车后,毫不犹豫地跑向了桥边,其母亲紧跟其后,但仍没能抓住孩子。孩子跳桥后,这位母亲跪地、捶地、悲痛欲绝。

视频中,那男孩毅然决然、毫不犹豫地冲向桥下,时间极短。我呆呆地看着那画面好几分钟,久久不能平静。为何?因为我有着和这个男孩近乎一样的经历,只是我相信,在这个寻死的过程中,有主的保护和爱,我才能活到如今。

有许多网友,开始批判那男孩心理素质太差等等。那样的评论,真不想理会。我一向很讨厌键盘侠的冷嘲热讽,更何况是对一条年轻生命的不尊重。

随着《都挺好》的热播,大家的争论一直持续不下。有肢体讨论:伤害不等于不爱,还是伤害就等于不爱。看完后,其实我不愿意去争论带给伤害的背后,到底是爱还是不爱。伤害已成既定事实,爱或不爱,都不重要了。

如同我成人后,多次跟母亲反应:你伤害了我,我曾多次想到自杀,请不要继续伤害我。可是结果呢?第一,她认为她完全没有任何错误。第二,她认为,如果我连这么点小事都觉得受伤,在这个社会上就更是心理素质极差了。第三,我信主,知道许多圣经知识,那么不管她对我做了什么,我都应该完全包容。后来发现,争论毫无益处,做父母的,很难去承认自己的过去。人,不管是父母,还是孩子,都是自私的。人,都一样有罪。当我不再把她作为母亲,而是看作一个属灵上的婴儿时,我在主里才真正体会到:唯有天父,才是真正称职的家长,在他毫无私心。我很感激,创造主成为了我的父亲,让我得享他满满的爱

伤害的原因如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伤害后,我们该怎么办?

也许,不曾经历的人,永远不懂其中的痛。我不想抛出任何大道理,只想在基督里,与大家一起分享,在原生家庭中,我成长所经历的痛,而这样的伤口,耶稣是如何为我擦拭鲜血的。熟知我经历的朋友们,总感叹,我没有步入歧途、成为反社会型人格,简直就是奇迹。我相信,每个人虽经历不尽相同,但总有这样或那样从原生家庭所受的伤痛,但若这些经历能彰显神的荣耀,我便乐意赤裸裸敞开最阴暗的那一面在日光之下。面子算什么?自尊算什么?若为神的缘故,什么都不重要了。

(一)发育初期,每天被检查身体

儿时总渴望能和父母睡一张床,害怕一个人睡觉。可是每次都被强行拖回自己卧室。然而到了青春期,身体逐渐发育,这时开始期望有自己的隐私。

而此期间,母亲却对我格外关心起来,几乎每晚都来我房间,非要跟我挤在一个被窝,并对我动手动脚,不断摸敏感部位。那眼神、那淫荡的笑,让我感到十分恶心。她一边摸着,一边说:“哎呀,又长大了。”还时不时让我摸她生殖器,让我吸她乳房。我已经十多岁了,不再是婴儿,因此极为反感。于是她就抓着我的手去做,或者强行把胸送到我嘴中。那时,对性知识少得可怜,几乎没有。并不知道男女这些,只是本能地厌恶这样的行为。直到长大后,我都不愿意跟她靠得太近,会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很多年后,她想跟我拥抱,我都会全身僵硬,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充满恐惧。

不仅对我的身体有着异样的兴趣,甚至故意让我跟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姐姐一起洗澡,洗澡前给我下达任务,要我负责仔细观察那位姐姐的身体关键部位长什么样,洗澡完后要详细汇报给她。那个时候懵懵懂懂,只心中充满疑问:为什么她对其他姐姐的身体那么感兴趣?为什么她的眼神那么猥琐?为什么我很讨厌这种感觉?……

这也导致我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很难给自己性别定位:我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我到底该对男的感兴趣还是对女的感兴趣?甚至导致我后来跟一个堂姐,我扮男性角色,她扮女性角色,假装夫妻,模仿母亲的做法,和堂姐互相抚摸性敏感部位。后来,我很困惑:我喜欢男的,还是女的,又或者是双性?在那段成长的过程中,我很难接受自己是女性的事实,认为女性不安全,会被欺负,我想要保护自己,坚定认为我是男生。上课的时候,我是乖乖学生;下课后,我就是组织头目,带着一群男生女生打架去。

