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文学丨柳城山上的信心之诗

自由撰稿人 王韩飞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8月19日 10:14

 (一)

柳城山村,有一个少年生病了,“重症肾盂肾炎”这是检查单上的文字。四个字,无言的冷漠似冷峻的审判官,告诉你事实的真相,不给你一点婉转的温柔。青春折翼,似玫瑰凋零,似残阳没落,一切的挣扎、苦涩与眼泪,都要自己独自承担。

在病床上,少年写下这样一首诗歌:“土地也有生病的时候,

当农民施与太多化学肥料,肆意的烧秸秆,农作物的单一,这些,都给土地带来了伤害与破坏。你没看到,这些年,土地也在微微喘息吗?

可是,土地在等待,等待他的百姓,有一天,可以觉醒。

但,一天天沉沦的百姓,却在世俗里堕落、沉醉、麻木。

时间的积累、岁月的流逝,上苍和自然用鲜血与生命的代价,给了愚顽中的人们一个个沉痛教训。

人们在一个个自己酿造的悲剧面前,似乎能够觉醒?不,依然还有执迷不悟的人。

可是,上帝依然在等待。等待中,却含着很多义愤。

但,上帝依然给予所有人丰收的喜悦,只是土地在连年的疲累中变得伤痕累累,可残弱躯体里,结出的稻穗,依然是饱满、厚重。

这是属于上帝的仁慈坚守,就算自己满心忧伤,百姓私欲愚钝,上帝也没有放弃孕育绿色生命的希望。

(二)

拖着残弱的身体,少年跟着父亲来到了另一座城市的建筑工地上打工。简陋的工棚,凌乱的宿舍,繁重的劳动,与严寒酷暑斗争。

这是父亲的生活状态:卑微地懦弱地蜷缩在城市的一个角落,心灵暗淡、荒芜地朝前走着。不敢有休闲与旅游的奢望,就连生病也不敢,

只有卖苦力、经营血汗。但,父亲和他的工友们,绝对是属于硬汉的一类。因为烈日下劳作的他们,就是铁铮铮的硬汉;严寒下坚守的他们,就是最柔情的慈父。少年因为生病,不能劳动,只能依靠父亲。

父亲跟他的话也不多,只是每天不忘叮嘱他要吃药。生病的孩子,干苦力活的父亲,在工棚里,只是共享相互依偎的温度。有伤有怨也有疼痛,只是深深藏在心中,不吼也不哭,默默地彼此在沉寂中前行。

是的,依然在前行,父亲和儿子,依然会觉得有阳光照耀是幸福的,

彼此的相依是温暖的,这样的小小的幸福与温暖,就远远胜过了病患与贫穷。因为,在父子之间,希望,从来就没有泯灭。

“父亲,你的双手在搬运水泥的过程中,布满老茧,裂痕累累,那是一双不美丽的手。

但,你用你那不美丽的手,抚摸我的时候,我却感到无比温暖。

而当你用的右手牵我前行的时候,我却感到一种无法测度的力量。这力量如烈火、如阳光、更似自家灯火中的柔和、温馨。”

这是少年写下的一首关于父亲的诗,只能是诗歌,这是病床上的少年能做的唯一关于奋斗的事。躺卧在病床,断绝了行走的能力,但是,诗歌却是一双翅膀,让少年有了搏斗人生的力量。也许,少年是贫乏的,他没有能力建立一家孤儿院,也没有能力开办一家医院。

但是,从我做起,从身边做起,从小事做起,他自己有滚烫的爱心与暖暖的抚慰能力。也许,照顾好自己,关爱家人,对他人微笑,试着赞美身边的每一个人。爱心,就这么简单。

(三)

