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见证】十年生命曲折路(上):从宗教习俗和律法枷锁中走出来,唯有耶稣的福音才能给人自由与医治

作者: 胡艾茜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6年07月13日 11:32 |
播放

四年前,美国华盛顿一位年轻基督徒杰弗逊贝思克(jefferson bethke)在YouTube上发布的一个“为什么我恨宗教但爱耶稣”(Why I Hate Religion, But Love Jesus)的视频激起许多人的共鸣,也让许多人开始思考:到底信仰的本质是什么?是宗教礼仪、还是与耶稣的关系?

李芳芳对于这个话题有很多深刻的领受,因为在过去十年的人生路上,她经历了太多的曲折艰险之后,发现原来信仰的本质不是你讲道有多好、做事工有多好、看上去多么光鲜,而是真实的与神面对面,经历耶稣的爱和怜悯,让自己到医治和自由。

10年前,李芳芳还少不更事一般,嫁给一个表面上看上去虔诚的传道人:出生于基督徒世家,但婚后发现对方各种品行不端,好吃懒做、赌博、偷盗、撒谎,甚至出现家暴问题,然而他们的父母因为要保持虔诚的面子的原因等,仍竭力维护。最终,她的前夫因为偷窃而被逮捕。

然而,这只是她的前半段故事,后来的人生仍旧经历车祸、女儿病重等各种艰难。但反而经历了真实的信仰后,面对这些艰难有了坚强的力量。“从第一段婚姻的失败,到车祸,到女儿无法医治的疾病,10年来我一次次行在死荫幽谷……但不离不弃的神最终领我走出幽暗之地,使我明白这些艰苦的意义。”回忆10年来的人生和信仰历程时,李芳芳的语气里毫无埋怨,有的只是感谢。

他“讲道人”的身份和基督化家庭令人相信

1986年,李芳芳出生在一个基督化家庭里,外婆、父母和哥哥嫂子都有信仰,就连小镇上的居民也都在她家参加聚会。在这样信仰环境下长大的李芳芳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耶稣。

因为工作上的忙碌,李芳芳从小跟着外婆一起长到7岁才回到父母身边。由于“父亲3岁时奶奶改嫁,母亲10多岁时外婆也改嫁”这段经历,导致父母不善于表达对孩子的爱,因此在年幼的李芳芳看来,“亲情”这个词对既遥远又陌生。

2006年12份,她认识了自己的前夫何某。提及第一段婚姻和何某,李芳芳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如同噩梦一般”,说“从未见过一个传道人走下讲台后的生活是如此糟糕的。”

与何某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某次大学生团契活动上,他做为传道人被邀请过来讲道。当时的何某外形颇有风度,讲道时条理清晰,又有着“北京神学院学生”的光环,一下就吸引了年轻而单纯的李芳芳的目光。

通过这个活动李芳芳和何某正式认识。接下来两年的时间,李芳芳和何某一直以朋友的身份相处,直到2008年6月,两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恋爱的时间里,李芳芳没有刻意去了解对方的家庭情况,只是从交流中得知他父母、爷爷和弟弟都是基督徒,而且爷爷、父亲跟弟弟还是讲道人。“既然都是神家里的人,那这个家庭的氛围肯定差不到哪里去。”李芳芳说,“那时我一心想找一个信仰比我好的,最好是传道人。他各方面都很符合。”外在看着一切都好的何某,得到了李芳芳完全的信任。

两人确定交往时,被已经看出何某品性的母亲极力反对,坚决不同意他们二人结婚。父亲却因为“未来女婿”是传道人而倍感自豪。但那时李芳芳就认定了何某,根本不听母亲的反对。

生活当中,何某对李芳芳照顾得无微不至,常常做饭亲自送到学校给她吃……“他真的很会做这些细节上的事情。”李芳芳的语气里充满了叹息,“当时我就是被他这些细节给打动了。”

