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专访】河南兰考一长老的心愿与苦恼:建一座为老年传道人的养老院

作者: 王璐德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12月07日 17:01

见面张君起长老第一面,就形象地体会到一个成语“红光满面”。六十多岁的人了,身子板仍旧结结实实,一看就是常年下地干活、老实肯担当的庄稼汉子;不仅如此,他还总是笑呵呵的,仿佛没有任何烦心事一样,矍铄而爽朗,让人真实地感受到一位农村基督徒朴实、鲜活而饱满的信仰生命扑面而来。

然而,有一件事最近五、六年来总是困扰着他,就是他想在自己的家乡,也就是河南省开封市兰考县小宋乡张笔彩村建立一个小型的养老院。做这个是他的一个心愿,最根本的目的就是想尽些绵薄之力,照顾或者是曾经年轻时为主摆上服事、年老了却因无儿无女而没人照顾的传道人们,或者是一些没有人照顾的上了年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障基督徒。

他说到,这两类群体在关怀上目前很欠缺,一方面教会很难拿出来精力和专门的人员来照顾他们,一方面社会上的的养老院更多关注物质方面,精神和信仰上很难有所照顾。

这位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信主并在教会里面讲道服事的长老分享说自己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教会老人多,所以我跟孤寡老人打交道多,老人待我跟他们的孩子一样。”看到这些老年人到了晚年无儿无女、生活也不能自理,他心难安。

同时,他说到,时代已经改变了,已经60岁的他网络也不怎么懂、新的讲道风格也未必能够用多少,其他的服事可能也很难参与,但他觉得照顾老人是他会做的。在他看来,今天的教会也是如此,他感慨说曾经看清末和民国时代,当时的传教士不仅传教,而且经济、科技、教育上都可以影响社会,但现在教会在这些方面并不能起到带动的作用,但教会怎么像耶稣所说的可以发光呢?“在别人办不了的、不想做的上面我们付上爱心,才能影响到别人”在他看来,这样的养老院不仅是在帮助教会里面的老传道人和弟兄姐妹,同时也是社会服务的一种很好的尝试。

为了把做养老院这样的想法付诸实施,张长老买了一块地,这里也成为当地三自教会的一个聚会点,而且还种起来18亩的地、又养鸡又养猪,希望积蓄一些成为将来养老院的一些资金上的帮助。笔者与张长老见面时是10月农忙时节,前一天他还在掰玉米,60多岁本是该享清闲的年纪却为了实现这样一个异象孜孜不倦。

而且说起对未来养老院运转的思路,他已经有了很多细致的思考,比如老人的保养需要特别注重自然,所以他打算用“土法儿”比如冬天用土炕来给老人们保暖,夏天用井水流过管道来给房间降温,还有他在思考着用志愿者制邀请许多对主耶稣心怀感恩,又想找到一个服事平台的基督徒来定期地照顾一段时间老人。

但在付诸实施的过程中,他越来越感受到做民办养老院的一个难点:可以申请到当地民政局的合法资质,而这也是他最大的心愿,只有申请下来才可以正式投入运营。

现在遇到瓶颈,很需要有人帮助,主要是做有专业资质的养老院。”这几年来一直看着他忙乎这件事情的他的一个亲属介绍说,本来申请到合法资质就不容易,与此同时,2013年1月兰考发生的爱心妈妈袁厉害的民间孤儿收养所在冬天因为电热毯着火的原因导致7名孤儿丧生的事情,让民间收养和类似的福利机构四面楚歌一般,申请的话更显艰难。

即使如此,张长老仍旧放不下心中的负担,一直在孜孜努力。他说到,“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相信神都会带领和开路吧。”

专访时,张君起长老从他信仰讲起,讲起最开始妻子得病,五年花尽时间和金钱一点都不见好,偶然去了教会聚会了几天,竟然神奇的好起来了。后来他也去了教会自己不头疼了,就这样信主了,那个年代在农村,有年轻的、男性、还识字的实在是少之又少,于是他马上也成为教会的讲道人,如此服事至今。之后,他也分享了做养老院念头的由来,和他之后的努力和推进,以及他对养老院的定位和设计。


以下是张长老的口述分享整理:

我是1981年信的主。当时我妻子得了一种病她从小就是孤儿,跟着奶奶过,按照农村的老话讲,命很苦,结婚了以后怀第二胎的时候被告发了,然后就积攒很多气,又受寒了,然后又落下了农村叫“气裹寒”的病,西医看了了看中医,看不好,治病把自己家的存款都花完了,还有朝亲戚们借款,就这样看了五年,都没有任何起色,有一次是好了几天但是之后还是之前那样。拜偶像也没好,越拜越不好,后来信耶稣了,病好了。

