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6日
微信

三个大数字告诉你美国世俗化的故事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25日 22:10 |
播放

在约六个月前,美国人的上帝信仰创下历史新低。

根据2022年一项盖洛普(Gallup)调查,信仰上帝的人的比例已经从1950年代的98%降至如今的81%;在30岁以下的美国人当中,这个比例还降至前所未闻的68%。

往近期看,这个趋势看起来更为戏剧化。根据皮尤调查,仅有约一半的美国人信仰“圣经所述的上帝”,约四分之一的人信仰“更高权力或精神力量”。仅有三分之一的Z世代称他们无疑地信仰上帝。

会众成员也是一直处于历史最低点。2021年,盖洛普发现,当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不足总人口一半(47%)的人是基督教会、犹太会堂或清真寺的成员。

而另一项衡量美国有组织宗教的关键指标,即认定为有信仰者的百分比,也处于低位:现在,约五分之一的成人称他们没有宗教信仰,而在1960年,这个数字为50分之一。

简而言之,在涉及宗教生活的三个关键领域,即信仰、行为和归属时,今天这些数字都处于美国历史上的最低点。

那么发生了什么呢?在我看来,答案很明显:世俗化。

是的,尽管这些数字看起来并无摸棱两可处,但关于世俗化是否真实发生的争论一直存在。事实上,几十年来,很多学者一直怀疑世俗化的发展轨迹,特别是在美国。

神圣事物必将消失

世俗化指的是社会中宗教的减弱或消退的过程。宗教社会学家彼得·伯格(Peter Berger)将世俗化定义为消除有组织宗教的文化支配过程,以及越来越多的人在没有传统宗教解释的情况下让生活变得有意义的情况。

如伯格指出的,世俗化的一个关键方面是社会性:有组织宗教失去了它们的公共权力支配性,如穷人和弱者的福利不再由宗教团体进行监督,而是由国家官僚机构进行负责。

世俗化也与家庭和个人有关:越来越少的人相信超自然说法、参加礼拜仪式和遵守宗教教导。这就好比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选择在世俗氛围中结婚,希望举行宗教性葬礼的人也屡屡创下新低。

工业化社会的世俗化早就被19世纪很多欧洲思想家所预见,如社会学的两位奠基人埃米尔·涂尔干(Emile Durkheim)和马可斯·韦伯(Max Weber)。韦伯谈到过对世界的“厌恶”,认为越来越多的科学知识必将取代超自然解释。

之后的几十年里,研究宗教的社会科学家或多或少视工业化社会的世俗化为理所当然。一些人认为,宗教从很多社会中消失几乎是板上钉钉,如查尔斯·赖特·米尔斯(C. Wright Mills)在1959年宣称,“除了在有可能的私人领域外,神圣事物必将消失”。

速度并不是很快

并非所有人都这么肯定。就在米尔斯那可怕预言的几十年后,很多社会学家开始对世俗化的势不可挡性表示出怀疑。在观察到五旬节派在拉丁美洲大部分地区都兴起开来和美国宗教右翼的势头后,他们对世俗化的程度,甚至是它是否已经发生的辩论就此展开。

其他的批评者指出,世俗化社会学家倾向于关注富庶、具有基督教传统的西方国家,他们的理论并不能很好地可以转化到其他环境中。即使是“你具有宗教信仰吗?”这样的问题也可以有不同含义,特别是在非一神论宗教或“信仰”不像基督教那样具有核心地位的宗教中。

对世俗化最引人注目的批评者是社会学家罗德尼·斯塔克(Rodney Stark),他在1980年代就坚称世俗化理论是个骗局。斯塔克非常确信宗教一如既往地强大,他写道,世俗化的思想应该被抬到“失败理论的坟场”。

斯塔克认为,世俗化不可能发生,因为宗教解决了人类某些需求和恐怖,而这些需求和恐惧是与生俱来、普遍和不可变的。他认为,不同社会中的宗教就像经济圈中的公司:如果一个宗教出现贫血,那只是它的“公司”没有足够好地推销自己。一旦他们改变了外展活动、信息传递和品牌建设,或者是有其他更富创意的宗教企业家站出来,宗教生活就会如常进行。

在最近的2015年,斯塔克写道,美国的宗教信仰实际上已经强化了。他认为美国人根本不怎么回应民调机构,因此后者的结果不可靠。他还指出,仅有一小部分人被认定为无神论者:在大多数国家中都不足5%。

最新数据

在我们2023年的书籍《确凿无疑》(Beyond Doubt)中,宗教和世俗主义学者伊莎贝拉·卡塞尔斯特朗(Isabella Kasselstrand)、雷恩·克拉贡(Ryan Cragun)和我认为,宗教信仰、参与和认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明显弱化了。

不仅美国如此,在世界很多地方也是这样,这可见于对苏格兰、韩国、智利和加拿大等国人们的调查。

我们的书中列出了在传统上有很多不同信仰的地区宗教信仰下降的数据,如2013年,10%的利比亚人和13%的突尼斯人称他们没有宗教信仰。2019年,这些数字增加了一倍多。从丹麦到新加坡,再从马来西亚到土耳其,这些国家中对上帝的信仰都明显下降了。

这是为什么呢?在我们的分析中,按照第一批社会学家的预测,从传统、农村、非工业化社会向城市、工业化或后工业化社会的过渡是答案的关键部分。随着这些变化的产生,宗教更有可能与社会其他方面脱节,如教育和政府。此外,在一个特定社会中,宗教多样性的数量会增加,家庭也会发生变化,父母会在宗教选择方面给予子女更多自由。

在我们审查过的几乎所有经历过这些伴生现象的社会中,都出现了世俗化,而且还是大量出现。当然,与其他大多数富庶的国家相比,美国的宗教氛围相当浓厚,如55%的美国人说他们每日祷告,而欧洲人的平均值为22%。

不过,我们认为,有关美国的宗教信仰、行为和归属的最新数字描绘了一幅世俗化的清晰画卷。除了更普遍的因素外,其他对宗教不利的发展包括宗教右翼政治力量的强烈反应,以及对天主教会儿童性虐待丑闻的愤怒。

宗教弱化的后果尚不清楚。但是,它对美国的意义依然是一个开放性问题,而世俗化发生与否却不是。


原作者菲力·齐克曼(Phil Zuckerman)、匹茨学院(Pitzer College)社会学和世俗研究教授。本文转载许可遵从知识共享许可协议(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