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2日
微信

从基督教背景的医院历史谈:耶稣带来的医治和救赎的双重层面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02日 13:59 |
播放

出埃及记里面有这样的一段记录:犹太人出埃及后在旷野中遇到困难,向上帝呼求,上帝回答说:“你若留意听耶和华-你 神的话,又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留心听我的诫命,守我一切的律例,我就不将所加与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为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

犹太人在出埃及的前夜,法老的心刚硬,不允许摩西带领他们离去,于是上帝降下十灾,这十灾据后来医学史家和圣经研究者的判断,认为是瘟疫。因此,在这个时候,旷野的犹太人再一次遇到困难,他们没有水喝,没有饭吃,他们向耶和华呼求帮助。于是上帝便向他们说了上面这些话。在这段话中,上帝说道只要犹太人不偏离他的道路,他们就不会将那些袭击埃及的瘟疫加给他们。可见在所有的困难面前,没有比瘟疫更可怕的。这同时也说明,在瘟疫中,上帝信仰对人战胜瘟疫的核心作用。上帝在出埃及的旷野中所颁布的条例,有很多是防疫的卫生措施,如不吃带血的肉,这是因为生肉含有致病菌。因此,上帝在这里扮演的角色除了灵魂的救赎者之外,还有疾病的医治者。因此当一个人生病之后,他不仅要自我隔离,还要反省自己有没有违背上帝的诫命。这种医治是从内到外的。

在新约里,耶稣也是以一个医治者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马太记录说:“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他的名声就传遍了叙利亚。那里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样疾病、各样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癫痫的、瘫痪的,都带了来,耶稣就治好了他们。当下,有许多人从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犹太、约旦河外来跟着他。”

耶稣医治了各样病症的人,这里的医治不仅仅是让他们的身体疾病消失,还包括让他们结束隔离状态,回归正常的犹太社区生活。也即是说,耶稣的医治是结束“不洁”状态,从而回归社群。

我们从这里会发现,基督教从诞生开始就具备医治功能,这种医治既包括灵魂的救赎,也把包括身体的救赎。

正是在这样一种双重救赎的观念之下,在教会羽翼未满的时候,面对罗马帝国的瘟疫,他们就能挺身而出,不分宗教的照顾那些感染的邻舍。他们面对凶猛瘟疫时勇敢的精神,与那些异教徒的逃跑形成对比。显然,这勇敢里面,有着对上帝的坚定信仰和信任。在他们眼里,死亡已经不再是可怕和恐怖的,死亡已经被耶稣的复活击败。

耶稣在刚出来传福音的时候,面对魔鬼的三个试探,其中有一个试探是魔鬼让耶稣跳下悬崖,并告诉他,如果上帝会拯救他,上帝就会托住他,让他完好无损。耶稣回答说:“经上又记着说:‘不可试探主-你的 神。’”因此,基督徒们正是在信仰所给予的信仰之下,淡然看待死亡的同时,尽力照顾那些染疫者。而不是仅仅依靠祷告,把一切交给上帝无形之手。他们不是在等待中试探上帝,而是用行动见证上帝。

除了照顾之外,基督教依然十分重视医学的发展。在我们的印象中,中世纪或者传统的基督教,比较排斥身体,因此不会发展医治身体的医学。这种观点大多是受到二元论的诺斯替主义影响,以为基督教都是排斥身体的。在中世纪以及之前,基督教就十分重视医学。有很多研究希波克拉底和盖伦医学的学者,出于躲避战乱的原因,而到基督教的修道院去作修士,这样更便于医学研究。

基督教认为医学分成两种,一种是医治灵魂的医学,这个也叫神学;一个是医治身体的医学,这个是一种世俗经验的学问。尽管医治身体的世俗经验知识,要服从医治灵魂的知识,但是基督教从未排斥人们对身体的治疗。

在基督教313年成为罗马帝国的合法宗教,还没有成为国教的时候,各地教会迅速发展起来,在公元325年举行的尼西亚会议上,规定每个教会必须建立慈善场所,教堂旁边必须有一个医护所。那时的医护所还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医院,而主要是收留那些无家可归者,为贫穷的人提供住宿,为生病的人提供治疗。那个时代,医护所是兼具了慈善和医疗的功能。而建立医护所的直接根源就是耶稣在传道过程中为门徒洗脚,为患病的人医治,解除他们的痛苦。教会建立救护所的行为正是对耶稣的效法。在公元390年,有一位有钱的寡妇法比奥拉出资在罗马城建立了第一所真正的医院。从此之后,医院开始被不断建立,奥古斯丁也为医院的建造贡献很多精力。

十字军之前的很长时间,西方的基督徒便有向耶路撒冷朝圣的习俗,这些朝圣的信众中有很多是为了医病,他们身体较差,希望通过自己的朝圣之旅,感动上帝获得医治。出于这种需要,在朝圣途中的医院便诞生了。后来十字军东征期间,出于战争救助伤员的需要,这些民间自发建造的医院便成为医院骑士团。他们慢慢发展成现代的医院。

通过以上的梳理,我们会发现,基督教建立医院是出于信仰的动力和现实的需要。他们在基督教这一团体内形成开放体系,医疗经验和理论共享。此外在中世纪的大学中,医学一直是一门重要的专业。正是如此,他们形成了较好的医学积累,从而诞生了现代意义上的医学和医院系统。

因此,在基督教系统中,医治本来就有两个分不开的部分,那就是灵魂和身体,这两方面同样重要。基督教的医治功能是基督教福音的外在表现。福音这一好消息的“好”就在于灵魂和身体的医治,结束原来的痛苦,回归上帝创造之初的健康。

灵魂的医治与身体的医治,在今天被分开了,前者属于教会,后者属于医院。但是今天却让我们也把二者分裂了,医院的医治不再属于精神和灵魂,教会中灵魂的医治排斥身体的属性。医院认为灵魂医治属于宗教,教会认为体贴肉体的医治属于世界。

教会应回归福音的本初意义,在身体和灵魂两个方面都要关心信徒,不能让他们在一个分裂的世界中焦虑存在。毕竟医治是耶稣乃至上帝创世之初就存在的。因为真正的医治,不仅是身体的恢复,还包括精神的恢复,他应该在信仰中逐渐恢复身心的健康。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