当时怎么信的呢?那时没有传道人,个老太太50多岁,她和其他一些老太太偷着做礼拜,有次我去乡里开会的时候遇到了她,那天阴天,我看这老太太衣服都湿透了,因为太热,我就说你上我的自行车我带带你吧!
老太太说感谢主吧!
我说你咋感谢主呢,我带你来的。
她说:我走不动了,就说主啊你接接我,刚祷告完你就出现说带带我吧。

当时我也不懂,我带八里地,到了之后,她给我买了水吧我也不喝,她就说我为你祷告。等我妻子的病情无路可走的时候,就想到啥:想到我们这么年轻的人还不如一个老太太生活好,就好像圣经说的: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头枯干”。看我妻子这病常常犯常常犯,吃了好吃的也是不消化,可是喜乐的话喝口凉水都高兴。

当时我家姊妹病成咋样呢?浑身疼,最后是打一个止痛针就有用半个小时,抓住农药就想喝,抓住电线就想摸,就想直接上吊死了得了。我就紧紧抱住他,她自己的头就往墙上撞,后来想起来这个老太太之后,就想起一条路来:我信耶稣。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当时看病看的都没钱了,间房都用来看病钱了,还有个岁的儿子没人照顾。

所以就找了几个老太太来聚聚会,教了她几个诗歌,当天不疼了。聚了两天会,能吃下饭了到了第三天教会开放有聚会讲道,让我去,我不想去,因为那个时候聚会还到处抓人,我是大队干部我拉不下面子来去聚会,后来我妻子说你不去我去,为了我的生命。

聚聚会,听听道,觉得自己坐了一天不累了,回来之后告诉我说真有神,我学学诗歌听听道就喜乐了我之前是团支部书记,天天不相信鬼神,可是之前看病就花了8000块8000块放到现在就好多万,那个时候万元户是很厉害的,光看病我都花了8000,就在这个时候告诉我有神

我那个时候不相信,我跟教会的人你给我看看真的有神没神当时我的头很疼,对方说你也上礼拜堂吧”我想,“起码聚两天会比看病好吧”,就去了。聚会时让我认罪吧悔改,我就认罪:把我当会计的时候多吃多报账的罪,比如生产队让我买牛肉,本来需要2斤我买5斤,剩下的就带回去家了还有打人骂人啊.....认罪之后无罪一身轻,头不疼了。

我之后就说:我今个儿谁都不服,就服耶稣了

就这样走上服事的路了。那是1981年,信主就服事了,那个时代信耶稣的第一没年轻人,第二没弟兄,第三识字的也少,而且之前是一个大队的团支书,后来被提拔成村里的主管会计所以信了耶稣就成为教会的宝贝,就成了讲道人了。

等成了讲道人,因为之前是大队干部,所以村里面就说我都做礼拜啦做礼拜啊

那会儿时兴三自,自治自传自养,就是定点定片,你哪乡的你就回哪乡的服事,所以我就被撵回来我老家做礼拜了,我讲道,头一天我讲了1个半小时,就逃不了了,就这么一直服事了下来。

因为教会老人多,所以我跟孤寡老人打交道多,老人待我跟他们的孩子一样。所以,很想做老年传道人

我们附近有个老传道人,文革时被批被斗你不信耶稣了就不打了,你信就打他说那我信村里面打了三天,接着交给乡里面又打了二天,他还是说我还信骂耶稣,他说:我不骂后来送到公安局了打的狠了,他有个老表求情说就说他有病就没再打了放走了他的妻子当时也离开他了,一个儿子被吓得傻了,到现在儿子50多,他80多,我们教会有时逢年过节给他捐点钱、看望看望,看到他这种情况无儿无女养活他还有个傻儿子,这咋办?当然去了公家的养老院也可以,但是服务的不是非常好。

旁边一个村还有一个姊妹3岁时玩羊羔的时候被大羊顶了一头晕死过去了,祷告祷告又活了,8岁时上树摘桃子时摔下来了,别人摔下来一头就死了,她死了活过了了。12岁时在铁道里面拣煤核,捡着捡着火车来了把两只手过去了,没钱看不起手就截肢了,长大了之后嫁了年龄比较大的男人,结婚第一年生了一个男孩,第二年又生了一个男孩,第三年又生了女儿但没有房子咋办呢他丈夫就做点苦她自己在家照顾孩子,用大脚趾头打火做饭,别人开门也是用大脚趾头。那个姊妹命苦啊,他丈夫给人帮忙,偶然一次在房子里面刮风房顶上的掉下来砸到他的头,当时前面一口锅里面煮着肉,他就这样一头又栽进去了,没有死,做了手术,花了三万块钱做了次手术,傻了还得了偏瘫,偏瘫了说说出去走一走锻炼锻炼,早上出去锻炼的时候被车划到地上摔倒了,当时又没有人在旁边,起不来死掉了。很多人一辈子的倒霉事都没有他们家的遭遇多。现在这个姐妹40多岁,大儿子16岁,孩子都挺好,没有人照顾,信主很坚强,同工们也看望,给她买点衣服食物啊,今年还好,政府也给他们盖了房,可是我就担心他没人照顾。

