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7日
微信

洛桑运动:思考浸信会对乌克兰战争的反应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8月14日 07:25 |
播放

2022年2月24日,在大流行影响了生计、工作和事工的两年后,随着第一枚俄罗斯导弹落在乌克兰主权领土上,新冠对于欧洲的行为管控结束了。

随着入侵部队的铁靴踏过边境、坦克营驶向乌克兰的城市,这个国家与摩尔多瓦、罗马尼亚、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波兰的边境变成了筛子。

欧洲的浸信会教会敞开心扉、家门和教堂,张开双臂欢迎乌克兰的老弱病残和妇孺。

战争爆发的几个小时后,匈牙利浸信会援助(Hungarian Baptist Aid)派出了第一辆满载救援物资的卡车越境进入乌克兰。波兰教会在讲台上堆好座椅,以便在圣所中安置床垫。

罗马尼亚信徒们开放自己的家,欢迎客人。摩尔多瓦浸信会医院开始照顾伤者,浸信会夏季营地在短短几日内得以升级改造,好在冬季接待家庭。

从第一枚导弹落地起,教会从新冠沉睡中苏醒过来。每一位难民都是客人,都受到有尊严的对待,都是有着特殊个人需要的个体。

每一个语言上的障碍都被打破,每一个新冠障碍都被拥抱、泪水、微笑和复活的欢迎姿态所克服。

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马太福音》7:16-20)

欧洲浸信会联盟(European Baptist Federation)是全球浸信会应对因乌克兰战争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的主要协调机构。

通过与地方浸信会联盟的合作,联盟向该地区提供了500万欧元的人道主义援助。

这笔资金已经由各个地方联盟分配给了乌克兰及周边国家的地方教会,因为这些教会都在这场人道主义危机的前线上服务。

处于乌克兰边境上的地方教会所采取的措施,揭示了他们拓展了对于宣教的理解。

作为多间地方浸信会响应的目击者和乌克兰国内及周边地区人道主义响应第一手资料的接收者,我回顾了2022年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最初几周浸信会紧急响应的故事,从中看到欧洲浸信会宣教团(European Baptist Mission)及其教会论的一些核心和不断发展的性质。

一场赋权运动

这场惨烈的战争和人道主义灾难成为浸信会社区的赋权时刻,一次后新冠的复活时刻,为乌克兰周边国家的教会注入新的生命。

教会迅速从新冠沉睡中醒过来,领导各国对难民作出反应。浸信会教会是很多国家边境上的第一响应者。

当我在乌克兰边境地区旅行时,我认识了无数地方上和全国的教会领袖,他们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有目的地进行服侍。

他们忍耐了漫长的白日,在无数个不眠之夜后精疲力竭,但又有着上帝在通过他们做工的真实感。

之前作为礼拜圣所的教会建筑,现在变为避难所。教会中挤满了乌克兰母亲和她们的孩子,新冠时期的安静瞬间被打破。

波兰浸信会教会的成员们在厨房忙于做饭或在橱柜里洗衣服的声音回荡在走廊。罗马尼亚人的迎客桌上放满了食物、出行卡、电话充值券和可以提供住宿的地址。

牧师们和地区领袖们不间断地传递信息,协调这一庞大的国际行动。带着赞美之情,他们向我宣告,教会还活着,还活得不错。

教会走过了新冠岁月:在短短24小时内,它站起来,现在的它做着浸信会最擅长的事情。他们积极参与基督教服侍。

浸信会领导人都在带领,没有委员会或限制,而是自由地从更新后的心意中作出回应。教会领袖们体验到了领导的自由,他们的领导被认可为行之有效。

在这个通常是由多位领袖(如果不是由整个教会社区来做的话)领导的教会团体中,这份回应上的自由是非常重要的。

这种自由的有效性促使我们思考我们的组织结构,评估它们对我们创新能力的影响,以及在危急关头和平时自由且即时性对新机遇作出回应的能力。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混乱才是常态,教会必须评估其机构如何影响我们立即作出反应的能力。

一次共同参与的时刻

这场人道主义行动很快变为全体上帝子民的服侍。浸信会相信所有信徒皆祭司,这一点在同情行动和教会礼拜生活上都得以体现。

正如一位乌克兰牧师所说的,我们都在“让信仰重新与生活接触”。

新的日常节奏出现了。每日早晚的礼拜成为正常模式。很多非信徒参加聚会也成为常态。所有人都在这个绝望的黑暗中寻找希望和光明。

由于没有时间准备证道,会众转向圣经,用一种悲剧和战争色彩的新视角来阅读圣经。他们一起进行简朴的礼拜,彼此传递希望。

替代证道的是人们分享圣经经文对他们的启示,无论男女、主宾、信徒或非信徒。

在领袖们协调各国应对措施和利用他们的教牧网络帮助人们在世界各地进行行动时,整个教会都站出来服侍。

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年轻成年人在接待乌克兰难民;律师们在办理护照上提供支持;车辆驾驶员像Uber司机一样向难民提供服务。