两人也曾度过一段甜蜜的时期,但好景不长,渐渐地李芳芳开始发觉不对劲:何某除了讲道从不工作,而且还有点好吃懒做。此时正面临大学毕业出去找工作的人生重要阶段,李芳芳开始认真思考:这样的男人是否真值得自己托付终身?再加上母亲的强烈反对,李芳芳最后还是选择向何某提出分手。令她没想到的是,何某跪下发誓,说一定会改。“他说,‘婚纱照定了,结婚日子也定了,现在不结婚,他父母会怎么办?家人的面子怎么办?’”李芳芳无奈道,“他都这么保证了,我也不好继续闹分手……所以后来就结婚了。”

2009年10月,李芳芳和何某正式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开始暴露出他隐藏的一面:好吃懒做、赌博、偷盗、撒谎、家暴

婚后的一小段时间里,何某确实有改变:拖地、扫地、洗衣、洗碗……家务活他全干,甚至还给李芳芳挤牙膏。此后也履行了承诺出去工作,但往往不是嫌工作太累,就是嫌赚钱太少,上班4、5个月的时间里一共换了近5份工作,没有一个是可以坚持到2个月的。看到儿子在外如此“辛苦”,婆婆来劝李芳芳:他是讲道人,是要好好侍奉神的,不用工作也没关系。

有了公公婆婆的撑腰,何某更加肆无忌惮,干脆甩手不管家里任何事情,终日就是吃喝玩乐。不久后,李芳芳震惊地发现何某居然沉迷赌博——先是结婚戒指不翼而飞,后又以岳父和妻子生病为由骗取李芳芳好友的钱,最后甚至编造了一个虚假的姐妹以生病的理由骗取弟兄姐妹募捐,并将团契奉献的钱全部取做私用。

这一切,最初时李芳芳并不知晓。直到后来有一次她去取钱,到了银行刷卡时才发现她的私人银行卡被人刷得一分不剩。她第一时间打电话找何某质问,何某一口否认,李芳芳追问再三后对方仍不承认,她便说:如果你没有用,公公婆婆也没有用,那就报警吧!听到“要报警”,何某才慌了神,忙改口说“取了借给朋友了”,李芳芳当即戳穿他的谎言:“借钱会把零头也刷光?”铁证之下何某无言以对,只好沉默。

回家后李芳芳仍旧气愤难平,将这件事告诉了婆婆,希望婆婆能主持公道。谁想婆婆听完后只是淡淡应了声:“哦,那回来我说说他。”结果那一晚何某始终未曾回家,李芳芳一直等到9点多才接到何某一同学打来的电话,说何某借了同学的电瓶车偷偷拿去卖了,同学要用车时才发现车被卖了,愤怒之下将何某打了一顿。11点多何某回到家里,脸上又青又肿。看到丈夫一身的狼狈,李芳芳压抑许久的脾气一下爆发出来,朝他怒吼:“你把家里的钱用完了,还借人家的东西去卖,太不像话了!”话音刚落,站在在门外的婆婆一把推门进来,跳着脚将李芳芳骂了一顿,说她没有任何资格在这个家里发脾气。

除去好吃懒做、赌博,何某还有家暴倾向——这些恶习在婚前都被何某深深隐藏了,直到婚后才逐渐暴露出来。婚姻变得越来越艰难,争执、吵架常常伴随着夫妻二人,有时说不好还会引来何某的拳脚相加。被家暴的次数多了,李芳芳心愈发透凉,何况在这个过程里婆婆不但不帮忙,还对外宣称:“我儿子从来不打人,他很乖。”

“这就是所谓的‘基督徒’的家庭。”回忆到这里时,李芳芳明显话语哽咽。太多的苦楚涌上心头——虽然都成为过去,却也是她曾真实经历过的。

这时才明白原来不是每个自称有信仰的人都与神面对面

李芳芳说,这就是站讲台讲道的人。他们生活上对神不敬也就算了,但他们的事奉上也是虚伪的。何某的父亲,在有需要讲道的日子就洁净自己,不抽烟不喝酒全身心地去预备;没有讲道的日子,麻将打牌赌博抽烟喝酒怎样享受怎样来。“何某平常的生活里,从来不读经,不唱诗,”李芳芳谴责的话语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有次我在家唱赞美诗歌,他还很反感,让我出去。但到了主日礼拜讲道时,他会站在台上和大家一起唱诗。”