我想做的养老院不是什么人都进,我给你钱,你就来吧”,不是这样的主要是那种生活不能自理的特别是老年传道人——他们年轻的时候为主传道,为主付出了到老了没有人照顾,无儿无女,别人又伺候不好还有就是一些残疾的弟兄姐妹,我们想好好照顾至少在兰考就有这样的10多个,年轻的时候还可以自理,现在的话因为老了无儿无女不能自理。

计划养老院照顾的人不超过20个,计划最高20多个,可能就是10个左右不求多,但是就是想照顾这些老了没有自理能力的。这个年纪正是到了需要有人照顾的时候,你想老年人想喝水,你就算把水壶放在他旁边没有人给他倒他都喝不到,是特别需要照顾的时候。

我五六年前就开始想这个事情了。四五年前,我们村一个农户有块地,用不到所以想处理掉,我买了我就想做个教会的聚会点,养老院的人需要聚会。那个地就是2亩地,是一个垃圾场填的,之后用了1万块平了平,差不多2.8亩地

现在是地有了,聚会点也形成了。以堂带点的一个聚会点。现在这里是个文化大院,做些农村文化,比如腰鼓等等。将来希望这里是个宗教活动场所,也是个文化场所。想这里之后也有个种菜的地方,老人们可以吃些新鲜的菜,再计划养点鸡,还有老年人他们养点羊,可以喝羊奶,对老年人的营养搭配比较好。

这样的养老运营经费也不需要很多。关于员工,就计划用义工模式。很多人爱主,他找不到地方服事。比如我病好了,我想感恩,我找不到地方。那你过来服事老年人服事几天吧。

你看有很多人信主了之后说:我要报答主、我要报答主你怎么报答?让你出去传道不会传道,你其他也不会,那怎么做呢?
我就想说:你想服事主?那你能拿出多长时间
我能拿出一个月
好,那你在这里服事,吃饭不要饭钱,做工不要工钱,你就服事这些人

除了义工,还需要几个核心的专业的人,还有一个医疗顾问。这些都可以找到。我们主要想形成的氛围是:养老院给饭吃就可以了,还能感受到一种爱和温暖,比家里面伺候的还好。

我们这边社会上也是有养老的问题有些父母在儿女成家后有的人给自己留一块地,等我老了孩子不养我了,我在这盖间房自己养自己。这里孩子不养老人的现象还是挺普遍的,农村还有一句俗话:爹住平房儿住楼,老头老婆住地头;儿烧电烧气老头老柴棍”,这就是现在的现实状况。

我现在18亩地,还养猪养羊,一是供养自己孩子上学,我有2个孩子,女儿今年大专毕业,儿子上海那边打工,已经成家有一个孙子在基本他们不需要什么照顾了,但是另有追求,就是做这个养老院。可是种18亩地这样一年下来3,4万都赚不到,现在种地是最没有利润的,一般种玉米就是为了当猪粮食节省成本然后养猪用养猪赚钱。

养老院也是虽然只是10多个人,但都是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少但是需要不少,所以就想计划种点菜,自己种点青菜不打农药比较健康,还有稍微养点鸡下鸡蛋,养点羊喝年奶,再有养点肉鸡改善下生活的时候吃,这样可以自养了,节省很多成本。

几年前,我们这里发生过一个爱心妈妈民间孤儿收养所在冬天因为电热毯着火,上面睡觉的好几个孤儿被烧死了。所以我就想了很多怎么让养老院的老人家们的冬天保暖和夏天降温。这些都是特殊人员”,不能太电气化。取暖还是以东北地炕的形式比较安全。因为老人有个特点就是很容易小便失禁,如果一失禁用电热毯会出大问题。农村烧炕的话燃料非常丰富,比如加工的木条啊很多东西,你说热也不会太热,没火的时候也还有热气夏天也不想用空调,因为一会冷一会热,我经常在农村嘛,一开空调凉快了一没电了热了。电风扇也不合适,所以用点土方土法,在墙上走一个管道,里面是丼里面打的凉水,这样循环着就让屋子里面自然降温我不用这些电气设备,很多问题就可以避免。

