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8日
微信

故事|一位基督徒老姊妹与神同行二三事

作者: 读者来稿 嘉楠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8月08日 09:49 |

1938年,我的外婆出生于河南省三门峡市的一个小山村里。时局动荡,世间百态,为她、以及那个年代的人们烙下了独特的印记,毕竟那些现在留存于历史书籍与博物馆中的事件,他们都曾亲历过,但儿孙们却觉得新奇。

外婆后来成为了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她常常一边阅读《圣-经》,一边思索,时常会冒出些奇妙的灵感来。上周四,外婆突然拿着两张布满了扭曲的黑字的纸找到我,说这是她在读到某节经文时涌现的想法,匆匆找了张纸便记录了下来。因为仅上过一年半学的缘故,外婆有很多字都不会写,甚至需要使用谐音来替换,所以想让我给她的手稿做一些修改和润色,我立刻答应了。

小心地收下,我先将稿子通读了一遍。那字体虽然不是那么齐整,但作者之认真可见一斑。而且出乎我意料的是,外婆虽然仅上过一年半的学,但她笔下的语句之间衔接却极其顺滑。言简意赅,三言两语便还原出了当时的场景,令人身临其境。那些质朴的文字,传递着最真挚的情感,让我还未来得及察觉之前,便已经深深陷入那字里行间表露的心绪之中,视线不知什么时候也变得模糊了起来。无关乎华丽的词藻,来自内心最深处的声音,最扣人心弦。

我很爱我的外婆,一如她爱我那般,如若没有她,又何来我呢?读罢她写的故事,我深受感动,而又满心感恩,所以将所修改的外婆的见证发至公众号来,并将原稿附在文后,以作纪念。

以下是外婆的恩典见证:

我六十九岁才认识神,七十岁才受洗归主,得救得晚,生命成长也很慢。虽然我已经读了很多遍《圣-经》,但仍旧不见长进。直到两年前的某一天我例常祷告时,神突然就开启了我,让我意识到其实神在我的生命中早已出现,予我照拂。

在我八岁的时候,也就是1946年的某月某日,我虽已记不清具体的日期,但那时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那日,我照常放完牛准备回家,彼时天已经蒙蒙黑,然而却发现包括我家在内、全村人的院里和屋里都布满了军队,村里人都已经纷纷跑到深山里避险了,徒留我一人不知该去向何方。我把与我相伴的黄母牛拴在一棵桃树上,而她的孩子们——两头小牛也就乖巧地依偎着母亲自己卧下了。天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睡意渐渐朝我袭来,我便蜷在老黄牛的肚子中间,头枕着牛前腿,缓缓入睡。

半梦半醒之间,我突然感觉到身旁的牛躁动不安起来,便立刻绷紧了神经,随即意识到是黄母牛正和两头小牛一起与某个庞然大物搏斗。然而夜色太浓,我无法辨认那个危险的来源,唯有战战兢兢地躲在黄母牛的肚子下面不敢出来。三头牛同心协力地回击,终于将那不知名的怪物赶跑了。后来牛又如之前那般卧了下来,我因那突如其来的恐惧而无法过多思考,也因为困意浓重,便又睡在了她的肚子上,一觉便到了天亮。我睁眼环顾四周,并不见什么异常,于是又转而仔细查看身旁的牛,发现那黄母牛的后腿上方有一个如盆般大的伤口,表皮被昨晚出现的那头猛兽撕裂,露出猩红的创口来,正汩汩淌着血。

我虽然又渴又饿,但不敢返回村庄,只好继续放牛,直等到中午,村上的军队才全部撤离。我的爷爷终于从深山里出来回到村中,我一见到爷爷,便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爷爷一阵哽咽,只把我举高又放下,然后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呼道:“感谢老天爷,没有叫豹子把我的孙女吃掉,而只是让它啃了口牛的屁股!”

1950年,那时的我还没有玉米长得高。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连着发了几天的高烧,却又不得不去放牛,每日都哭着出门。有一天早上,这病痛折磨得我实在无法再忍受,我毫无胃口,便什么都没有吃,也没有丝毫的力气,却仍旧赶着牛上了山。我把牛引到半山坡,自己走到一片布满石头的地方,那里还流淌着一条小溪。我喝了些许凉水,随后便枕着石头昏昏沉沉地睡去了。在我睡着的时候,牛径自下了山,走进了别人家的田地,吃了那地里种的玉米,于是那家的主人就去找我的父亲。我父亲知晓此事后,又把牛赶上了山,四处寻我却寻不得。后来他走到了河边,才发现我正卧在石头上,他唤我不醒,便把我背回了家,然后找来医生来给我看病。那时我已经陷入昏迷,所以我并没有关于这整个过程的记忆,直到剧痛让我猛然清醒——那医生正在扎我的人中,扎得好痛啊!我的奶奶见我终于苏醒,抱着我放声大哭,我也与她一同流泪。因为此前医生才下了诊断:“这得了麻疹,又受了风寒,都不一定能活过来。”

1954年的夏天,更是发生了一件奇事。那时凌燕的父亲从河南商丘步兵学校返乡探亲,别人给他介绍女朋友,他却回答道:“我要先回步校请示首长,之后才能给答复。”而在他即将返校的前一日,我去走亲戚,正巧那位亲戚与他相识。我的亲戚便问他:“山里来了一位姑娘,你要不要见一面?”他答应了。见了我,他二话不说便给我做了一套新衣服,又给了我二十元钱(那时的二十元约等于现今的两千元还不止),并嘱咐我道:“你就不要回山里去了,留在我家,与我母亲做个伴吧,我很快就会接你去部队。”此后,我便住在了他家,他也常常寄钱给我。

这三个见证,我从前说与别人听时,他们总说我运气好。实际上这并不是我的运气好,而是神在暗地里看顾我、保守我,以致我在后来认识祂,并最终归向祂。圣书中说:“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余剩的要听我言:你们自从生下,就蒙我保抱,自从出胎,便蒙我怀搋。直到你们年老,我仍这样;直到你们发白,我仍怀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怀抱,也必拯救”时,心下当即意识到,我过往人生中那些所谓的神迹奇事,不过是因为我早已被神保抱、怀搋。意识到这一点,我不经默然垂泪,心中唯余感恩。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