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微信

寻找到真正自我的根本之路是信仰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4月01日 11:22 |
播放

我曾经供职的日资企业是一个国际集团,最看中的就是工作流程。每个星期例会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对照流程,检查这一周以来的工作有什么地方疏忽,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有什么地方做得最好。只要公司出现盈利上的问题,就会向着工作流程找原因,在他们看来一定是一些方面没有遵守流程导致的。

一位朋友供职的公司不大,员工也就是十个人左右,年营收额几百万。就是这样的一个公司,每周五天班,有那么一天老板总要开会,制定公司工作流程,从员工文化,到仓储流程,从财务制度到销售绩点,都是制定详细的工作量化表格,然后不断改进。每周开会都要参照上市公司的章程,提出修改意见。

公司不管大小,都在不断用可计量的方式将工作和运营格式化。这是现代公司的运营管理模式和企业文化。这样的企业制定详尽的运营流程,把每一个工作都具体到一个流水线上的一点。这是把人体的能动性降低到最低点,排除人的主观所造成的不稳定性。

具体到一个员工,则是通过算法将其时间进行最大可能的压缩,以计算出最高的获益。一个外卖员,从他接到买家的订单开始,时间就开始计算,具体到秒的倒计时,让接单外卖员丝毫没有自己的空间。算法规定了最佳路线,外卖员只能按照这个路线送餐。这其中,算法并不考虑你可能因为赶时间会出意外,这条路线你送餐途中可能出现的其他情况,他们没有为这一点流出空余时间。这种算法就是把外卖员当成一个传送带上的送餐机器。因此外卖员为了时间可能会闯红灯,横穿马路,一路狂奔,为的是在规定时间把餐送到,收到好评。

现在企业文化的根本目标是利益最大化,这其中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有两种,一个是节省支出成本,一个提高工作效率。而工作效率的提高有待于自身技术的进步和设备的引进,但是这需要巨大的成本,因此大部分企业采取的都是第一种,压缩人工的时间成本,则是最方便操作的。让员工按照流程工作,节省每个工作细节中不必要和个人主观的时间,让个体在格式化的工作流程中,变成一个不断重复工作的机器。

这一个场景在上世纪卓别林的电影中,早已经深刻刻画。每个活生生的人都在生产线上,变成一个拧螺丝的机器。这也许是现代社会工商业对人的最大异化。他们把人逐渐变成了千篇一律的统一体。这也是近代哲学理性主义的结果。近代哲学建立在理性的自信之上,相信通过理性能发现真理,而这样的真理则是排除了任何个性的共相或者实体。在黑格尔那里,每个人不过是历史进程中的一个棋子罢了,他所做的一切早已经被理性逻辑规定。什么是自由,自由就是心甘情愿地成为那颗棋子,不自由就是内心痛苦地做那颗棋子。

如此一来的结果,我们每个人都在三个“我”的状态中。那就是“忘记自我”,不愿意拥有自我,不能够“拥有自我”。

我们在大数据的量化关系中,大数据把我们变成了一个数字,我们忘记自我是谁。我们不知道工作的意义,工作赚那么多钱用来做什么。我们用金钱来衡量一切,却失去了自我的独立性。当然,我不是反对金钱,但是金钱的意义是给生命带来提升,给生活带来幸福,给自我带来充实。如果我们只是用金钱来衡量自我,来填充自我,那么这样的自我就消失了。我们只能在算法中,疲于奔命。

我们在与他人的攀比中,又总是将他人的光鲜定义为自我的成功,我们按照他人的意见活着。在公司我们按照公司工作流程走着,在生活里我们沉浸在他人的评判标准里,我们依照别人的样子活着,我们不敢甚至鄙视自我的思考和主张。我们更害怕自己的与众不同而被大众孤立,因此我们成为“大众”。不敢拥有自我,不敢照着内心的想法生活,不敢活出内心的样子。

我们常说“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在生活中被困于人情世故,被困于“江湖规矩”,在工作中我们成为流水线上的一个工序。我们无法拥有自我。

今天人的困境是自我的消失,或者自我的隐藏。不仅我们自己失去自我,我们孩子也在分数的追求中失去自我,分数和做题的技巧,培训班和考级的路上,也让他们逐渐丧失自我。这正是我们卷的根本原因。卷,就是一场失去自我的比赛,谁失去的自我多,谁最像一台没有自我个性的机器,谁就是这场“卷”的比赛赢家。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在卷的时候,也变的焦虑万分。这焦虑就是自我的呼唤和呻吟,只是我们很多时候,没有发现而已。

然而,我们换个角度,今天我们不论做什么,不论追求什么,不论成功或者失败,都是我们自己在探索自我,只不过我们在探索过程,迷失了自己。因此,康德的三个问题尤其在今天值得我们每天询问自己,“我是谁,我自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我自哪里来是我们的起源,我们的自我怎样诞生;我去哪里是自我的是终极问题;这两个问题直接关乎当下的我是谁。

因此,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年轻人很多去了寺院烧香许愿,去了道观参修,去了教堂寻求祷告,他们在现实的被理性化数据化的工商业环境中找不到自我,面对这种迷茫,他们知道只有超越世界的信仰才能让他们寻找到工作和生活的意义。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这既是我们的来源,也是我们的终极归宿,这个问题才真正告诉我们当下的我们是谁。我是上帝所造的,最终还是要回归上帝那里去。而上帝的形象,则是我们内在的本真自我。这个自我本是超越世界,管理世界的角色,因此他是自由的。而这个自由,就不是任何一个世界之物能定义的,也不是世界任何东西能剥夺的。

今天的社会人们都在寻找自我,但是最终这个坚实的自我,必然在信仰中才能找到。因为你在世界中找到的任何自我,都可能被世界剥夺或者掩盖,只有将自我建立在世界之外的永恒之所,才能建立真正的自我,找到活着的意义。



可透过邮箱与作者联系交流:lidaonansir@163.com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