这样家庭和婚姻还值得留恋吗?李芳芳提出要离婚,这个决定得到了母亲的支持,但在教会侍奉的父亲却极力反对,他怕女儿的离婚会影响到他的侍奉,会让他掉面子,因此他不断训斥着李芳芳,说基督徒再错也不会错到哪里去,对方只要是基督徒,就算是团牛粪也要捧着呵护着。得知李芳芳想要离婚,何某也放出狠话:“你是信徒,我是讲道人,离婚了我是要下地狱的。‘离婚’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

婚离不了,生活是这样绝望,信仰也受到冲击开始动摇……李芳芳不知道人生的意义究竟在哪里?但至少这样的婆家她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

2010年7月,李芳芳搬出婆家,与何某一起过起两个人的生活,期盼这样能让婚姻有所好转。大概是“离婚”带来了震慑与压力,一小段时间内何某的表现略微好转,就连李芳芳的父亲也觉得,女婿大概是“悔改”了。却不想没过多久,家里为数不多的积蓄再次被何某取光,愤怒的李芳芳找到何某对质时,两人一言不合再次闹翻,何某当街将李芳芳打趴在地上,眼镜也飞得不知去向。

一怒之下的李芳芳搬到了公司宿舍,彻底过起了分居的生活。

“单身”的生活不但没能将她从痛苦的深渊中拯救出来,反而使她的灵沉睡得更深。见识过这样的所谓的基督徒家庭、这样的“讲道人”,李芳芳对信仰有了前所未有的质疑……此后虽然她仍去教会聚会,但牧师讲道时基本都在睡,聚会结束后立刻离开,从不与弟兄姐妹交流分享。信仰如此,生活亦然。上班只要有应酬就去,饭局上有人敬酒就喝,李芳芳整个人的生活如同癫狂了一般。虽然知道醉酒不好,但“每次喝完酒回来都睡得很香,不用再胡思乱想。”她借着酒精来麻痹自己不去想现实里诸多痛苦烦心之事。

这段时间里,何某还在不断来纠缠李芳芳,想要“挽回”她。他找了不同的朋友来劝说,还找到李芳芳的父亲来给女儿施压、放狠话。这一系列的动作不但没能挽回李芳芳,反而使她离婚的心更加坚定。

这样僵持着直到2011年11月的某天晚上,已许久未曾联系过的何某突然给李芳芳打来电话,向她倾诉孤身在外的艰辛生活,李芳芳就让他回来投靠父母,顺便把离婚办了,何某一口答应,随即挂断了电话。

李芳芳满怀希望地等他回来办离婚手续,左等右等一周过去也不见人影。李芳芳心中颇为愤怒:早知道他是这样不守信用之人,又何必抱希望呢!想着反正也等不到何某回来签字,李芳芳干脆将这事暂且搁下。又一周后,李芳芳接到陌生来电,告知何某在重庆犯案,因偷东西被人报警,目前正被警方通缉当中。

李芳芳心下一惊,一方面感到有些突然:想不到对方“偷东西”这件事居然会闹到报警这么严重;另一方面又隐隐觉得,惯偷不戒,终有被抓的一天。

就这样又过了几个月后,有人告诉李芳芳,何某已经被抓入狱。李芳芳去监狱探望他的同时提到离婚,眼见无法继续拖下去的何某终于答应。李芳芳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即刻向法院提交起诉,法院当即将他二人判离。那朵笼罩在李芳芳头顶多年的乌云,终于散去了。

很久以后,从第三方的口中李芳芳得知,何某入狱后他母亲还曾对人说:“我的儿子,是为了主的缘故才去坐牢的。”

这句话,让李芳芳顿感心情复杂。

“没能真正认识‘福音’,没有和神面对面,所以才会走进信仰的误区吧!”电话那头,李芳芳如此感叹着。

最难的几年熬出头,李芳芳以为“厄运”终于结束,却不想这只是另一个更为残酷的开始。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经由受访者校订。编辑略有删节。文中回答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