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7日
微信

从宗教与科学分野简史谈:两者如何更好相处?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10月25日 23:13 |
播放

宗教与科学的关系,一开始并不是像今天这样,有着明确的分野。它们在一开始是一体的。

在茹毛饮血的原始时代,人们对一切大自然事件的解读都是神秘和神力。在电影《启示录》中,我们可以看到玛雅人面对日食所举行的血腥的人祭仪式。他们祈求以这种方式,来缓解上天的愤怒,把太阳重新还给他们。此时,在台上举行人祭仪式的巫师们,就是最知道上天想法,也最有能力与上天沟通的人。他们知道大自然背后的一切秘密,也知道如何改变大自然的状态。他们在当时所扮演的角色就像今天的科学家一样。

巫师什么时候失去了他原有的神秘色彩?这大概需要商业交易完全发展起来之后。商人与其他的群体相比,是最聪明又最世俗的群体。他们的目标很明确,获得商业利润。而怎样获取商业利润,在他们的商业实践中,他们十分明确地意识到,神秘的巫师或者巫术并不能让他们获取商业上的成就。商人的成功必须依靠交易的公平规则。因此,最先对巫师群体远离的,大概就是商人。

也许最先离开巫师群体,从巫术的世界观中走出的应该是政治家,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权力才是最重要的。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权力的获得和维持都需要人心,需要被统治者的支持。而鉴于巫师和巫术在普通人中的影响力,那些早期政治家们是不会放弃巫术和巫师的。埃及的法老,身兼统治者和大祭司的身份。而在古代的中国,皇帝同样如此,他们甚至垄断了对异象的解释权力。王莽和刘秀正是依靠了谶纬的舆论造势而赢得九五之尊。

古希腊的商业发展,最先让他们摆脱巫术的影响。神灵的世界在他们眼里只是人类世界的另一个版本。神灵不过是人的另一个写法。他们也有自己的缺点,也有自己的有限性,甚至更有自己的爱恨情仇。神灵世界所发生的故事,在人间每天都在上演。以此,在这样的文化中,产生了真正意义上的数学家。尽管毕达哥拉斯的数学,还有着浓浓的琐罗亚斯德身上的东方神秘味道,但是当他企图用数学来丈量世界的时候,就已经与神秘的巫术画了清晰的界限。而欧几里得的数学,更是人们用清晰的工具量化世界的最伟大努力和成就。

另一个与巫术划清界限的群体,同样是一个商业民群体。那就是基督教。基督教产生于犹太教和犹太群体中。犹太人是个商业和游牧的混合群体。但是犹太教中却仍然包含着一定的巫术成分。而真正将他们分开的是耶稣。

耶稣短短几年的传道生涯中,传播了一个与犹太人不同的上帝。犹太人的上帝易怒、残暴、喜欢律法,而耶稣带来的上帝,却充满怜悯和公义,他更看重人的内心和道德,而不是人的行为是否圣洁。而最初接受耶稣福音的群体,同样是在希腊化世界中的犹太群体。他们是经商的犹太人,急需一个能接纳自己,但又不要求严格民族符号的认同文化,这就是保罗笔下的福音世界。

希腊人的科学精神,加上基督教福音的道德化倾向,为中世纪的基督教文化奠定了发展的基础。经院哲学的神学家们,讨论了在今天看来枯燥乏味的概念。实际上,在经院哲学历史中贯穿的仍然是托勒密的日心说,尽管在今天看来日心说有很多的陈旧的方面,但是它毕竟不是一套神秘的体系,而是一套清晰的天文学系统。尽管这一系统是人为构造,但是它却符合数学的规律。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后来的人才能不断去完善它。虽然越是完善越是复杂,但是它毕竟是更靠近今天的自然科学。

如此看来,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就不是今天所说的神秘的宗教。其实神学从某的层面说,也是科学的一种。因为神学家们努力不依靠神秘的巫术以及《圣经》的文字来证明上帝,来说明上帝,以及说明上帝与自然的关系。神学家们努力的方向就是用语言清晰的言说,用思维清晰地思考,好让人们的理性能把握上帝。经院哲学家所努力的目的和自然科学家一样,正是试图用理性逻辑来说明上帝。

清晰而不是神秘,人的理性能够把握,这正是自然科学的特点。经过长达一千年的经院哲学之后,科学和宗教再一次分家。这次分家的起源同样是商业的发展。文艺复兴兴起的原因之一,就是商业的发展,让艺术品流通起来。艺术的流通,带来的是人的发现。人们从未向过去那样,把自己摆在中心位置观察世界。当把人摆在中心的时候,一切不一样了。

商业发展带来的新兴群体,在掌握了资本的积累之后,当然要求自己的身份和政治地位的变化,这样商人的理性和数学本性,再一次发挥关键作用。启蒙运动的产生,就象巫术与宗教和科学的分开一样,再一次将宗教与自然科学进行了划分。

自然科学开始独立出来,它依靠经验、思辨的活动,用数学的精确语言,来描述世界的运转。同样关于知识与人的关系,有的人比如洛克认为是通过人的经验印在本是白板的大脑内,而笛卡尔则认为是理性本身做具备的。因此,科学的中心以人为中心,上帝、三位一体、道成肉身等不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这些继续留给神学家去思考。

然而宗教与科学分野的历史,不是宣称宗教的一无是处,并不断退出历史的过程,而是双方各自回归各自阵营的过程。自然科学致力于发现自然的实然状态,而宗教则致力于人心的应然状态。前者重在认识自然的规律,而后者则重在规范人们的道德。而两者本身所遵循的体系,实际上都是科学体系。



可透过邮箱与作者联系交流:lidaonansir@163.com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