建设养老院的难点就是取得合法的资质比较难,我们村里面就没有养老院,在农村建养老院本身资质就更难。现在遇到瓶颈,很需要有人帮助,主要是做有专业资质的养老院。

基督徒对人的标准是无愧良心。我这一生经历也是,记得曾经有个小孩掉水里面了,头在水面一下上一下上,水很深,我扎下去把他救了上来,现在是个很好的人才,在开封市里工作。这个人说谢谢,我说不用谢我对自己有个概念:人有恩于我不可不报也,我有恩于人不可不忘也

现在好事多磨。现在我看其他的同工有没有这种看见,走一步看一步,凭着信心走。

——与张长老对话录:

基督时报:您想做这个事情多长时间了?
张长老:在我心中已经五六年了。我在教会服事还有和老年人交往中,比如探访老年人的时候看到很多年老的传道人。他们年轻一直传道传道,现在年老了,有的还好,儿女对他很孝顺还有的家里面穷,穷的家庭不容易,有时是彩礼拿不起,孩子说你天天传道传道你连个彩礼都给我出不了,人家有车有房,你两间房都给我不起来。还有的是儿女嫌弃,这些老人家为主做工一辈子,他们老了你得让他们有个安全感吧。

人平时自己能自理都不成问题,可是老了不能自理的时候哪怕晚上喝不了一口水都是重担,那一口水他看着他喝不到口里最关键的时候你给他一口水喝都是珍贵的。所以五六年前开始有这样的想法。

俺现在有养老保险金,自己稍微种点地轻轻松松安度晚年,但是一看到这些老了没有人照顾的、无儿无女的、孤儿寡母的,哪怕能服事1、2个月,也好。人最难最难的就是最后那一段路程,不能自理的时候。即使服事到一个,哪怕是一个,也是好的。

这个养老院,第一免费,第二有义工照顾,第三弟兄姐妹来给他们唱个诗歌探望探望

基督时报:您希望这样的养老院对今天的教会发挥怎样的意义呢?
张长老:教会啥叫复兴呢?儿的心转向父亲,父亲的心转向儿女,有这样的关系了才真复兴了,现在呢唱个歌走了。耶稣说你直到地极做我的见证,我们一生就是做主的见证

你活出见证了,教会也复兴了,家庭也蒙恩了,主的名也荣耀了如果你当个基督徒没这样的见证,那么家庭不平安,教会不复兴,主的名也得不到荣耀。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我见过一个姐妹得到绝症她说没事我过几天就去见主了还是很喜乐。过了几天,病好了。还有个姐妹没信主之前,天天骂自己的婆婆,不直接骂,看上去天天是骂自己的儿子,其实都指桑骂槐骂,信主后说我给你买个新被子”婆婆问:“你喊啥?!”“”婆婆激动的不行:“我的媳妇会喊妈了逢人就讲这教会谁讲道讲的这么好,讲的俺儿媳妇会喊妈了丈夫看到媳妇改变了,说我把打工赚的钱给你买个衣服吧媳妇也高兴,家庭更和睦了。村里面传开了,说你信主吧!这么好的见证这样教会也出来了见证,教会也跟着复兴了,主的名就得荣耀了

今天基督徒活着就是一个见证,耶稣说直到地极做我的见证,这个见证凭着人做不来,靠着圣灵。说“神了,神了”,凭着人做不到,靠着超自然的能力做出来。

今天不是再学多少、讲多少,现在的讲道水平都很高,讲章三大段九小点都很厉害,最重要的是见证。现在你讲的很好,行的不好。你看最开始复兴的时候,给老太太们教个歌“我们从黑暗走向光明,从死亡走向永生,我们还有什么缘由,不跟着走.....”,她们听成了“我们还有什么盐油”,回去就把家里面的盐和油拿过来了。她们听都听错了,可是心对了,教会复兴了,今天教会讲道讲的可清楚哩,就是做不出见证。

为主活,哪怕是一个小事,你也能发一个光,耶稣要的是光,说你们的光照在人前,不是多大个事情,耶稣叫我们做的很多都是从小事做起,耶稣说小事上你不忠心,大事怎么能托付你呢。

教会要影响社会,你必须做一般人做不了的事情。教会要服务社会,你看很多传教士来到中国也是先服务中国社会。现在传道人自己的经济问题也解决不了教会现在非常悲惨,经济经济落后,科技落后,所以现在你已经影响不了社会了,唯有在爱心上婆媳关系上夫妻关系上等等这些方面还能起到带动的作用。那个时候都能带动那个时候传道人都学会一个可以自养的技巧,比如我会打袜子,打的比所有人好,现在几个传道人的收入还不如一个打工的收入多,影响不了社会。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我们现在还落后人家啦,怎么发光?现在就唯有我们这些信耶稣的人在别人办不了的、不想做的上面我们付上爱心,才能影响到别人。当然这个事情难,但是好事多磨。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用祷告拥抱受苦的印度| 印度逾百位教会领袖因疫情去世 迫切呼吁代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