我们亲眼看到过各个年龄段的人们在聆听客人们讲述故事。我看到过客人们整理教会花园、清洗厕所、准备食物,他们也参与到自己的护理工作中。

当教会中的上帝子民认识到他们通过共同分享任务所能提供的重要性和尊严时,我看到了《马太福音》10章中耶稣派遣他的门徒向“以色列的迷途羔羊”宣讲他的信息、希望受到欢迎的一个反面。

上帝的子民不再坐等被欢迎,而是欢迎那些有需要的人进入教会空间,邀请他们在教会中服侍。教会的厨房现在成为宣教场所,信徒和非信徒一同在服侍。

在礼拜和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基督徒和非信徒一同分享着一份团结宣教工作,人们开始进入信仰。

一场整合运动

在捐款数以千计的欧元用作人道主义援助的同时,教会并没有回避宣扬福音真理。

欢迎非信徒参加每日礼拜、为他们祷告、分发圣经、通过二维码获取经文,以及呼吁流离失所者忏悔,这些都成为常规行为模式。

对于流离失所者的弱势和信徒们的方式,显然还存在一些伦理问题需要进行探讨。但是,我看到的是温柔和尊重,向所有人提供照顾。倘若拒绝接受精神关怀,这种照顾也不会改变。

福音宣讲并不是难民第一次的经历,也不是最主要的经历。尽管如此,我还是听闻到很多有关人们为寻求避难所而逃至教会,通过信仰和悔改在基督里找到避难所的故事。

我看到的是非信徒被引导读经,或被邀请参加基督教礼拜,在礼拜中找到对基督的新信仰。

看到教会认识到属灵帮助是难民关怀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不是一先决条件时,我深受鼓舞。

这一基督教的回应是整合宣教上的一个范例,使其有别于人道主义援助机构的回应。

结论:一场新运动

乌克兰战争改变了欧洲教会,也改变了欧洲大陆。很多新挑战正在出现,同时也带来了很多新机遇。

1. 战争揭示了当地教会在应对危机时的重要性。教会是一支存在于很多社区中的人道主义军队,是一支有技能、有装备的服务团体。

2. 虽然从世界各地筹款筹到数百万美元的资金,而正是当地教会促成迅速而有效的响应。成千上万的人能在24小时内被动员参与服侍,让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都惊讶不已。

3. 自由赋予我们服侍上的效率,让我们对教会结构如何限制牧师的想象力和领导力产生了疑问,但也同时让我们看到,这些领袖从结构和限制中解放出来时,会有怎样的可能性。

4. 我们与非信徒的合作让我们看到,让他们与我们这些信徒们一同服侍,并不会弱化或以某种方式污染我们的共同服侍。事实证明,这是吸引人们走向神国的有效手段。诉说归属感,就算只是一时的归属感,对于很多人的信仰道路而言都很重要。

对于在前线参与响应的教会领袖而言,现在面临着平衡新旧优先事项的挑战。

在经历了这样一段自由且充实的时间后,再回归旧有的限制和对他们事工的期望中是很有问题的。

但是,我们有一个新机遇来考虑教会牧师在社区中的作用,尤其是在组成教会的人员之外。

我们看到这样一种模式,能释放牧师从事更多方面的事工,还在教导、个人传福音、教牧关怀和带领礼拜及基督教服侍上赋予上帝子民以能力。

我们还看到地方浸信会教会互相依赖的重要性。众所周知,浸信会并不以教会结构国际性而闻名。

在这场危机中,地方教会得到了其全国机构的各种支持,而这些机构又得到欧洲浸信会联盟的支持。至于欧洲浸信会联盟,则是得到世界浸信会联盟和全球浸信会宣教机构的支持。

令很多人惊讶的是,在一个亟待帮助的时刻,这些通常思想独立的教会却能如此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原作者艾伦·唐纳森(Alan Donaldson),欧洲浸信会联盟的秘书长。他的足迹遍布欧洲、中亚和中东,还负责监督该机构对乌克兰战争的反应。
他是受承认的苏格兰浸信会牧师,在教会中服务了30年,担任过青年牧师、主任牧师和苏格兰浸信会联盟总干事等多种职务。
本文原载于《洛桑全球分析》(Lausanne Global Analysis)2023年7月号,经授权在此发表。如欲收获《洛桑全球分析》这本免费双月刊,请在www.lausanne.org/analysis进行订阅。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