和堂姐的那段经历,在多年后,仍成为心中最羞耻的、最隐秘的伤痛。至此,不再见她。

渐渐长大后,面对男性的性骚扰时,会突然变得身体僵硬,不敢动弹,也不敢反抗,心里既恐惧又恶心,脑子却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

也就是从这时起,我不再是从前那个乖乖女。开始瞧不起她,会在生气的时候,骂她没文化,是淫妇。当然接下来就是一顿打。

(二)当众全裸

随着步入青春期,已经懵懵懂懂知道男女有别,不能再像儿时那样,光着屁股也能到处撒欢跑。有一天在家洗澡,听到似乎有客人到访。洗澡结束后,我呼喊着母亲,希望她将我的衣服递过来。可是她走过来,说道:“你自己出来就是了啊,还给你拿什么衣服啊?”我回答:“家里不是来客人了吗?而且我明明听到有男人的声音。”她翻着白眼,说:“哪有什么客人?我在看电视呢。自己出来,我才懒得管你。”说着就离开了。我犹豫了一会,总不能在浴室一直呆着。心想着,若真的有客人,她总不至于让我裸体出去吧。于是大胆地走出去,要到我的卧室,就必须要经过客厅。

可是当我走到客厅门口的时候,傻住了。眼前,一名中年男人和一名女孩坐在客厅沙发上,有说有笑,看着电视。而我全裸地站在那里,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我该冲进卧室,还是该退回浴室。脑袋一片空白,完全如木头桩立在了那里。而那男人和女孩,也呆呆地望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母亲对我说:“过来啊,杵在那儿干啥?”我仍旧不知所措。她笑嘻嘻地对那男人说:“哎呦,她还害羞呢。”我瞬间尖叫着冲回浴室,就那样在里面一丝不挂,冷飕飕地站了一个下午直到听到他们离去关门的声音,我才小心翼翼挪回卧室,关上门。然而,这件事,不仅没得到母亲的道歉,反而被骂了很久,说我在家躲着,让她在客人面前很丢脸。

后来,她让那女孩和我一起住。她大概比我大一两岁,听说她在做小姐。因为那天的经历,以及对性工作的鄙夷,让我很不愿意和她一起生活。那几天我在语文课上写了一篇文章,论读书对一个女孩子的重要性,会直接导致对人生选择方向的不同。语文老师表扬我,认为写的文章比较有深度;文章却不小心被母亲发现了,于是又被骂了很多年,说我太清高,以后进入社会一定是孤僻性格,一定寸步难行,孤独到没朋友的。当时,只觉得她是家长,有权威,虽然一直没想通,我究竟错在哪里,可是老是被逼着在此事上承认,我犯了极大的错误,不承认就挨打。

如今想来,我若有自己的女儿,我仍会持那时候的观点,告诉她:读书,真的会改变你的人生,会让你对人生的追求更有层次,对生命的理解更有深度。

(三)生理时期,被检查处女膜

那时还只是初一的我,才开始来生理。对突如其来的生理期,有些懵懂不知。唯一获得相关知识的便是学校开设的生理卫生课,然而老师是男性,也不太讲清楚。就这样懵懵懂懂的过着。某天,不知怎么了,在家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然后,感到有人脱下我的内裤,扒开我双腿。我想反抗,可是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我微微睁开眼睛,看到母亲的脸,看到她拿着手电筒,要检查我的下体。我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拼尽力气想要挣开,可是身体完全不听大脑使唤,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样,被扒开腿,检查私密处……生理期间,被检查下体。我的心脏飞快跳动着,害怕、恶心、恐惧、羞耻、困惑……五味杂陈。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体才慢慢恢复正常,可以动弹。

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身体在那一天完全瘫软?从小到大,只有那一次有那样的经历。我甚至怀疑,是否她给我吃了迷药之类的东西。

迄今为止,她并不知道当时我微微睁开了双眼;她不知道她悄悄做的事,被我完全看到了;她不知道,我有多么想反抗……

我对此事只字未提,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几个月后,我看报纸,看到一条新闻,一名中学女生跳楼自杀。她的遗书中,讲述了她的母亲怀疑她交了男友,因此脱下她的裤子,检查她的处女膜,导致她精神崩溃。她不得不选择死亡,来反抗母亲给予的羞辱。这么多年过去,我对那新闻里的每个细节都记忆犹新。当时我手握那份报纸,出神了许久,问我自己:经历同样的事情,为什么我没有想到自杀呢?

