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18日
微信

福音时评:马格之死——父权家长制的终结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28日 20:29 |
播放

近期马原儿子马格的死亡,引爆网络。其原因并不在于马原是个著名作家,大学教授,而在于他儿子的死亡与他之间的关系。马格在幼年就被诊断患有心脏瓣膜疾病,而这一疾病在现代医学上是可以通过手术治愈的。然而马格的死就在于父亲在明知儿子有病并且可以治愈的情况下,依然选择隐居山林,任其自由发展,最终马格的生命定格在13岁。

从马原儿子马格之死引爆网络这件事看,大家关注的核心是马原对于儿子身体疾病没有采取治疗措施,尽到一个父亲应该尽到的责任和义务,而是任其发展下去。——其选择不治疗的原因,在马原看来,心脏疾病不能手术,“我觉得我们依然可用我的‘掩耳盗铃’‘视而不见’‘自欺欺人’来面对疾病”。这是先锋派作家马原与“人物”杂志交流过程中表达的观点。(公众号“医学界”2023年3月24日)这一观念的背后,究竟是错误的观念还是一种顺其自然的宗教信仰作怪,我们不得而知,但是马格的死亡与父亲马原之间的关系,和大家一边倒地言论,让我们看到一个事实,那就是父权家长制式的传统家庭,已经解体。

近代家庭的终结是日本社会学家上野千鹤子在一本书的观点,其考察的范围是父权家长制家庭的终结,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平等家庭。

父权家长制的家庭与之相适应的是家长制的社会体制。一个团体的组织体制是源于其资源分配的需要。

在资源紧缺,生存紧迫的环境下,资源分配就成为一个关键问题。在原始社会中,以家族为单位的资源分配模式,族长有着不能违抗的绝对权力。随着历史发展,当所有资源被一个征服团体控制之后,该团体便摄取了资源分配权,这个时候的社会组织体制显然不是一个人人平等的模式,征服者必然要控制资源分配的权力,以确保自己对资源的占有。显然这种社会体制之下,分配到个体的资源就会少之又少,为了个体的发展,家庭会进行再次分配,这样家长就垄断了家庭资源的分配权。这就是父权家长制的社会基础,其最大的原因就是资源不充分。

父权家长制,并不是仅仅存在于近代,只是近代的社会变革剧烈,征服体制社会迅速解体,但是建基于此一体制下的家庭结构却依然有着顽强生命力,这大概就是上野千鹤子称之为近代家庭解体的原因所在。

中国的父权家长制由来已久,只是缺乏外部力量的冲击,入世之前仍然顽强地存在。但是在中国入世之后,生产经济的发展,为社会提供了可供个体脱离传统家庭的资源。城市不断为人们提供工作岗位,工厂和生产全球化,让个体获取资源的方式,不在依靠家庭,而是依靠社会化大生产。因此2000年入世之后的家庭冲突开始变得越来越激烈。从代沟到隔膜,从催婚到逼婚的演绎,让我们看到家庭在年轻人生活中变迁的剧烈程度。

家庭体制的变迁,在不同时代总有特殊的表现形式,今天的催婚是一种形态,这意味着一种不同于传统的家庭形式开始出现。然而,我们不得不说,这两年的这种传统家庭与现代家庭观念之间的冲突,是十分激烈的,从去年的铁链女到今天的马格之死,都是告诉我们在当下,尽管传统父权制家庭还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但是在社会大众眼里,它已经不是一个合法合理的存在。

在父权家长之下,女人就成为一种传宗接代的工具,因此在我们的三从四德中,“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女性始终是附属在男性家长之下。而在对女性言行要求的“四德”中,“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则是对女性对自己附属地位强制规范。因此,女性家庭成员的地位和身份问题,被父权家长规定,这是传统家庭结构的内容。正是在这一传统之下,买卖妇女以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就成为一种文化。当铁链女的事情出来之后,笔者的小学同学皆无异议,认为这是一个存在了很久远的正常现象。从铁链女被拐卖,到获得合法的结婚证,这几乎成为被拐卖妇女无法变更自己身份的链条,也让我们从另一个方面看到,父权家长制的社会公权力基础。

在铁链女的事件尚未平息之际,今天又爆出马格之死事件,它们之所以被称为事件,是因为它们的发生是中国传统社会以及传统家庭解体的标志,它们会进入历史。传统父权家长制之下,家庭成员皆是财产意义上的存在。“弃婴塔”或者“孩儿塔”在很多地方都长期存在,只是近年来才逐渐消失。这种观念,我们在马格身上可以清晰看到。

拥有足够资源的马原,却在孩子确诊疾病之后采取放任的态度,甚至大儿子发现后力主治疗,也被马原拒绝。此后其不是居住在医疗条件较好的城市,而是居住在远离医疗条件的大山。马原在马格之死上向我们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父权的形象和内容。在马原看来,马格的生命属于自己,治疗与否不在马格的选择,而在于父亲的权力。父权有权决定孩子的生活状态,生活内容,以及生命的长短。

但是不论铁链女还是马格之死,在社会上引起如此的关注和讨论,已经说明传统父权家长体制已经穷途末路,再也不是一个被视为正常的存在,而是一个被排斥和反对的非正常现象。随着传统家庭的解体,那么支持这一家庭体制的社会体制也已经不复存在。尽管有很多群体和力量还在设法维持这一家庭体制,借此维护传统社会体制的延续,但是从目前的社会反映来看,已经是日落西山。

与之相适应,传统家长制教会的解体,也只是个时间问题,随着一代人的更替,这种教会体制也必然没落。新的成员平等的教会体制必然与现代社会一起成长,成为教会的主流。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