再回到家乡,少年已经成为一名诗人。再看家乡,已物是人非,不堪回首。山,是秃山,尽是砍伐的痕迹,残枝碎叶,随风飘散。

袋鼠,鸽子,蜻蜓,小鸟,早已不见了踪影,只见满山苍凉。

柳城河,浑浊、恶臭、垃圾堆满,再也不见鸬鹚捕鱼,渔翁垂钓,孩童戏水。少年已经成长为青年,他是一声哀叹,是利益欲望侵蚀了柳城湾百姓的操守与贞洁。高污染、落后产能化工厂的进入,还有农民的昏昧于无知,造成了柳城山今天的悲剧。砍伐、污染还在继续,农民还没有觉醒。农民在焚烧秸秆时,是面带微笑,竟惊异于火光的绚丽。孩童三五个,在秸秆的火堆里煨山芋。他们,把这一项活动,当做是童年的乐趣。化工厂老板是青年诗人的小学同学方明远。遇到诗人,言谈之中,方明远讥笑老同学的清贫,炫耀自己的富裕。但,方鸣远,只是随声应和,一脸静默。

当,夜晚来临时,诗人为恶人猖獗而心怀不平,更为柳城山的环境而痛心疾首。他能做什么?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此时的诗人竟怨恨自己的懦弱与无能。还有一支笔,是啊,诗人还有一支笔,一支可以控诉、可以鞭挞、可以呐喊、可以战斗的笔。于是,诗人奋笔疾书,写下了化工企业对柳城山掠夺的罪行,文字里表露的是诗人一颗滴血的心。

诗人写下了很多很多的文字,也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了一些文章。他还将这些文章送到当地环境监察局,并将文章一字一句读给柳城山的老百姓听。诗人原本以为会引起人们的重视和觉悟。可是,诗人的这些举动就像一颗石子落在了大海里,没有激起任何波澜。而柳城山的老百姓还是最关心一个问题:“钱,谁给我钱我就听谁的。”诗人的心是沉痛的,甚至是有些心灰意冷,谁能救赎柳城山和这里的村民?诗人陷入决绝的失望之中。

(四)

近日,村子里十岁以下的孩子都出现了一些相同的病症:腹泻、恶心、发热。村医得出最初结论:可能是某种传染性疾病。经过进一步的观察与诊断,县里的医生给出的结论是:水污染带来的中毒症状。从县医院到县防疫站再到市政府,柳城山儿童中毒事件一层一级地上报,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与干预。人们在奋力救治儿童的同时,也在彻底清查中毒的源头:水污染。

而水污染的源头则是村里的化工企业。企业领导被逮捕,企业被封停。值得一提的是,中毒的孩子中也有企业领导自己的孩子,一个7岁半的小男孩。企业领导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给自己的孩子制造了生命中的定时炸弹。他在狱中痛哭:我早知道把自己的孩子带到其他地方去生活啊。

诗人听到他的话,却是一脸愤怒:你把自己的孩子带离柳城山,可是其他孩子呢?你自己酿造的苦果,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忏悔之意吗?你的忏悔不仅仅是对你的孩子,还有柳城山所有的孩子,柳城山的生态环境。

诗人的话,令企业领导一阵惊愕,他茫然无措的眼睛里更是注入一股悲痛之情。

当孩子们都在医院治疗的时候,柳城山所有的百姓联名上书:要求立即关停化工厂,还柳城山一片明净世界。此时的诗人看见柳城百姓的觉醒之态,并不为他们感到高兴,他对家乡的人们说:“我家乡的父老啊,为什么要等到悲剧发生再醒悟啊?现在的柳城山满目苍夷,如何拯救?如何修复啊?”

村民们在诗人近乎哀泣的呐喊声中,一阵沉默。遥望面前的柳城山,一位年轻的村民对着大伙说:“我们砍去的树,我们自己再种上去。我们这一代看不到满山葱郁,我们的下一代继续种树,一代一代,栽种不息,直至柳城山恢复原先的绿水青山。”

诗人露出了一丝笑意:“是的,也是从你这一代开始,不再乱砍乱发,保护生态、呵护山水,留住绿色,让我们的孩子能记得起浓浓乡愁。”

当家乡人与诗人讨论如何对待企业领导时,有人说要严惩,有人说要恨他一辈子,甚至还有人破口大骂。而诗人却是一脸沉静,眼睛里闪烁着一丝神秘的光,他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这样一句来自《圣经》诗篇中的金句:“太阳照义人,也照歹人,雨,降给义人,也降给不义的人。”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孤独,21世纪的流行病?浅谈“传福音”在“无缘社会”的现实意义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