后来回想,大概最主要原在于,那时候的我,对上帝极为热忱,每天都跟主聊天,那时候在我眼里,没有什么事比神更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从小发自内心相信,这世界一定有一位神,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在哪里,但总持有那样的信念。

当我小学三年级,听一位阿姨对父母传福音,讲有一位神叫耶稣。尽管听不懂在讲什么,但是完全吸引了我,甚至父母催促我睡觉,我也要坚持听福音,直到十一点甚至十二点。父母在旁开始打瞌睡,我却不肯离开。内心寻找许久的答案,就在那时找到了。

然后,我爱上了这位神。无论我去哪里,都跟其他人传福音。我可以放下作业,放弃玩耍,也要跟着奶奶阿姨们传福音。一个人周末常常通宵祷告,自己常常禁食,关在卧室祷告。

无论遇到任何事情,我坚信,人不能帮助我的时候,神一定会帮助我。主给了我许多见证。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有主的一路陪伴。

(四)送礼物表达爱,却被扔垃圾桶

我常常做小礼物,或者花所有的零花钱,去给母亲买礼物,表达对她的爱。可几乎每次都被直接扔到垃圾桶,说我一天到晚尽做些不正经的事。母亲节,给她送花、卡片,也被直接扔到地上,踩几脚,被骂了一顿。渐渐长大,不再表达情感。又被认为是冷血,常骂我,怎么不像其他孩子那样表达对父母的爱。

直到后来,在大学的时候,慢慢通过看圣经,圣灵感动,才学习表达爱。

还记得第一次跟爸爸表达爱,我跟他发短信:“爸爸,我爱你。”他的第一反应是:“是不是没钱了?要多少?”我回答:“不是。”接下来,他以为我要自杀,竟劝我人生还很美好,别想不开。

父亲母亲,他们自己也没从父母那里接受到爱,因此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对待孩子。

(五)被抛弃在小区门口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因为父母工作上的斗争,我被检察院的人突击带到小房间审问一个下午。曾经的三好学生,大家眼中的榜样,瞬间变成过街老鼠。我离开学校,在小区门口遇到母亲,告诉她所发生的事情后,她骂了一通,让我别回家。世界那么大,却没有可以去的地方。我的心难过至极,脚不知道该走向哪里,眼泪湿了眼眶。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下起雨来,我抬头望着天,问道:“在天上的那位爸爸,你在陪我一起哭吗?”那一刻,我竟突然笑了,因为知道了,即使全世界都不要我了,起码天上有位爸爸,他会一直陪着我。

那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告诉我,“天父”这个概念,神就是神,那么高高在上。可是那一天开始,那么坚定地相信,天上的那位神,他一定是我的父亲,我就是他的女儿。直到如今,那一场景仍历历在目,每一次想起都感激神陪着我,从不曾丢弃我一个人在这世界。

(六)高三前一个月,从车上跳下自杀

临高考前一个月,某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因为一句话说得让母亲气愤。她便一直骂,什么样的脏话都骂。我一直沉默。她越骂越激动,从幼儿时期开始陈年旧账一一数落。那么脏的脏话,我恐怕这辈子都说不出口。突然,觉得人生好无趣,我只想要安静片刻,被骂了十多年,不想再被继续骂了。于是直接从行驶的车上跳了下去。心想着,后面的车开过来,肯定会压死我的。可是后面的车都及时刹车,绕开行驶了。下半身都麻了,一点知觉也没有。我趴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母亲冲过来,我以为她会询问我,有没有什么伤?然而,开口就是骂,比之前骂得更厉害,更大声。我挣扎着站起来,一言不发,一瘸一拐地走着,她便跟在后面继续骂。我走了几个小时才到家,她就在我后面骂了几个小时。从那天,我每天从早上到晚上,要么发呆,要么一回过神来就哭……为了平复心情参加高考,我不能跟任何人说心里有多难过。只能一个人跟神祷告,求主平复我的心情。

结语

其实要写的话,还有许多事情。常常莫名其妙地被打,甚至大学了还被打骂。一直教我,如何看色情片、骂脏话、抽烟、赌博、化妆等。母亲为了赚钱,竟开色情按摩店,招纳小姐。她出轨,跟另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可偏偏被我全程看到。她嫉妒心太过,怕她的妹妹的孩子学习成绩超过我,便私下教两名表妹使用按摩器,在她们十多岁的年纪教她们如何勾引男人,希望她们走上小姐之路,想要毁掉她们的人生。导致表妹们极度恨她。表妹们的妈妈知道后,极为愤怒。找母亲讨要说法,为什么故意引孩子步入歧途?母亲却自豪地说:“我家女儿,也从小看这些,受这些影响,她不照样好好的么?”对方回答:“那是因为她从小就心志坚定,才能走正轨。”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哪有什么特别的心性?无非是,我知道有神,不敢得罪神。每次哪怕犯个小错误,也会痛苦地到神面前认罪,求饶恕。

后来我为此事在神面前求主饶恕母亲的罪,嚎啕大哭。主让我替她给表妹们道歉,请求原谅。

大学毕业后,母亲立即要求我赚很多钱给她。我没有达到她的要求,便常常打电话破骂。直到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开始反抗,对她说不。因为她直接说我:“我养你那么多年,让你读大学,花了那么多钱在你身上有什么用?人家做小姐的小学毕业就赚很多钱,给她父母买了好多东西。你读那么多年书,还不如人家做小姐的。”这一次,我真的愤怒了,很严肃地告诉她,我从不认为书白读了。不等她骂完,直接挂了电话。她继续疯狂地连环夺命call。直接不理睬。

直到去年,常常发信息说我丢人,到现在还没结婚生子,是剩女,就是这世界的垃圾,没人要……并且扬言要到法院去告我,跟我断绝关系,并给我时间限制,必须在几个月内结婚生子。

我看看,直接不理。她的疯狂,让许多认识她的人害怕。


熟悉我家庭情况的人,总会问我一个问题:在那样的家庭里成长,你居然没有自杀,也没有得抑郁症精神病之类的,更没有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简直不可思议。跟我母亲脾性有点接近的是二姨,她的儿子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因为受不了她的性格就跟她反抗,竟被她送到精神病院关着……

看我自己,还好端端地在这里用电脑打字,写着这些故事。这也是神的恩典。回顾这些,其实,是为了让大家看到神的作工。在那些日子,唯一让我感到无比幸运的,是从小就认识了神。神常常跟我说话,我很享受和主的亲密关系。他给我安慰、给我力量,教导我走正确的道路。要知道,我母亲教我黄赌毒,多年尝试都失败,都得益于神给我的教导。母亲总说谎言,哪怕是她的母亲、其他人都不相信她,但是外婆他们都绝对相信我的话,他们对我印象最深刻的评价是:她是正直的人。

父母教导的路是错误,神却亲自教导我走义的道路,那时就立了心志:我要一生不辱神的名。(虽然也常常犯罪)小时候,心中总充满了仇恨。是主,他要我学习原谅。从前不知道爱是何物。是主,他先给了我爱,让我也可以给他人以爱。因为神,他改变了我易怒、记仇的阴暗脾性,而是给我光照耀。身边的人总是能感受到我这里的力量、包容、温暖、爱。因为,神充充足足地给我了,我才能轻松地给他人。

每一次,我到神的面前痛哭祷告的时候,他都安慰我。他总是给我经文:
「赛49:15」 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
「诗27:10」 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

如今,我每天为父母祷告。主不仅要我学习原谅,而且替他们向神认罪悔改。

我曾问过上帝,为何我会有这些经历?我因为我做的不好,还是父母的罪?神给了圣经中那个故事:那个生来瞎眼的。门徒问耶稣,是这瞎子的罪,还是他父母的罪?耶稣回答:是为要彰显神的荣耀。是的,所经历的痛苦,不是要证明人怎样,而是所有的经历都要彰显他的荣耀。通过这些,才能更清晰看到神的慈爱、大能、安慰、救赎……

伤害,究竟等于不爱?还是不一定不爱?不如放手伤害,过去的就过去,将伤害带到神的面前,求主的医治安慰。人的爱总有限度,天父的爱,总源源不断。爱的根源:神。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以色列举办第五届基督教媒体峰会,通过“亚伯拉罕协议和亚伯拉罕宗教”建立和平伙伴关系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